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在一起,在一起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27章 在一起,在一起

沈如画看着他,魔障了一般,理智已经不受自己控制,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其实,她隐隐约约是有预感的,也没有刻意想要逃避这一刻的到来,只是,心里还是会害怕,会忐忑,还有些不安…… 看出她的紧张和彷徨,厉绝轻轻地,温柔地,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轻啄了一下她的唇。 然后,就松开了手。 她以为他改变了主意,谁知,他却话锋一转:“今天天时地利人和,我看,我们不防先洗个鸳*鸯浴,增加一下气氛。” “……” 她吓坏了,几乎是条件反射性地往后退。 就是这么一退,脚下一滑,紧接着她和厉绝双双落入浴缸中。 噗通—— 两个人都成了落汤鸡。 “咳咳咳——”沈如画被呛得够呛。 她奋力地从浴缸中扑腾起来,又惊又怒,脸涨红着:“厉绝,你不是受伤了吗?受伤了还有力气碰我?!” “我对天发誓,刚刚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情不自禁。” 他捧着那只受伤的胳膊,头发湿漉漉的,尤其是额前的几缕碎发就这么耷拉下来,样子倒是有些可怜。 看得沈如画哭笑不得,突然就没了怒气。 再看看他的胳膊…… 得!又得重新包扎了! “真会折腾人。”她气恼地嘟囔着,虽然是又气又恼,但还是乖乖地去取来药箱,给厉绝包扎伤口。 待伤口包扎好,她把浴巾往他身上一丢。 “赶紧洗好了出来,你要是再乱折腾,我可就不理你了!”她说完,状似气咻咻地走了出去。 她看似很生气的样子,可脸蛋儿和耳垂都染着粉红…… 分明是害羞了。 厉绝得出结论,嘴角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来。 重新替他包扎好了伤口,两人轮换着洗澡,轮到沈如画的时候,发现厉绝已经替她放好了洗澡水,心头不禁一暖。 躺在浴缸里,沈如画原本有点晕乎乎的脑袋,似乎清醒了几分。 她拿着浴巾慢腾腾地擦拭着自己的身子,知道今天晚上是逃不掉的了,其实也曾预想过这一刻的到来,每每想起这一刻,还是会忐忑不安。 但不知怎的,今天的她,更多的是甜蜜、幸福,甚至是期待…… 因为外面的那个男人,真的好得让她无话可说了。 既然他爱她,她也爱他,还担心什么,害怕什么? 心底某个声音一直在她的耳边说:沈如画,别逃避了,就今晚吧,和他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咚咚——” 外面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接着一只大手扭开门伸了进来,手上拿着一条睡裙。 厉绝低沉的嗓音隔门而入:“如画,你是不是忘了拿睡裙?我给你找了一条,你待会儿将就穿吧。” 对啊,她刚刚进来得太急,真的忘了拿睡裙! 噢,还有,她竟然忘了关浴室的门,天啊,自己怎么这么粗心! 沈如画又惊又羞,赶紧伸手接过睡裙,随手摆放在浴缸旁边,并顺手将门反锁上。 轻吁了一口气,这才回到浴缸里。 但她不敢再慢吞吞地洗澡了,赶紧几下洗好,从浴缸里出来时,忽然又发现不对劲了。 糟糕!厉绝只给了她睡裙,没有贴身衣物! 怎么办?难道真要空着走出去? 沈如画皱了皱眉头,心想只有一个办法了。 “咳咳,”她忸怩地清了清嗓子,轻声唤道:“厉绝,那个……” “什么事?”男人的声音就出现在浴室门外。 她心头一惊。 他竟然还一直等在浴室门口。 心里一阵哀嚎…… 她开始怀疑,浴室门口的那个男人是不是故意的?但也不对,是她自己先忘了拿换洗衣物的,也不能赖在他身上…… 哎呀,不管了! 沈如画红着脸,厚着脸皮,说道:“那个,呃,你,你少拿了衣服。” “里面就不必穿了,出来吧。”厉绝沉沉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 轰! 沈如画的脸又被炸得通红了。 这次她敢肯定,他一定是故意的! 万般无奈下,她只得穿上睡裙,赤足走出浴室,看到含笑注视着她的厉绝后,她恼羞成怒,抬手就捶了他的肩膀一拳。 厉绝以笑回应她,并及时地拿出吹风机来,“好啦,先把头发吹干吧,免得感冒了。” “噢,好。”沈如画红了脸。 好吧,看在他今晚温柔又体贴的份上,她就不计较他的恶作剧了。 她开始吹头发。 说实话,那睡裙并不太合身,略显宽大,领口处微微斜着,露出白皙滑腻的颈脖,和削薄好看的锁骨。 她一边吹头发,一边拂动发丝,时而拉一下衣服领口,并不是刻意的,但画面依旧撩人。 她原本就生得娇小,腰肢纤细,手臂抬起时也抬高了睡裙的腰线,睡裙在身前隆起又在纽扣处系紧,身形很是曼妙,在这个夜色里有种恬静的魅惑。 她后背有一缕不听话的头发贴在中央,蜿蜒在秀丽的及顾上,吹风机吹左边时,它躲到右边,吹右边时,它又躲到左边,她怎么都吹不到那一缕乌黑。 而在手臂和身体无意扭转间,女人的柔软在遮遮掩掩下若隐若现,很是挑动厉绝的视觉神经。 几乎是一刹那,行随心动,他就已经站到了她身后。 “我帮你吹吧。”他说。 “可是你受了伤……” “不碍事。” 说着,他已经从她手里拿过吹风机,开始替她吹头发。 一开始他的的确确是认真地替她吹头发,她能感觉到他的大手轻柔小心地游走在她的发丝间。 但渐渐地,就不同了,她感觉到有一股炙热的视线定焦在她耳后。 直到男人放下了手中的吹风机,将她紧紧地拥在了怀里,她知道,那一刻要到了。 沈如画轻轻地合上了眼睛…… 她被抱起,双脚离地,几秒后,后背贴上柔软的床垫。 “如画,”醇厚带着醉人的声音响起,厉绝沉重的身躯覆上她的,他哑着声音说,“睁开眼看着我。” 他要她记住,他是她的男人! 一双清澈如水的美眸,带着几分羞怯,缓缓睁开。 “如画……”他呢喃着。 两个人四目相对,注视片刻。 厉绝动情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捕捉住她的红唇,这一次不再像刚才那样蜻蜓点水了,而是深深的缠绵。 她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浅浅地回应着他,直至最后完全溺毙在他的深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