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抛去这层身份,你算个屁!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09章 抛去这层身份,你算个屁!

瞪大双眼,莫浅浅有些难以置信。 这个男人在公众场所里也能精虫上脑,还是根本就是为了看她出尽洋相才开心? 一想到这,她的小宇宙突然就熊熊燃烧了,扯起脖子就冲他控诉道: “顾墨琛,亏我曾经有那么一刻想要放弃收养小曜!我以为你是他的亲舅舅,再怎样都会把他当亲人看待。可现在我确信,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做小曜的舅舅,你已经无药可救了!现在我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 男人眼里闪过一簇愤怒的火焰,但很快,那簇愤怒的火焰被他强压了下去。 这女人一发怒就像只红了眼睛的小白兔,急得想咬人,她无非是想要激怒他,可他是谁,他是顾墨琛,当然不会着了她的道儿。 他有些好笑地在她身上扫视,语气霸道依旧。 “呵呵,你还真是幼稚得可笑,竟然相信这世上真有靠诅咒就能解决的事?傻瓜,别痴心妄想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微顿,他凑近她耳根,故意喷洒着热气,道:“我还等着你大哥自投罗网呢,所以,你得待在我身边,哪儿都不准去。” 莫浅浅心头一颤,下意识用双臂环住自己,“顾墨琛,我后悔了,我放弃之前和你的约定,你放了我行吗?” 话落,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了顶层。 梯门哗啦一声打开,她甩手就要奔出去。 顾墨琛嗤笑一声,伸出胳臂将她的身体禁锢在梯门与自己的胸膛之间,目光如炬:“后悔?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我们已经达成了协议,你就得乖乖地留下来。” 一阵温热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莫浅浅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个无赖! 他到底想要绑缚她多久?就算是报复她大哥好了,对她半个月的折磨还不够他解气吗? “我们并没有达成协议!我只答应陪你七天七夜,可你软禁了我半个月!” 顾墨琛面色一变,冷冷地逼问:“我顾墨琛想留你多久,你就得多久,有你讨价还价的份儿?” 这混账男人考虑问题的方法还真直接,不管什么东西,任何事,只要他想要就没有他得不到的,哪怕是她的人身自由,在他眼里也是一样。 只要他想,就得任他所用! 莫浅浅怒极反笑,嘴角扯过一抹嘲讽的哼哧,心想他还真把她当做是他的玩*物了。 “你真以为你是上帝了?顾墨琛,你也不过就是生为顾家的人罢了,如果抛去这层身份,你算个屁?!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懂,你想折磨死我是吧?行,我可以留下来,但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 莫浅浅说完,用力推开他径直往梯门外走去。 她心里清楚得很,他不过是想看她难过,看她痛苦,他的快乐就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只要她不痛苦,麻木不仁,表现出不痛不痒,他就得不到报复的快乐吧。 顾墨琛皱了皱眉,松开了手,跟在她身后走入长廊。 莫浅浅倒是很自觉的样子,径直来到总统套房门口,待保镖打开了门,她踩着鞋往里走去。 顾墨琛挥了挥手,保镖们心领神会,没有跟进去,随手关了门。 她连鞋子都懒得换,径直往卧室里走去,屋子里还拉着窗帘,厚重的藏青色宽幅落地窗帘盖住整片窗帘,使得屋内很昏暗。 她没有一点反抗,坐在床沿上,呼吸再呼吸,目光空洞地抬睫看向施施然走进来的顾墨琛。 “开始吧。” 心里想的是早死早超生! 顾墨琛闻言薄唇翘起,没有进卧室,就站在客厅玄关处,看着卧室里的她,眼睛含着狡黠的精光。 他说:“你离我八丈远,怎么开始?” 话里的意思是她一点儿情趣都没有,事实上是在逗她。 莫浅浅只好站起身来,又走到客厅里来,一步步走到他的身前,她的身子紧挨着他,可是全身绷得僵直,像是拼命压抑着心底的恐惧,身子有些微微颤抖着。 看她这副自暴自弃的样子,顾墨琛心里有些恼意。 她难得丢掉小野猫的样子孱弱得很,可怜得很,也让人禁不住微微心疼。思及此,顾墨琛皱了皱眉,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起头看他。 他仔细俯视下面这张脸,依然漂亮妩媚,尤其那双潋滟的眼睛仿佛淌着泉水的一般,很清澈,也跳跃着火花。 此时此刻,她咬着唇,那般的倔犟和不屈,却也那样的美丽,惊人的美丽,烈火一般的妖娆! 她合该是一个惹人发狂的妖精! 而她眼底的抗拒,更叫人心乱如麻! “莫浅浅,你这是一副什么表情?!”他皱着眉低问,声音醇厚的宛如烈酒,染上了一丝冷冽。 继而,他大力地咬了一下她的唇,猛地松开了她,转身去了浴室。 没有他的帮扶,她软软地沿着门板滑了下来,狼狈地伸手拖着背后的石壁,才不至于跌落在地上。 顾墨琛高大的身形,在灯光下投放出来的影子,几乎完全笼罩住她,让她在这阴影之中逃无可逃。 他退后一步,解开了上衣的纽扣,然后双手环胸,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 莫浅浅一副任他处置的态度,倒是让顾墨琛心里烦躁得很,顿时没了那种心思,反而心生厌恶起来。 莫浅浅的衣衫因为他的拉扯,有些不整了,莹洁的肩头露出大半个,最是无心的青涩,可偏偏最诱*人。 可她不敢伸手去整理衣服,因为顾墨琛看着她的眼神太冰冷,冷得她心底发颤。 “别再让我逮着你,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他的声音如同他此刻的眼神,冷得渗人。 说完,他转身不再看她一眼,仿佛她对他的吸引,也就到此为止了。 随后,他径直脱掉了上衣,仿若她不存在一般,直接去了浴室,关了门,不一会儿哗哗的水流声响起。 莫浅浅愣在原地,过了许久才意识到他是真的放过自己了,禁不住长吁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