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真是冤家路窄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11章 真是冤家路窄

顿了顿,秦卫继续道: “沈小姐,我听说因为莫浅浅的事情,你和厉少正在冷战,我想这件事你是错怪他了。他做事一向心思缜密,大概也是看出顾墨琛和莫浅浅之间关系非比寻常,他不是不愿意揷手,而是不想贸然揷手。” 沈如画再次一噎,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秦卫说的没错,这算是顾家和莫家的家务事,又牵涉了一桩命案,外人如何揷手? 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她已经想明白了,秦卫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又从一旁的茶几上端来一盘水果。 “沈小姐,你好像不太喜欢吃蛋糕啊,那就多吃点水果吧,吃水果对女孩子的皮肤好。” 秦卫始终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就好像刚才他说的那一番话全都不过是闲聊的话常罢了。 但沈如画心里的波澜不小。 她抬头看了看另一侧的厉绝,他正端坐在沙发上,西装外套搭在一边,白衬衣领口解开,领带扯散,半仰着身体,显得那双腿更长。 他手里拿着酒杯,正和旁边的几个顾氏高管说着什么,姿态虽然慵懒,但神态很认真。 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在玩,或者说即使是在这种该放松下来的场合,他也是进退有度,小心应酬着。 这样想着,沈如画心里就有些难受:他本来就够忙的了,她却因为别的事让他分心,好像的确不应该…… 正要起身走过去,忽然门声一响,有个保镖走了进来,在厉绝身边说了些什么。 只见厉绝微微蹙眉,微微侧头看向门口处,不一会儿就有人不请自来了。 又一波男男女女从外面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还未走近就大老远地高声说道:“哎呀,果真是厉总啊,真是太巧了,原来你也在帝凰。” 听起来对方好像也是厉绝生意场上的朋友。 紧接着,不知道是谁忽然打趣道:“哟,这不是王经理吗?哎呀,还有大美女苏小姐!嚯嚯,苏小姐跟厉总可真是心有灵犀啊,还是你们事先就说好了,一起在帝凰碰面的?” 苏小姐? 沈如画一个激灵,这才发现那一拨刚进来的人里头,有一道十分熟悉的身影。 是苏薇! 她怎么来了? 真是冤家路窄! 之前那位招呼厉绝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直接朝着厉绝走去,厉绝看见他,态度不算太客气,但也算不上冷淡。 苏薇也就很自然地跟着那位中年男子跟了进去,一时间温泉池内热闹无比,觥筹交错,杯盏相聆。 从一群人的言谈中,沈如画隐约了解到,原来厉氏在B市也有开发的项目,最近遇见一个棘手的问题,苏薇带着下属过来调解。 刚好这么巧,合作方公司约上她和下属一起到帝凰来应酬,至于这一切是不是她故意安排的,就不得而知了。 沈如画远远地看着这一切,心里一阵波澜。 她不习惯这样的场合,感觉自己的存在根本就是多余的,什么惊喜?她在这里根本就说不上话嘛,而且进来这么久了,她和厉绝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心中有些气恼,她随手拿了一杯格瓦斯,正要仰脖饮下,却被人按住了手背。 抬头一看,是秦卫。 “沈小姐,你一个人坐这里太无聊了,过去和厉少坐一起吧。”说着,秦卫拽着她的手腕将她拉了起来。 她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带去了人群中,秦卫一个巧力推拉,她就刚刚好坐在了厉绝身边。 “……” 她脸色一窘,只觉得脸上、身上都被人盯得难受。 不难猜出,这针刺一般的目光,送从谁的眼睛里迸射出来的。 而厉绝却淡笑着看着她,顺势一捞,就将她拉近了身侧,而左手就这么自然地勾住她的腰侧,姿态亲昵。 这样一来,没人敢说什么了。 苏薇眼里划过一抹寒意,转瞬消失,她抬睫睨了一眼身侧的下属。 那人姓王,人称王经理。 王经理心领神会,立刻呵呵大笑了起来:“哎唷,今天真是太巧了,没想到来了B市也能遇上我们厉总。来来来,苏小姐,跟我们厉总坐一起去!” 说着,王经理就拉着苏薇的手随时一拽,就拽着她坐到了厉绝的身边。 苏薇没有躲开的意思,和厉绝隔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她清傲地看了一眼王经理,似笑不笑的。 在她眼里,王经理这种角色还配不上和她这么热络地说话,至于坐在厉绝身侧的沈如画,她更是一个正眼都没有给。 王经理仰仗着苏薇家里的势力,又得了苏薇的命令,这会儿就想着怎么撮合她跟厉绝。 他笑着说:“苏小婕,厉总的歌唱得很好啊,要不你和他共唱一曲,让我们一起饱饱耳福吧,大家说怎么样啊?” 立刻有人跟着起哄,“好好好,共唱一曲!” 此时,沈如画的身份还没有公开,别说是顾氏的员工,就是厉氏这边的员工,也都不知道她的身份,只当她是厉绝身边带来玩一玩的女伴而已。 大多数跟外面的媒体一样,还当苏薇是未来的总裁夫人,所以更多是向她投以趋炎附势的态度。 “苏小姐这么甜美,唱歌也一定好听,就跟厉总一起唱吧。” “对啊,这样气氛才更好啊。” 这早就是计划中的事情,苏薇当然不会推脱,眸光淡淡地扫过厉绝的脸,顺水推舟地说道:“这倒是,我也好久没有听厉总唱歌了。阿绝,不妨我们共唱一曲吧?” 厉绝叼着烟皱着眉,一脸的厌倦和不耐,声色场合里还是那种躲避不及的置身事外,更不搭理她。 身侧的沈如画一直轻抿着唇瓣,没有说话,但揪紧衣角的手泄露了她的心事,当她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厉绝精准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倏然抬头,懊恼地瞪着他,那意思好像是说——你还不赶紧放开我的手吗? 厉绝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压低嗓子道:“沈如画,没我的允许,你敢走?!” “……”沈如画懊恼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