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沈小姐,厉少就交给你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26章 沈小姐,厉少就交给你了

吻过之后,厉绝拥着沈如画回酒店。 她打电话让秦卫过来替厉绝包扎了伤口,秦卫离开时,叮嘱了一句:“沈小姐,厉少就交给你了。” “噢,好的。”沈如画没听出秦卫话里的意思,乖巧地应声着。 但一转眼,就见到厉绝那双潋滟的凤眸里,流露出别有深意的神色。 “如画,我想洗澡,你帮帮我。”他突然提出来。 “呃?”沈如画愣了一下。 不是没听清楚厉绝的话,而是着实被他的话吓了一大跳。 他说什么? 想洗澡? 还要她帮他? 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本能地甩开他拥住自己的手臂,脱口而出:“你开什么玩笑啊,要我帮你洗澡?我才不要!” 她慌里慌张地往后退,离他足有一丈远。 就知道她会立刻拒绝,厉绝无奈地笑了笑,抬起受伤的那只胳膊,一副无辜可怜状,倒是没有戏耍她的意思。 他说:“你瞧,我的胳膊受了伤,沾不得水,自己洗也不太方便。” 沈如画仔细一看,发现他的胳膊虽然伤得不重,但想要自己洗澡,确实是不怎么方便的,搞不好还会沾染上水渍。 她皱了皱眉,忽然一个激灵:“我去找秦卫过来,他可以帮你洗。” “……”厉绝嘴角一抽。 见沈如画已经转身朝门口走去,他疾步跨前,猛地拽住她的皓腕。 “别麻烦秦卫了,为了策划这次的出游以及今晚的酒会,他已经忙了好几天了,怕是晚上都没怎么睡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厉绝是一副爱护员工的好老板的姿态,言语那叫一个慷慨无比。 沈如画眨眨眼,想起秦卫这几日确实很忙,他一直是二十四小时为厉绝服务的,这样想着,倒是有些不忍心。 见她脸色松动,厉绝又说:“再说,我又没让你给我洗全身,只是搓搓背而已,你紧张什么?” “……” “我受了伤,还能把你怎么样?如果我真想把你怎么样,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好了,丫头,就帮帮我吧,嗯?” 看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沈如画心软了,便点了头。 不得不说,总统套房内的一切设施,都有种让人想歪的错觉,就譬如那床,那浴缸,都比普通套房里的大许多。 还什么都没做,光是站在浴缸前,沈如画就有些局促不安了。 她忽然开始后悔,真不该答应帮他洗澡,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已经很尴尬了,更何况是帮他洗澡? 可是,当看见厉绝捧着受伤的胳膊,哎哟哎哟呻吟着走进来时,她又觉得于心不忍了。 索性拿了浴巾,把脸撇向一边,说:“你先把外面的衬衣脱掉吧,我帮你搓背。” 厉绝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耳廓都染上了粉红色,便故意戏谑地说:“行,你愿意怎么洗,就怎么洗。” “……” 什么叫她愿意怎么洗就怎么洗?这家伙分明是在调戏她! 沈如画气咻咻回头瞪他,谁知,厉绝刚好在脱衬衫,露出光滑健康的蜜色肌肤,以及结实的胸膛,饱满有力的肌肉…… 整张脸刷地就红透了,她索性拿起海绵,洒上少许沐浴液,揉出泡沫后,粗鲁地往厉绝的身上胡乱地抹了几把。 她不敢看他,就这么胡乱擦,难免会碰到厉绝身上的伤口。 果然,没擦两下,就忽然听见厉绝痛呼了一声,“嘶——我这轻伤都快被你擦成重伤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沈如画大惊失色。 她又惊又愧,赶紧捧起他的胳膊,查看有没有伤到他,待仔细检查一番后,发现并没什么大碍,这才轻呼了一口气。 忽地,就发现不对劲了。 厉绝正对着她笑,那如黑曜石般的眼睛正炙*热地盯着她的脸。 她一愣,之前那种局促的感觉有回来了,她下意识地别开脸去:“不许看我。” “不看就不看。” 他真的不看她,但目光却是瞥向那浴缸,“我想进去泡一泡,如画,你能帮我把水温调一下吗?” 都已经决定帮他搓背洗澡了,还能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帮他的。 她说,“那好,你先让一让,等我调好了水温,再叫你进来。” 厉绝把位置让开来,沈如画跪在浴缸边上,将水温调到了最适合洗澡的温度,然后起身说:“水温已经调好了,你现在可以……”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或许是她蹲久了的缘故,突然脑袋一阵晕眩。 眼看着就要栽进浴缸里,腰部被一只有力的臂膀紧紧搂住。 搂住她的,自然是厉绝。 “小心点儿。” 他在她耳后叮嘱着,嗓音却沙哑得厉害,喷洒的热浪直蹿入她的耳蜗。 沈如画的全身上下都禁不住的发烫,几乎是下意识地,她重重地拍了下他的那只胳膊:“我没事的,你快放开我。” 腰间的那只胳膊,并没有撤退。 不但如此,后颈脖间似乎落下什么东西,柔软的,温热的,湿湿滑滑的…… 是厉绝的唇! 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忸怩着身子,想要推开他:“厉绝,你别这样,你受了伤呢,需要好好休息,就跟我别闹了好么?” “不行。”厉绝呵呵地低笑着,眼神柔得可以拧出水来了。 他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刻,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 拥着她的手臂倏地收紧,让她更贴近他,声音更哑了:“沈如画,你不会这么天真,以为跟我出游,跟我一个房间,却让我只抱着你什么都不做吧?” 他,他的意思是…… 沈如画眨了眨带着醉意的杏眸,脑里有点乱,但还有几分的理智,大概是想起了刚来帝凰酒店时,厉绝说过的话吧。 他说:今晚,我再不会放过你。 昨天因为应酬的事情,他暂且放过了她,可今天再没有别人打搅,他大概真是不会放过她了…… 思及此,沈如画那张脸瞬间红得不能再红了。 “厉绝……那个……” 话到一半,一只有力又不失温柔的修长手指伸来。 厉绝轻轻地挑起她的下巴,凑上英俊的脸,鼻端贴上了她的鼻端,彼此的呼吸混合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