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最后一次烛光晚餐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21章 最后一次烛光晚餐

今晚,他的的确确有计划要和沈如画共进晚餐。 他还要给她一份惊喜呢,但怎么也不会想到,中间会被苏薇插上一脚。 刚才看到沈如画那副硬撑的样子,想必那小女人会自己窝在总统套房里悄悄默哀吧。 思及此,厉绝的俊眸紧眯,说道,“苏薇,我们之间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你这是做什么?” “我没别的意思。” 苏薇轻叹了口气,“阿绝,我只是想和你有一次烛光晚餐而已,你就当是圆我一个梦,给我留下最后一个念想,好吗?” 厉绝微眯着黑眸,直盯着她的的脸,半晌没有说话。 ……………… 二十分钟后,苏薇享受着这得之不易的烛光晚餐。 面前的男人还不到三十岁,是C城赫赫有名的厉氏集团绝对控股总裁——厉绝。 他年轻有为,身家过亿,整个C城几乎过半数的女人都为之疯狂,哪怕是为他放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苏薇也认为相当值得。 更何况,她仰慕了他整整二十年。 烛光晚餐就安排在帝凰酒店西餐厅临窗的一角,落地窗开着一半,清爽的夜风从外面徐徐拂来,温柔惬意。 水晶水帘灯洒下的光星星点点地拂在她对面的男人肩上,光线在他俊美出众的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简直如同一尊雕像,只低首垂眸,那姿容就叫人沉醉迷离。 做梦都想和他有一次这样浪漫的烛光晚餐,如今好不容易美梦成真,苏薇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她啜了一下口红酒,优雅地将酒杯放在桌面上:“阿绝,一晚上了,好像都是我在说话,会不会嫌我太吵?” 男人终于懒洋洋地抬了一下眼皮,赏了她一个正眼。 他面上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嫌恶,而是淡淡地笑了笑,“还好,偶尔用餐的时候听人说说话,也不会觉得寂寞。” 说话间,脑子里却浮现出沈如画那张气咻咻的脸。 每次挑剔她做的早饭时,她那一副恨不得将他放在油锅里翻炒煎炸的表情,真是很滑稽又可爱。 苏薇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笑得莞尔,“那就好。” 厉绝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明明大半个小时里只说了刚才那一句话,席间笑过一两次,却让苏薇心里的怨气全消,脸上全然是一个女人仰慕一个男人时所表现出来的娇羞之态。 又过了二十分钟,吃完了饭,厉绝这才决定步入正题。 苏薇擦了嘴,正打算起身,忽地听见厉绝说道,“喝杯茶再走吧。” 心中暗喜,以往每每都是自己主动,难得他主动提出挽留她,这是否说明,她仍然还有机会? 思及此,苏薇脸上的笑容更加动人,也更加娇羞了。 喝茶的时候,她的那双眼媚如丝,好像她喝下去的不是茶而是酒似的,真是“茶”不醉人人自醉了。 但没想到,下一秒,从厉绝口中说出的话那么冷冽。 “吃饱喝足,也该谈谈正事了。说吧,苏薇,你为什么要让人在草场上动手脚,制造了今早的那场事故?” 心中咯噔一跳,苏薇脸上的笑容骤然僵住。 几秒后,她勉强维持住一份镇定,“阿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事故?” “别装了,苏薇,既然我敢这么质问你,就是我已经掌握到了确凿的证据。” 苏薇喉间艰难地咽下一抹唾沫,整个人瞬间失了神采。 她脸上原本还是兴奋的、惊喜无比的小女人的娇羞,但转眼浮现出的是恨意,恼怒,羞愤…… 她咬着唇说:“阿绝,你愿意和我一起吃这顿烛光晚餐,就是为了质问我这件事?” “不然呢?”厉绝淡然地反问。 “阿绝,你——”苏薇的娇颜瞬间失色。 她不过是祈求他给一次共进烛光晚餐的机会,可他依旧这么绝情,竟残忍地打破了这美好的时光。 左右权衡利弊后,好不容易压下心头的火。 她皱着眉头,委屈无比:“阿绝,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厉绝并不着急,极有耐心地道:“今天上午,我和顾墨琛相约到马场骑马,你比我们到的还要早,别跟我说你没看见马场上发生的事故。” “你是说,顾总那位女伴摔下马的事吧?”苏薇表现得很吃惊,“如果你说的是这件事,我真的很冤枉。” “冤枉?”厉绝冷笑了一下。 “真的是冤枉!” 苏薇极力申辩道:“昨天晚上,我是来过马房,因为想到第二天要骑马,就想提前选一匹纯种马。” 说到这儿,她叹了口气,轻蹙着一双描画精致的秀眉,说道:“我承认,我不该违反马场的规定,在马房不对外开放的时间段里偷偷进来,找训师选马。 其实,那位训师都拒绝我了,是我付了他一点收买费,他才放我进去的。可是,我就是挑了一匹马而已,别的事什么都没做啊。” 不得不说,苏薇不但思维缜密,就连口才和演技都很精湛。 只可惜,她说的都是谎言。 厉绝眯了眯,笑容不减,“苏薇,你不愧是法律系的高材生。” 略带轻讽的口吻令苏薇脸色一变。 她双手握紧,道:“阿绝,你还是不信我,对吗?” “事实到底如何,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厉绝笑了笑,继续道:“不过,我说起这件事也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苏薇,不管怎么说,你到底还是厉氏的一名功臣,没有你,厉氏不会有今天。只是,我不希望你在无谓的事情上太过执着,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 他的暗示,苏薇岂会不懂。 她并未就此继续辩解,而是话锋一转。 “阿绝,说起公司的事情,我房间里有样重要的东西给你过目。或许,看了之后,你会改变主意。” 厉绝眯了眯精瞳,忽然有些捉摸不透她的心思。 看他防备的样子,苏薇轻笑了一声。 “阿绝,你身边那么多保镖,我就是想对你怎样,也要有机会下手不是?” 厉绝的眼底变得冷凝。 五秒后,他勾了勾唇,“苏薇,你多虑了,走吧。” 说完,他起身走在了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