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伺机救人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04章 伺机救人

与此同时,A座顶层总统套房内,沈如画在宽幅落地窗前徘徊着。 眼前,反复浮现出莫浅浅那张因为极度害怕恐惧而变得苍白的漂亮脸蛋儿,以及那名为首保镖穷凶恶极的嘴脸,还有莫浅浅说起‘那个人’时全身上下无法掩饰的剧烈颤抖…… 沈如画对小动物尚存有怜悯之心,更何况是对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儿,一时间她的心揪紧了。 虽然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有多厉害,但沈如画还是决定,想办法救出莫浅浅。 实在是没办法丢下她不管,更何况,莫浅浅曾用那样无助的眼光望着她,向她求助,如果不是因为走投无路,莫浅浅绝对不会是那副样子…… 刚才莫浅浅被那群保镖带走后,沈如画悄悄地跟在了他们身后,所以知道她是被带去了B座顶层的总统套房。 其实她大可以找厉绝帮忙的,但想到他还有要事在身,恐怕分身乏术,所以沈如画并不想麻烦他。 她决定一个人独自前往,但首先要避开的就是守在外面的阿标。 避开阿标其实是很容易的,阿标是练家子,但脑子明显没有他的功夫好使,尤其是和女人周旋这件事上,尤其不在行。 沈如画只是跟他说了一声:“阿标,我嘴巴闲的慌,你去能附近找个超市,帮我买点零嘴回来吗?” 随后,阿标就屁颠屁颠地跑去超市了。 沈如画顺利地出了房间,悄悄下了楼,潜入酒店女员工的更衣室,果不其然,看见有人留在衣橱里的工作服。 她偷偷拿了工作服,以最快的速度换上,再用橡皮筋将头发绾成一个髻,扎上酒店整齐划一的发夹,再化上一个职业化的妆容,换上高跟鞋后,她活脱脱就变成了一个标准的酒店客服人员。 沈如画的化妆技术不赖,只是她不常化妆罢了,但若是真正打扮起来,她可以把自己装扮出各种不同的造型。 还记得高中时期学校搞活动,她一个人就包办了全班女同学的表演妆,口碑还很不错,没想到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只是,她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 忽然视线一扫,就瞥见一旁的茶几上不知道是谁落下的一副无镜片镜框眼镜,灵光一现,她随手操起那副眼镜架在了鼻梁上。 之后,再用眉笔在鼻子旁点了一颗‘黑痣’,原本那个娇俏甜美的小女孩儿便消失不见,在镜子前立着的,根本就是一个古板而不起眼的服务生。 最后一次整理自己的仪容,深呼吸一口气后,沈如画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完美! 嘴角翘起一抹娇俏的笑容,她转身走出休息室,往酒店双子塔造型的B座建筑物走去。 她的运气很好,刚来到B座,进到电梯间后,就见到一个推着餐车的服务生走了进来。 她朝对方点了点头,然后将头尽量埋低,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脸。 如果对方认出她不是酒店里的服务员,可就惨了…… 好在那个人并没有怀疑她的身份,想来这个酒店实在太大,员工们互相不认识也是理所当然。 又或许是看她长得可爱,那名服务生兴致勃勃地跟她闲聊起来。 沈如画也不怕,索性跟他套近乎,聊了几句后得知对方姓白。也是巧了,从小白口中得知,他正是要给B座顶层总统套房里送餐车去。 聊着聊着,那个小白忽然捧着肚子,抱怨起来:“我们客房部的工作真不是人干的,这不,我才刚刚休息一会儿,刘经理就又让我去顶楼送餐车了,连趟厕所都还没来得及去呢。” “呵呵,刘经理是挺严格的。”沈如画打着哈哈说。 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刘经理是谁,也就是顺着小白的话说而已。 看他脸色极差,沈如画试探道:“小白,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啊?” “嗯,今早不知道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肚子这会儿痛得难受。哎唷,你还别说,我这会儿肚子越来越痛了,唔……” 闻言,沈如画一个激灵,灵光一现道:“要不我帮你把餐车送去总统套房吧,你先去上洗手间,这样就不会耽搁你的工作。” “这多不好啊,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有什么不好的,都是同事嘛,谁不有个小病痛的,再说你这是内急,耽误不得啊。” 小白高兴坏了,“小沈,那送餐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沈如画甜甜地笑着说:“放心去吧,我一定妥妥当当地把餐车给你送到总统套房里去,绝对不会让刘经理知道。” 沈如画给人一种小巧可爱的感觉,看着就是天生无害,小白对她根本就没有产生任何怀疑,大大咧咧地说:“那就麻烦你了哦。” “不麻烦不麻烦,这不是小事嘛,这次我帮了你,下次指不定还让你帮我呢。哎呀,你快去洗手间吧,别来不及了。” 小白也确实坚持不住了,待电梯门一打开,他迫不及待地就去了洗手间。 沈如画在电梯里远远地朝他喊:“放心去吧,待会儿我直接把餐车给你送过来。” 待小白跑远,梯门再次闭合,沈如画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窃笑:太好了!接下来,只要顺利地将餐车送进顶层的总统套房,就可以见到莫浅浅了! 至于下一步嘛…… 沈如画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狡黠的精光。 她摁了68层数字键,电梯间如同火箭般直冲上顶层,不一会儿叮地一声停了下来。 当梯门打开迈脚往前跨的一刹那,不得不承认,她还是有些紧张的,紧张到抓住餐车扶手的一双手都有些轻轻颤抖。 但她不断给自己打气:沈如画,你别怕!既然决定要救浅浅,那就一定要坚持下去,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你就不能打退堂鼓,不可以半途而废! 强自镇定心弦,沈如画这才推着餐车继续往走廊深处走。 果然,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其中一名保镖指着她问:“站住,干什么的?!” “你好,我是来送餐的。” “等着。” 她点点头。 那名保镖用对讲机问道:“雷哥,莫小姐是不是点了餐?酒店让人送了餐车过来。” 沈如画低垂着脑袋,安静地听着。 雷哥?看来这位雷哥,就是为首的那名保镖,如果他在里头,恐怕就有些麻烦了…… 但还来不及多想,那名保镖就已经转过头来对她说:“进去吧。” 门被人打开,她点点头,推着餐车往里走去,每走一步都极为小心,生怕自己一个不慎就漏了馅。 好在雷哥的注意力并不在她的身上,而是在餐车上的一堆食物里,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发现没什么异常后,指着一旁的茶几说:“把东西放在那里后,就出去吧。” 为了不引起他的注意力,沈如画只好照做。可就这样什么事都不做,当然不行!她连莫浅浅的人都没见到呢! 思及此,她慢吞吞地将餐车里的食物取出来,一边往卧室里瞄了一眼。 里头很安静,显然,‘那个人’不在。 莫浅浅正病恹恹地躺在床上,没有睡觉,眼睛还是睁着的,像是毫无生气的洋娃娃般,空洞的目光看着窗外,失去了一切生机。 再仔细一看,整个卧室里透出一股奢*淫的味道,不难想象,这里曾发生过什么…… 该死的混蛋!简直禽*兽不如!一定是‘那个人’欺负了浅浅!沈如画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骂着。 思及此,她摆出一副职业化的态度,朗声说道:“客人,需要我现在就为您浇上这盅胡椒吗?这菲力牛排可是由我们的法国大厨刚刚做好的,用碳保温,吃前两秒浇灌上这特制的胡椒酱,味道会更好哦。” 雷哥皱着眉头说:“不需要了,送了餐你就给我出去吧。” 沈如画并不生气,笑着又说:“那行,您慢慢吃。不过这些食物最好是趁热吃,虽然有碳保温,但也只是暂时性的,牛排冷了就不好吃了。另外,您若是吃完了,可以打客服电话让人来取餐具。” “行了行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出去吧。”雷哥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好的,打扰您了。” 沈如画也不着急,毕恭毕敬地答道,收拾好了餐车后,转身推着餐车缓缓地往门口走去。 刚走了没几步,忽然从卧室里传来莫浅浅的声音:“等一下!” 沈如画脚步一顿,嘴角逸出一抹笃定的笑容来:看来,浅浅已经听懂了她的暗示,并给出回应了!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莫浅浅说道:“雷哥,让那个送餐的服务生把东西送到卧室里来吧,我想在床上吃。” 雷哥愣了一下,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瞥了沈如画一眼:“进去吧。” “好的。”沈如画微微点头,毕恭毕敬地把餐车往卧室里推去。 进去后一眼便看见背对着宽幅落地窗而立的莫浅浅,她穿着一条浅紫色长裙,外面批了一件短风衣,双脚是赤果着的,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 莫浅浅看见沈如画后,眼前一亮,下意识地就要朝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