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昨晚上还真是辛苦你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29章 昨晚上还真是辛苦你了

她是他的女人,他自然希望把这世上最好的给她,让她快乐、幸福…… “我知道啦,其实现在的我,已经感到很幸福了。”沈如画失笑地应着,但因为他这些话,心里还是十分感动。 这个男人呀,总是在不经意间,对她说出窝心的话来。 他一定是这世上最会说情话的男人了…… 看到沈如画的脸羞红不已,厉绝忍不住凑上唇瓣,贪婪又不失柔情地触吻着她的脸颊,还有她柔嫩的唇瓣…… “放开我啦。”沈如画的声音忽然间变得软软的。 “丫头,我又饿了,怎么办?”厉绝的吻移到了她的脖子上,沿着昨天晚上留下的吻痕吻着,让吻痕更深一层。 “厉绝,别闹了。”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沈如画连忙挣脱他手的桎梏,推着他如山一般沉的身躯。 这个时候了,她可不想再被他榨一次,否则就真的要睡到傍晚了。 这家伙存心让她见不得人吗?还真打算不回C城了? 厉绝又捉住她的手,不让她推着自己,唇上的动作不曾停止过。 忽然,咕噜噜的声响从沈如画的肚子发出。 她脸色一窘,不好意思地看着厉绝,支吾道:“我,我饿了……” 平时七点半就起来吃早餐了,现在都十点多钟了,肚子不饿才怪呢。 虽然抗议声不大,厉绝还是听到了,他立即停止了动作,居高临下地,灼灼地看着沈如画,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敢笑!我是真的很饿啦!”沈如画略略地喘息着嗔怒道。 他的吻总是带着一股疯狂,让她随着他的吻而变得疯狂,然后和他一起沉沦。 考虑时间真的不早了,而且她说了肚子饿了,厉绝这才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沈如画。 “我帮你拿衣服。”说完就向衣柜走去。 穿戴整齐后,又等沈如画洗刷完毕,厉绝这才拉着她的手,走出总统套房。 刚走出来没几步,秦卫就从电梯间里出来了,看见春风得意的厉绝,秦卫眉毛一扬:“厉少,沈小姐,早啊。” 不知怎的,沈如画听着秦卫那声‘早’,似乎带了那么一丁点戏谑的声音。 都快中午了,还说早?明明是在逗她嘛。 她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烧得厉害。 而此时,厉绝紧紧地牵着她的手,若是在平时,通常有外人在场,他还是多多少少有些顾忌着她的面子,没有表现出特别亲昵的一面。 可今天不同,见到了秦卫,他不但不松手,还把她的手拽得牢牢地。 那表情,得意不说,甚至还带了些炫耀的意思。 秦卫假装没看见,又说:“厉少,楼下自助餐厅里已经安排好了,就等您和沈小姐过去吃早饭了。” 厉绝懒洋洋地嗯了一声,忽然又想起什么,叮嘱了一句:“去吩咐一下餐厅,让他们准备一盅山药枸杞汤过来。” “好的。” 旁边的沈如画脸色一红,有种被人撞破的羞窘。 她气恼地回头瞪他。 这男人,真是不害臊,干嘛多事叮嘱这么一句?这下可好,傻子都知道昨晚上她跟他做了什么事儿了! 厉绝还真是不知道害臊这一说,竟回头朝她扬了扬眉,解释:“山药枸杞汤有滋阴补阳的效果,待会儿你多喝点儿。” “……” 秦卫似乎笑了:“那我待会儿让餐厅多做点儿,厉少也可以喝一盅补补身子。” “……” 沈如画的脸顿时火辣辣的,低埋着头,双手纠结着,恨不得把自己缩小成谁都看不见的一小团。 秦卫将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替沈如画啧啧感叹一番。 沈小姐啊,昨晚上还真是辛苦你了,二十八年的处**男啊! 电梯抵达餐厅所在的楼层,梯门打开后,沈如画逃一般疾步走开,然后飞快地跑去了餐区,装作十分认真仔细挑选食物的样子。 厉绝好笑地凝着她。 此时此刻她穿着一套浅粉色的小洋装,但看在厉绝眼里,想到的却是昨晚真真实实见过的柔美曲线,玲珑身段,轻而易举地再次撩拨得他心头一阵燥热。 噢…… 她属于他,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沈如画正往盘子里夹东西呢,感觉到厉绝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身后。 “你不饿吗?”她问。 他很仔细地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以便最精准的表达自己此刻的感觉。 “我发现,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会有种越来越饿,永远都吃不饱的感觉。” 沈如画:“……” 吃过饭后,秦卫调来了保姆车。 沈如画知道,是该回C城的时候了,这一趟出游,她和厉绝已经出来了两天两夜,比原计划多待了一个晚上。 这期间也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小插曲,譬如顾墨琛和莫浅浅,譬如苏薇…… 而她和厉绝的关系也发生了实质性的转变,以后,或许还有更多未知的事情等待着她。 但,心里不再像之前那般彷徨不安了,因为有厉绝在,那种柔软的、蜜糖般的幸福感,在胸中泛滥开去。 ……………… 两个小时后。 沈如画坐着厉绝的保时捷,抵达了沈宅。 两个人刚下车,还没走到身在门口,赵晨枫也刚好从自家门前走出来,三个人在大街上打了个照面。 赵晨枫脸色一怔,但旋即,泰然自若地走向前来:“如画,你回来了?我听说你去了B市?” 他听说了?是……姐姐天音告诉他的? 沈如画点点头,应道:“是的,去玩了几天。” 厉绝刚刚还笑容满面,但在看到赵晨枫之后,瞬间就恢复了以往的淡冷,锐利的鹰眸盯着他,沉冷说道:“如画,我们该进去了,伯父一定等久了。” “哦。” 沈如画乖顺地点点头,朝赵晨枫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赵晨枫远远地站着没有动,却眼尖地捕捉到沈如画脖子上那几处遮掩不住的吻痕…… 顿时,脸上的笑意僵掉。 眼眸深处掠过了一抹痛意,随即他越过了二人,继续往街道另一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