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出发,去B市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01章 出发,去B市

秦卫的声音很诚恳,沈如画也就渐渐放下心来,点头说:“也好。” 说起去B市,她倒是有些好奇起来:“对了秦卫,B市离C城远吗?” “不远,开车三四个小时吧,不过厉少安排了私人飞机,你只需要在飞机上睡几十分钟,醒来后就能看见B市的风光了。” 其实,早在一周前,厉绝就把负责确定和联系天然跑马场这个费脑筋的问题丢给了秦卫处理。 厉绝的要求很简单:“找一个距离B市不太远的天然跑马场,要新鲜有趣,要风光美好,要交通方便,还要配备有私*密度好、舒适度佳的酒店,行程时间定为两天一夜。” 两天一夜,够他和她做许多他想做的事了…… 秦卫眩晕着领了任务,上网查了B市周边旅游区,发现距离B市半天路程的一处景点,有一大片草原,是天然的跑马场,甚至还有蒙古包,以及烤羊肉可以吃。 最重要的是,听说顾墨琛也很喜欢这一片跑马场。 既然约人聚会,当然要投其所好,秦卫立刻让人约在了这片景点,得到厉绝首肯后,再安排好了所有的行程。 翌日,一大清早。 厉绝早早地就等在了沈宅的客厅内,手里转着墨镜,不停地看腕表,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在等的人儿了。 因为要去别的城市出游,他穿得比较休闲,一件黑色皮夹克随意地搭在肩上,黑色T恤的半截袖外露出麦色的结实手臂,因为经常做健身运动,筋骨分明有型。 他一只长腿撑着身体重量,另一只微弯,身体越发显得修长紧实,反衬出身后沙发的小巧。 看到沈如画从楼上走下来,厉绝唇角一斜,笑容不热烈但足够火热。 沈如画也穿了一套休闲服,深紫色的整套运动衫,把她的身子包裹得玲珑有致,远看就像是一团紫色的云,从楼上翩翩落下。 厉绝从她手里接过行李箱,“走吧。” 沈如画乖巧地点点头,跟着他来到门口的那辆保时捷前。 坐上了车,正准备扣安全带,厉绝忽然欺近,已经亲自代劳,替她扣好了安全带,并趁她不备热辣辣地吻在她的唇上,满意极了她的甜蜜。 这可是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沈如画拼命地推开他,脸红气喘地看着他得意的坏笑,嗔怪道:“还不快开车?就要错过航班啦。” “我们现在就出发!”厉绝就像是得到解放的困兽,开心地耸耸肩,开足马力载着她往前狂飙。 莫名被他感染,沈如画忍不住伸手去抓厉绝的手,厉绝反手把覆盖在他大手上的小手握紧,两人相视一笑,车开得更加欢畅。 几个小时后,厉绝和沈如画便抵达了秦卫预定好的帝凰酒店,据说那是B市最好的酒店,就离那家天然的跑马场不远,常年有国内外的骑马爱好者前往。 秦卫是提前一天就来了B市,做好了各项准备,见到厉绝的车子驶来,早早地迎在了酒店门口。 当然,安保措施也是早就做得妥妥当当,除了酒店里的高层知道厉绝的入住外,没有一家媒体知道他的到来。 厉绝一下车就问秦卫:“今晚和顾墨琛的见面安排得怎么样了?” “请厉少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对秦卫的办事效率,厉绝一向是放心的,他满意地点点头,搂着沈如画进了直通顶层总统套房的电梯间。 一进去,他把她搂得更紧,紧挨着她低声说:“等会儿你可以补一补瞌睡,晚上可能还有个应酬,得熬夜。” 沈如画皱了皱眉:“我还得陪你一起?不要。” “不行,顾墨琛也带了女伴,我怎么能不带你?还是你想让我带别的女人?” 又是这个理由! 沈如画皱了皱小巧的鼻梁,低低地嘟囔着,不想唇边被他啄了一口,扑面而来的就是他热烫的气息。 “唔……”紧接着,唇被他紧紧地封住。 不知道怎的,沈如画隐约感觉到今天的厉绝不太一样,似乎比往日还要热情迫切。 不就是到别的城市来待个两天一夜吗?不就是到天然跑马场来骑马吗?他这是在急着做什么? 纳闷地嘀咕着,可她并没有拒绝厉绝的亲吻。 这无疑等于是默许,厉绝加深了这个吻,搂着她的腰肢,身体更加地兴奋了起来。 天知道这是厉绝刻意计划的一次外出,他等不及了,他想立刻占有她,迫不及待地想让她彻底成为他的,他是这么的想要彻彻底底拥有她。 他的欲*望很忠实地反应着这个事实,他的心也很清晰地告诉他这一点:他要拥有她,势在必得! 思及此,他有些依恋地,仿佛意犹未尽般重重地吮了一下她的唇瓣,最后才悠悠地呼出一口浊气,隐忍着放开了她。 帝凰酒店不愧是B市最好的酒店,总统套房也不愧它这个尊贵的称号。 站在一百八十度宽幅落地窗前,几乎整个B市就在脚下,拉开窗帘,外面金色却不炙热的阳光就斜斜地洒进来,让人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更加明亮。 只是,沈如画被房间里的某样东西给吓到。 卧室正中央,摆放着足足有两米多宽的大床,滚金边的黑色床单让沈如画觉得有些眼熟,她想起来,在厉氏公馆里见过类似风格的床单。 看来,是按照厉绝的喜好安排好的。 只是这张大床实在是大的出奇,比他卧室里的那张床还要大,就算是四五个人同时躺在上面翻来滚去,也不会被摔下来。 想着有人在上面翻滚的画面,不知怎的,沈如画的脸颊就开始发烫了。 她刻意避开那张床,转而去了宽幅落地窗前,佯装欣赏外面的风景,好像没看见那张大床的样子。 “外面的风景好看吗?”男人低沉的嗓音忽然在身后响起,嘶哑的,透着几分诡异和迷魅,更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呃?” 沈如画下意识地扭头看过去,这一眼吓了她一大跳。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厉绝已经坐在了那张大床的边沿上,脱了皮夹克,随意地搭在一旁,男人仿佛永远在这种慵懒的时候最为性感,他半仰着炙热深邃的黑眸,目光定焦着她的脸。 她被盯得不好意思,别开脸说:“这里和C城不一样,当然好看。” 沈如画说的也是事实,B市的确和C城不一样,这里的山层层叠叠、起起伏伏的,绵延到了无边无际,好像整座城市都掩藏在山里,而那片天然的跑马场就在那层层叠叠的山那边…… 厉绝看着她的后脑勺,微微有些恼:该死的丫头,外面再好看,能好看得过他? 他耐着性子轻拍了拍自己身边,说:“你过来,坐我旁边。” “哦。”见躲不掉,她只好乖乖地走过去,下意识地避开他一段距离,然后在床沿边上坐下来。 但她刚坐下,身边的男人就朝她挪动了一大步,十分干脆地坐到了她的身侧,动作自然而又亲昵。 沈如画不觉心口一紧,唇瓣紧抿,放置在身侧的一双手不自觉地揪起来,越发地紧张起来。 “嗝——嗝——” 糟糕!老毛病又犯了! 沈如画懊恼地蹙紧眉头,满额黑线,模样可爱又滑稽。 厉绝见她这副摸样,不由得轻笑了两声:“呵呵,你现在见了我,怎么还会紧张?” 他说着伸手轻轻地搂住她的纤腰,盯着她莹洁白玉的脸蛋儿,心潮浮动,眸色转深,下一秒,他就低下头吻上那让人百尝不厌的唇。 随着吻的加深,沈如画终于不堪其扰,伸手推拒他…… “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如针尖一般穿破情*潮刺入大脑,被拉远的理智回归原位,沈如画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厉绝几不可察地微微叹气,满怀遗憾地、眷恋地、刻意缓慢地在她唇上轻咬一口,抬起头,哑声说道:“丫头,今晚我不会再放过你。” 沈如画:“……” 她怔怔地瞪着他,不敢乱动,厉绝接了电话,咬牙切齿地道:“说,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秦卫心里咯噔一跳,不好,他是不是打扰了厉少的好事啊? 秦卫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厉少,顾氏集团总裁顾墨琛已经抵达帝凰酒店了,您要亲自去见他吗?” “当然要去。”听说顾墨琛到了,厉绝的神色缓和了许多,“你先去楼下等着,我马上就下去。” 挂了电话,厉绝依依不舍地凝着沈如画的眉眼,足足五秒之后才长吁了一口气,似是极不情愿地直起身子来。 沈如画倒是巴不得他赶紧放开自己,刚才如果不是秦卫打来电话催促他办正经事,恐怕她已经被他吃的一口不剩了。 脸颊一阵阵发烫,她拼命用手扇着自己的脸,可怎么也无法扇褪脸上的热度。 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厉绝那句“丫头,今晚我不放再放过你”,那么的掷地有声,那么的势在必得! 心脏怦怦跳个不停,直到此时,沈如画才后知后觉:她真不该跟他单独出游,那家伙好像是打定主意要吃了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