第100章 我没事儿,暂时还死不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00章 我没事儿,暂时还死不了

“逃?”沈如画更加狐疑了。 她要逃去哪里?她的身边不是有那么多的保镖吗?有保镖在身边该是放心的,可为什么她的样子,倒像是有人要迫害她似的? 莫浅浅抿了抿唇,表情黯淡了下来:“实不相瞒,我被人软禁了,外面的那些黑衣人就是那个人派来监视我的,我联系不到我的家人,也就没办法找人来救我。” 刚才,莫浅浅在试衣服的时候是那么的自信漂亮,可现在,当她提到‘那个人’的时候,垂下的眼睑轻轻颤抖,浓密纤长的睫毛遮不住因为慌乱害怕而游移不定的黑眸。 看得出来,莫浅浅没有撒谎,是真的对‘那个人’感到惧怕。 怎么会这样?竟然匠人软禁起来?这不是犯法吗?! 沈如画大吃一惊,“浅浅,你慢点儿跟我说,‘那个人’是谁?” “是……”还没说出口,莫浅浅就哆嗦了一下,似乎连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她都感到害怕。 犹豫不定了许久,她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如画,你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 不明白莫浅浅为什么会这么害怕,沈如画试图安抚莫浅浅的情绪。 “浅浅,你慢慢说,别害怕也别着急。”她一边轻拍着莫浅浅的手背,一边轻声安慰她,“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去帮你报警,让警察来保护你。” 实在不行,她还可以找厉绝帮忙。 但莫浅浅摇了摇头,说道:“不行的,那个人势力很大,找警察都没用,他就是B市的王,他说一别人就不敢说二。如画,你只需要帮我逃出去就行,其他的我可以自己想办法。” B市?那人是B市的? 沈如画微蹙着眉心说:“那我该怎么做?” 莫浅浅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之前自己换下的那条黑色蕾*丝裙,灵机一动,便凑近她的耳根,在她身边悄悄地耳语了一番…… 几分钟后,VIP更衣室里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啊——” 大门外的几名黑衣人面面相觑,旋即都反应过来,纷纷朝更衣室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蕾*丝裙的年轻女孩儿,飞快地往后门方向跑去。 “是莫小姐!快追!”为首的那名黑衣人大喝了一声,率领其他几名黑衣人往后门口追去。 穿黑色蕾*丝裙的女孩儿往楼下商场跑去,想要没入人群中,但那些黑衣人的速度更快,没两分钟就将她拿下。 “莫小姐,得罪了!” 为首的黑衣人朝手下使了个眼神,两个黑衣人已经架住女孩儿的肩膀,那人轻摁住女孩儿的肩头,扳正她的身子一看,不觉怔住,“怎么是你……” 眼前,穿着黑色蕾*丝裙的并不是莫浅浅,而是沈如画! 愣了两秒,黑衣人才明白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脸色顷刻间变了:“糟了!快回去追莫小姐!还有你们,看住她!” “是!” 为首的黑衣人狠狠地瞪了沈如画一眼,转身将某种通讯设备戴在了耳朵上,借由对讲机命令着什么。 不一会儿,那为首的黑衣人就调来了一大拨的黑衣人,一拨人迅速返回,另一拨人则留在沈如画身边看着她,还有一拨人开始在大厅内搜寻起来。 这阵仗把沈如画吓到了,她想给厉绝打电话,但那些黑衣人根本不允许她有任何行动,她被看得紧紧的。 她开始意识到,或许莫浅浅的身份不那么简单。 正思忖着,沈如画身侧那个高大威猛的黑衣人拿起对讲机,她听见他说:“老大,抓到莫小姐了?好,我们现在就过去。” 一旁的沈如画听说莫浅浅已经被抓到了,心里不禁咯噔一跳。 什么?浅浅还是被抓到了?怎么办?! 几分钟后,沈如画被黑衣人们带了回去,果然看见一身骑马服的莫浅浅,显然她并没有成功逃走,而是再次被这些黑衣人们给抓住了。 “浅浅,你怎么样?”沈如画担心地看着莫浅浅,她的身上看起来倒是并无大碍,只是脸色苍白,呼吸也愈加急促。 “我没事,如画,你呢?你怎样?” “我没什么。”沈如画只觉得内疚,她没能帮到莫浅浅,“对不起,没能帮到你的忙。”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莫浅浅摇摇头,生气显得很沮丧。 沈如画想要走过去安慰她几句,却被黑衣人挡住去路。 这时候,有个黑衣人走到为首的那名黑衣人面前,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那人看了一眼沈如画,微微皱了皱眉。 他朝沈如画走去:“你是沈如画,沈小姐?” “你们……”沈如画心口一惊,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看在厉先生的面子上,我们可以不追究沈小姐的责任,但下不为例。”说完,那人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人放了沈如画。 听他的口吻,他的老板似乎也是认识厉绝的。 沈如画脑子一转,机灵地说:“既然你知道我是厉绝的女朋友,那你就别拦着我,让我和浅浅说句话。” 她说着就要朝莫浅浅走去。 但,黑衣人伸出长臂将她拦住,身上瞬时散发出一股危险而紧张的气息,他丢给沈如画的那一眼,只能用“杀气腾腾”来形容,令沈如画浑身的血液几乎降至冰点。 “……”她不安地低头错开视线。 那为首的黑衣人懒得多看她一眼,转身对莫浅浅说:“莫小姐,请跟我们回去吧,老板正等着你呢。” 莫浅浅的脸色即刻变得灰白,原本还是一个生动鲜活的人儿,在听见这句话后,整个人如同死掉一般,毫无声息。 她机械化地站起身来,目光空洞地看着前方,脚步如同灌了铅一般,一步步往门口走去。 “浅浅!”沈如画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朝她惊呼了一声。 莫浅浅回过头来,强撑着朝她回以一个笑容:“我没事儿,暂时还死不了,我对那个人还有用,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如果真的没事儿,又怎么会说‘暂时还死不了’这种话? 沈如画很担心莫浅浅,无奈根本没有机会再近她的身,莫浅浅就已经被那群黑衣人拥着离开。 她恍惚看见莫浅浅回过头来,朝自己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格外令人心惊胆战。 “……”沈如画嘴角动了动,但旋即,眼前就被训练有素的黑衣人挡住了视线,等到那一片黑影散去后,哪里还看得见莫浅浅的身影。 这一切发生得那么快,又那么诡异,转眼间商场里就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就好像莫浅浅不过是沈如画梦里出现的一个虚幻的人物罢了。 但手里提着的那套红色骑马服却在提醒她,这一切都不是假的,是真实发生过的。 沈如画杵在店门口怔愣了很久,直到秦卫打来电话,她才回过神来。 秦卫说:“沈小姐,你挑好了吗?我就在楼下,你买好了就下来吧。” 她一个激灵,突然问:“秦卫,我知道你在厉绝手底下做事,一定也是神通广大的,你能帮我查一个人吗?” 秦卫怔了一下:“沈小姐需要我帮你查谁?” “莫浅浅,一个叫做莫浅浅的女孩儿!” “莫浅浅?”秦卫皱了皱眉,表示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沈小姐,她是你的什么人吗?” “那倒不是……”沈如画皱了皱眉,“虽然她是我刚认识的一个朋友,但她人很好,我担心她很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你能帮我找找她吗?” “这个……”秦卫有些为难,但还是点头说,“我可以帮你查,但未必能查到什么结果。” “不管怎样,都拜托你了。”挂了电话,沈如画轻吁了一口气,可眉宇间的担忧并未减退。 厉绝和顾墨琛约好的聚会并不在C城,而是在顾墨琛所在的B市。 说起B市,既然顾墨琛是B市人,那么他一定知道B市的情况吧? 沈如画惦记着莫浅浅,第二天一大早就打电话给秦卫,得到的答案却是: “沈小姐,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既然你那位朋友有保镖跟着,就不会有人身危险,这一点你应该放心。” “可是,她说那些人都是那个人派来的啊。” “那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这个……我就是不知道。哦对了,对方好像知道厉绝。” 秦卫沉吟片刻,说:“这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厉家在全国都是颇有名望的,知道厉少的人肯定不少,多少也会给他几分薄面,但不一定每个人都是厉少认识的。之所以查不到你朋友,还有两种可能,就是莫浅浅这个名字根本就是假名,又或许,她已经被人给秘密保护起来了,任何网络系统都查不到她的相关资料,这也是有可能的。” “这样啊……”这倒是沈如画没有想到的事情,看来事情确实比她想的要复杂。 “沈小姐,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多想了,明天你和厉少就要去B市了,那地方很不错,你早些休息,届时和厉少好好玩上几天吧。至于你那位姓莫的朋友,我帮你再打听打听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