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原来,是一场苦肉戏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23章 原来,是一场苦肉戏

她捂了捂胸口,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厉绝从她身侧绕过,苏薇像是突然想起些什么,猛地扑上来拽住他的手臂。 “等一下,阿绝,你还不能走!” “苏薇,请你适可而止。”厉绝的声音已经没了耐性。 然,苏薇不但没有放开他的手,反而紧贴住他,从身后紧紧圈住他的身子。 厉绝恼怒地蹙了蹙眉头,抬起手臂,甩开她的束缚。 但她不死心,重又扑上来,死死地揪住他的衣袖。 厉绝低咒了一声,索性脱掉外套。 苏薇也是豁出去了,双眼红红的,咬唇将他的腰死死抱住。 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令厉绝挣脱不开。 她说:“今晚你别想走,实话跟你说了吧,刚才我在你的酒杯里下了药,你是走不掉的!” 身前高大的男人,身体猝不及防地一顿。 厉绝抬手撑住一边的石壁,咬牙迸出,“苏薇,你竟然敢对我下药?看来,我倒是真的低估了你,也太相信你了!” “只要是为了你,我还有什么事是不敢做的?” 苏薇笑着走上前来,扶他进了卧室,眼里是难得一见的忧伤。 “阿绝,这都是你逼我的,如果你不对我那么薄情,我不会这么做。可是我能怎么办?你看不到我对你的好,你的眼里只有沈如画,我能做的只有这些,这都是你逼我的!” 说到这儿,她顿了顿,脸上是一抹凄楚的笑容。 “我仰慕了你整整二十年,你连一个正眼都不肯给我,你对我的承诺都是假的,是假的!你没有听说过那句话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对苏薇来说,厉绝对她的无视,对她的冷漠,就如罂粟一般揪缠着她,虐得她体无完肤,痛不欲生。 每每回忆起来,虽说疼了,伤了,恨了,可她却不曾后悔过。 她跟自己说:因为那梦寐以求的奢望,所以她才不枉此举。 厉绝的脸色似乎有些泛红,她想大概是药效起来了,于是伸手去解开他的衬衣纽扣。 却被厉绝无情挥开,他探进裤兜里,窸窸窣窣摸索一番,从里面拿出某样金属般明晃晃的东西来。 苏薇抬眼看过去,不禁大吃一惊,本能地后退一步。 那,是一把匕首! 货真价实且刀刃锋利的匕首! “阿绝,你要做什么?!”苏薇本能地大喝一声。 “哼!” 厉绝冷嗤了一声,凌厉的眼锋瞥过她的脸,在她的注视下,倏然抬起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抹了一下! 刀起刀落,不过眨眼间,可他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苏薇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吓得脸色苍白:“不——” 但还是迟了…… 匕首已然滑过厉绝精健的肌肉纹理,殷红的鲜血从胳膊伤口处涌了出来,那鲜红的液体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分外妖艳…… “你,你……” 苏薇吓得站不住脚,原以为厉绝是想用刀片威胁她,怎料到他竟然心狠到直接用匕首划伤了自己。 为了逃出去,他竟然不惜伤害自己的肉体…… 他就这样厌恶她吗?哪怕是一个晚上也做不到? “呜呜呜……” 苏薇心痛地大哭起来,双脚一软,瘫坐在地上。 “阿绝,你太绝情了!你怎么能对自己那么狠?!你真的就那么讨厌我吗?讨厌到用自*残的方式拒绝我吗?!” 厉绝黑色的双眸变得深邃,他咬了咬牙,额头上都冒出一颗颗豆大的冷汗。 但他忍着,手里的匕首又抬了起来,抵在自己的胳膊上:“疼痛可以缓解崔*情药的作用,如果不想我继续自残,赶紧把门打开!” “不!我不放你走!” 苏薇心痛无比,眼泪肆意横流。 想要狠下心的,可她终究是个女人,眼看着心爱的男人受伤,她没办法视而不见。 厉绝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任由那腥红的血液从伤口处流出。 他微微蹙眉,催促道,“苏薇,你是不是想亲眼看着我流血致死?!” “我……”苏薇哑然。 她看着他手臂上流了那么多血,一滴滴从结实的臂膀上往下流,一直流到干净洁白的地面上,心如刀绞。 一滴…… 又一滴…… 好似能听见那鲜血滴在冰凉的地面上所发出的滴答声一样。 每滴一颗,她都感觉那血不是滴在地上,而是滴在她的心尖上似的。 很痛很痛…… 她整个人都颤栗起来,急的快掉出眼泪来,她尝试深呼吸来平息自己的恐惧和颤抖,心里有声音在劝她冷静,可她根本冷静不下来。 是的,她输了,她愿意认输,因为她没有他那么心狠。 终于咬牙说道:“好,我放你走!” 她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却在回头刹那,忽然发觉不对劲。 他的手臂明明还在滴血,可他脸上没有丝毫痛苦之情。 不但如此,连中了药后该有的红晕和反应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时,厉绝连伤口都懒得包扎就直接走出房间。 “等,等一下!”苏薇惊愕地喊道,“阿绝,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 男人回过头来,唇角噙着一抹隐笑,安静却饱含鲜血与獠牙一般的神色,带着浓郁的杀气,叫人不寒而栗。 “苏薇,跟我斗你还太嫩!实话告诉你,刚才你被我骗了,我只不过是陪你演了一出苦肉戏而已!” 他幽深的眼眸透出凌厉光芒,脸色阴寒得能刮下一层冰霜。 苏薇的身子虚弱地晃了一下,“阿绝,你……” 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说什么,他没有中了他的药? 他说,他只是陪她演了一出苦肉戏? 他的意思,他早就猜到她的意图了吗? 可既然如此,他还要故意划伤自己的胳膊,以迫使她露馅? 她不可置信地摇头,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厉绝抬起手臂,不以为意地看了看伤口处,戏谑地道,“这种小伤,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他的每一句话刺激着苏薇的脑神经,每一个字都如同那把刀片,一道道划在她心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