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混账厉绝,你这是助纣为虐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08章 混账厉绝,你这是助纣为虐

他伸手拽住她的手腕,却被她一巴掌挥开:“我不要!” “听话!” “不要不要就是不要!” 沈如画气急了,不明白为什么厉绝不肯帮自己,她可是明示暗示都做了,可他就是装看不见。 真可恶! 他怎么能见死不救呢?那可是一个无辜的女孩儿! 忽然,沈如画想到了什么,不禁打了个激灵。 噢,她知道了,他一定是因为顾墨琛是厉氏这次洽谈的合作方,为了不妨碍和谈,他才不帮她,放任顾墨琛欺负莫浅浅。 一咬牙,沈如画狠狠地甩开了厉绝的手臂,指着他的鼻子骂: “混蛋厉绝,你这是助纣为虐!就因为莫浅浅惹上的是你想要合作的顾墨琛,就见死不救对吗?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她咬着唇,愤怒地直视着站在面前的厉绝。 厉绝知道她还在气头上,担心自己的朋友,所以才口无遮拦说了这么重的话。但他有她的考虑,也顾忌着她的面子,便没有说话。 他径直上前拉住沈如画的手,朝A座通往顶层的直行电梯走去。 她气恼极了,一个劲儿地挣扎着,想要甩开厉绝的手。 可惜未果,她只能靠不断说话来发泄心中的怒气: “厉绝,你放手!我不要跟你回去,你这个没同情心的大坏蛋!是,我是不懂你们商场上的那些事,可有一点我还是清楚的,跟一个人品不好的男人打交道,准没好果子吃。那个顾墨琛就是个渣男,竟然对一个女人那么残忍,太可恶了!” 厉绝一直不回应她,一路拉着她进了电梯间。 她气不打一处来,用力地甩开了厉绝的手,质问道:“厉绝,你不会跟那个顾墨琛一样,也是一个只会欺负女人的大坏蛋吧?!” 他挑眉:“我也会欺负女人,不过,我欺负女人的方式跟他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譬如……” 他神色狎昵,轻搂住她的纤腰,再不着痕迹地转身,高大的背影就将她整个人挡在了电梯间里,随后一个轻吻盖下来,瞬时一股令人窒息的热浪扑面而来。 “唔唔唔……” 这个吻并不是很长久,因为沈如画心里还有气,她还在担心莫浅浅,而他却不管不问,以为靠这样的诱*哄就能逗她开心。 她可不是在开玩笑! 沈如画一个用力,猛地推开他:“够了!厉绝!能不能别总是这样!什么都你说了算,我跟你说正经事,你怎么还这个样子?” 看来这个办法没能哄她开心。 厉绝叹了口气,拉扯着她抬起头来:“我只是觉得,你那位朋友的处境或许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危险。顾墨琛这个人确实是比较强势,手腕不同常人,但据我所知,他对女人并不坏。” “他是你朋友,你当然替他说话。”沈如画吐槽道。 “丫头,”他轻刮了下她的鼻梁,“你觉得我厉绝是这么一个公私不分的人?” 她嫌弃地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厉绝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微微勾唇道:“这次合作案不仅仅对厉氏具有重要意义,对顾氏也同样是一次重要的会晤,如果不是自己很重视的人,顾墨琛是不会把莫浅浅带来的。就像我,想要带你一起来是一个道理。” 沈如画正在气头上,忽然听到他说这么一句,不觉一愣。 是这样吗?可是看浅浅的意思,似乎很害怕顾墨琛啊,而且就刚才的情形来看,顾墨琛明明就是在欺负浅浅啊…… 厉绝无奈地捏了捏沈如画的脸蛋儿,说:“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让秦卫去查一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还差不多。” 沈如画嘟囔了一句,脸色稍霁。 ……………… 与此同时,B座通往顶层总统套房的直行电梯内,莫浅浅捧着自己的双臂瑟缩在电梯间内,背着顾墨琛,生怕离他太近。 顾墨琛脸色还不怎么好看,一双野狼一般的锐利眼睛阴鸷地盯着她的脸:“莫浅浅,你胆子够大!” 听见他的声音,莫浅浅身子一抖,只差跪在地上向他求饶了:“我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你放过我!” 莫浅浅是真的怕,这男人发起狂来,能把她往死里折腾,她昨晚上已经受过那种罪了,今天哪里还受得起这个煎熬? 一看她这副委屈求全的样儿,顾墨琛心情不由得大好,手腕一用力就将她扯到了怀里。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勾着她的下巴,邪肆地说:“你还知道自己错了?那你说,我该怎么罚你?是直接在这电梯里要了你,还是回去想个更折磨人的方式折腾你,嗯?” 陌生又熟悉的薄荷清香充斥着鼻端,让莫浅浅梗着喉咙难受之极。 这个混蛋,别看他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没人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又恶毒又恶心,只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把这样猥琐的话说得如此自然。 莫浅浅不禁打了个寒颤,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羞恼地朝他啐了一口。 “姓,姓顾的,你,别乱来!”一句话说得结结巴巴,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打心眼里鄙视起自己的软弱。 “这么紧张做什么,你别忘了,你还有求于我,你的大哥,你的小侄儿,他们的命可都还在我的手里。” “你,你混蛋!” “我混蛋?” 顾墨琛收起了笑容,手指有意无意的把玩着她胸前的钮扣…… 倏地挑开一颗,勾唇冷笑:“没错,我是混蛋?不过,你又算什么?也不知道是谁,昨晚上在我的身下叫得那么欢。” 胸口凉凉的,一件粉色的棉质纹胸就这么暴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莫浅浅的脸差点就红到了耳根,猛地用手推开他,身体急急往后退开。 “顾墨琛,你无耻!”她羞愧得面红耳赤。 这个男人太可恶了,他的嘴,他的手指,都那么邪恶! “还这么娇情,没学乖?看来是真的很想试一试在电梯里做那种事,无妨,换个地方更有情趣。”男人的笑容里尽是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