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险受伤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18章 险受伤

半个小时后,厉绝见沈如画已经热身得差不多了,就说:“你要不要试试自己单独骑一次?” “我能行吗?” “试试吧,别怕,有我和训师在呢,不会有事的。”厉绝鼓励道。 沈如画点点头,决定自己试一试。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是很怕,紧紧地抓住缰绳,两腿将马身子夹得紧紧的,整个人往前匍匐着,生怕自己一个小心就摔下来了。 厉绝笑着哄她:“如画,你别紧张,放松点儿,尤其是手臂和腿都不要夹太紧,人要坐直,尽量把四肢放开。” “可,可是,我,我还是会很怕啊……” 沈如画带着哭腔,已经顾不得自己的面子了,管他有多少人看着她的笑话,她只要坐在这两人多高的马背上,她就觉得怕死了。 “你忘了我在C城教你的那些东西了?放松,你会骑得很好的。” 厉绝不断地鼓励她,沈如画掌握到了要领后,渐入佳境,四肢也慢慢放松下来,她抓着缰绳的手也不那么紧张了。 看她骑得不错,厉绝干脆离开一段距离,对她说:“你看,你自己不是骑得挺好的嘛。” 沈如画越发开心,胆子也越来越大,后来,厉绝干脆说:“不如我们来比赛。” “比赛?比什么?” 他笑指着另一片草场说:“比赛看我们谁最先骑到那边的草场。” “那怎么行?我是初学者,怎么可能赢得过你,你耍赖!” 沈如画气咻咻地说,厉绝乐了:“这样吧,我让你先骑,而且我绝对不快马加鞭。” “行啊,比就比!” 说着,沈如画挥了下鞭子,已经朝那片草场出发了。 她咯咯咯地笑着说:“来啊,来追我啊!哈哈哈哈——” 厉绝嘴角噙着笑,朝训师比划了个手势,不一会儿训师牵来了另一匹高大的马儿来,他这才骑上马背去追沈如画。 两人一前一后隔着一段距离,不知不觉间进入马场特设的模拟赛道内。 厉绝的速度并不快,但沈如画是初学,即使他再怎么让着,她也还是渐渐落后了下来。 直到快要抵达那片草场时,原本落在后面的沈如画突然夹紧马腹甩着马鞭加速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超过了厉绝。 厉绝见被她超过也不着急,反倒是沈如画不时回头狠狠地瞪他一眼,而他只是懒懒地一笑而过,仍然保持原速并没有追她的意思。 这样一来,沈如画觉得很没趣了。 她索性放慢速度,回头想找个借口对厉绝发发火,但还没开口,就听闻一阵尖锐的女声传来,仿佛受到巨大惊吓般,歇斯底里地尖叫。 她下意识地循声望过去,却傻住了。 是莫浅浅! 她骑着一匹枣红色大马,正闪电般朝她的方向奔来! “如画,快闪开!” 恍惚中似乎听到厉绝喊了一声,沈如画却僵得四肢无法动弹,只怔怔望着莫浅浅骑着那匹马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眼看着自己有可能要葬身马下,她心跳都似乎停止。 就在这时,厉绝骑着马赶来,经过她身边时,猛地从马背上一跃而起,然后直直朝她扑过来。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他抱着她一同从马上跌落,又在草地上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来…… 而沈如画原本所骑的那匹马,被莫浅浅骑着的那匹枣红色马儿冲撞开,顿时仰头朝天空嘶鸣。 那匹枣红色马儿也因此遭受阻力停了下来,焦躁地原地转着圈儿。 莫浅浅趴在马背上,脸色变得苍白…… 而沈如画则从马背上扑了下来,顿觉头晕目眩,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地难受…… “如画?你还好吧?你有没有哪里受伤?”被她压在身下的男人骤然开口。 她撑着额摇摇头,看清楚身下的那人是厉绝。 他拧着眉一副受伤的表情,让她心头一跳,脸色愈发苍白。 “厉绝,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到哪里了?” 她爬起来扶他,语气带着哭音,心也慌得不行,就怕他受伤,连手都不自觉地哆嗦。 “我没事。” 厉绝拉着她的手站起来,抬眼望向另一边,那匹枣红色的马儿已经停在原地转圈。 马背上的莫浅浅此时已经吓得花容失色,整个人都是懵的,就连顾墨琛将她从马背上抱下来,她也毫不自知。 见她站都站不稳了,顾墨琛气得大发雷霆: “该死的女人!你是不是想吓死我?!你是想用这种方法报复我对不对?我告诉你,莫浅浅,你不会如愿的,哪怕是你因为骑马而残废了,也别想从我的手掌心里逃出去!” “……”莫浅浅完全说不出话来,紧咬着薄唇,眼眶里盈满了因为恐惧而积聚起来的泪水。 她吓坏了,平时伶俐得如同一只小野猫的她,此时此刻吓得连说话的反应都没有。 顾墨琛那张俊脸因为盛怒而黑沉得厉害,但看似盛怒,其实神态中,仍然闪过那么一点点无法掩饰的慌乱。 这个细微的表情恰好被沈如画和厉绝看在了眼里。 尤其是沈如画,约略一怔。 看来这个叫做顾墨琛的男人并非她想象的那么残忍。 至少,在莫浅浅遇险的时候,他是第一个跑来救她的男人,而且看他紧张的神情,像是很害怕莫浅浅受伤…… 此时,马场经理第一时间赶来,连声向顾墨琛和莫浅浅道歉。 虽然那匹马会失控不是马场的错,但就算错不在马场,可因为莫浅浅是顾墨琛带来的女伴,所以马场经理还是很识时务地放低姿态,把错揽在身上,一脸的战战兢兢。 立刻有保镖跑过来,跟顾墨琛报告:“老板,我们发现那匹枣红色的马儿,脚上受了伤。” “受伤?” 扶着沈如画的厉绝吃了一惊,眉头蹙紧。 “不可能!我挑选的都是血统纯正的纯种*马,而且昨晚事先让人检查了马儿的情况,也并没有发现马的脚受伤。” 那名保镖点点头,手里亮出一样东西来:“马儿受伤应该是人为的,老板,厉总,你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