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28章 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第二天,沈如画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如果不是外面的阳光透过窗帘照晒了进来,或许,她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浑身上下难受极了,酸痛难当,就连翻个身都觉得难受…… 她是被火车碾过了吗?还是被人用棒槌敲过了?怎么会痛得这么厉害啊? 下意识地皱了皱眉,揉着太阳穴,动了动身体,隐隐的酸痛感传来,顿时觉得身体就像散了架一样。 紧接着传来的,便是双*腿间隐隐的痛意。 等等,这种痛…… 沈如画倏然睁大了眼,瞪着天花板。 对了,这里是酒店! 下一秒,她下意识地扭头,却发现身边空荡荡的。 厉绝他人呢? 她腾地一下子半坐起身来,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她雪白的肌肤,凉嗖嗖的。 下意识地低垂脑袋看去,发现自己不着寸缕,沈如画低呼了一声,连忙扯回了被子把自己紧紧地包住。 对了,昨晚她在房间等到深夜,后来秦卫带她去了一栋别墅里,然后漫天烟火下,厉绝出现了,他和她在烟火变成的雨幕下深情相拥…… 再之后,她发现他受了伤。 她扶着他回到酒店,他缠着她,要她帮他洗澡,她担心他,不忍心,就帮他搓背洗澡,再之后…… 脸蛋儿,刷地一下子就变得绯红一片。 是了,昨天晚上,她和厉绝在一起了,是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了,她心甘情愿地成为了他的女人…… 那些羞人的画面全都浮现在脑海里,沈如画的脸颊再次发烫起来,她双手捧住自己的脸颊,但久久都褪不去脸上的热度。 突然想起什么,她小心翼翼地,偷偷地掀开被子的一角,果然看到自己雪白的肌肤上全是吻痕,霎时脸颊变得更红。 “天啊!这下子,我要怎么出去见人?!”她哀嚎道。 昨天晚上,情到深处,他疯狂索取,让她差点无法承受。 他就像被饿了一百年的狼一样,恨不得把她拆骨入腹,对她的渴望深切到让她在迷迷糊糊坐于云端之上,却还带着不解。 男人对一个女人有着深深的渴望时,是因为他深爱着那个女人。 那么,这样是不是意味着,他真的很爱很爱她? 心里的甜蜜一点点加深,她快被这份幸福感给溺毙了……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打算起来换身衣服,然后下楼去吃早饭。 刚下床,男人的声音从外面客厅里传来:“你醒了?” 沈如画动作一顿,眨了眨眼。 总统套房的门没开,他就出现在客厅里,也就是说刚才他一直在外面的客厅? 只见厉绝带着温柔的笑容,一边笑着,一边向她过来。 他已经洗过澡,也已经着装完毕,昨晚上的颠鸾倒凤,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疲惫的痕迹。 无疑,他是一个精力旺盛的男人,也是一个自控能力特别强的男人。 沈如画微微脸红,佯装不在意地问道:“你还在?” 她以为他早就下楼去了,旋即想起什么,嗔怪道,“既然你没走,为什么没叫醒我?” “你睡得太沉,我不忍心叫醒你。”厉绝在床前坐下,深邃的黑眸瞅着她,浅笑地说着话,满眼都是对她的宠*溺。 “那也不能让我睡到日上三竿啊。” 她红着脸说,避开厉绝凑过来的俊脸,他温热带着压迫的气息喷洒在她娇俏的脸上,迫使她不敢正眼看他。 厉绝乐了,轻捏住她的下巴,故意逗她:“沈如画,都跟我身心为一了,你还害羞?” 身心合一…… 轰—— 刷地,沈如画的脸更是红得像是蒸熟了的虾子,她猛推开他,嗔了一句:“讨厌!” 这男人就是这么恶趣味,明知道她很害羞,他还要故意逗她,太可恶了! 她受不了他炙热的目光,赶紧别开脸,并推开他,说:“现在几点了,我们什么时候的飞机回C城?” “这么着急回去做什么?时间还早得很,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多待一会儿?” 厉绝轻而易举地捉住她推开他的手,身子一压,顺势就把她压回了床上。 “好重呀!厉绝,你快起来!”沈如画低叫着,脸上如同火烧云。 “我不起来,再抱会儿。” 他低低地,温柔地,忽然幽幽地道歉道:“对不起。” 她撇了撇嘴,无端端的,向她道什么歉? “对不起,昨天晚上弄痛你了,还把你累坏了,害你到凌晨才睡。”厉绝环抱住她的纤腰,故意坏心眼地说着,还故意坏心眼地眨着黑眸瞅着她。 虽然是故意逗她,但道歉却是真心实意的。 昨晚她是第一次,他本该温柔地对她,可他却情不自禁,难以自持,难免疯狂了一些。 他狠狠地压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她呜呜咽咽地哼着,像极了一只小猫咪,他才发现她哭了。 他只好一遍遍地哄着她,好不容易地,她哭泣的声音明显小了许多,他才拥着她共赴云端之巅…… 现在想来,真是他太过了。 厉绝觉得有些心疼,抬手轻轻抚摸上她的额头,任凭那一份柔嫩的触感,缓缓地滑过他的心头。 他深邃的眸子,亲昵的视线,都让沈如画羞得全身热了起来,整个人身子也迅速粉红起来,哪怕那光洁白嫩的额头也不例外! 正要避开他,去往洗手间,忽然脚下一空,人又被厉绝抱了起来。 “喂,厉绝,你要干什么?”她惊呼出声。 他抱着她一转,她只觉得晕头转向的,然后又是躺回了卧室里的大床上。 继而,他压向她,还把她双手捉住压在她的身侧。 不难看出来,他心里又在打什么主意,沈如画如临大敌,慌忙起身。 但皓腕被他紧紧捉住,瞬间又被他拽回怀里。 他温和的眼眸变得有几分的深沉,她想别开视线,但双眼似乎被他定住了一般,不能偏,不能移,直直地和他对视。 两秒后,他定定地凝着她,说:“沈如画,你是我的女人。从今天起,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