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我的女人,有我疼就行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32章 我的女人,有我疼就行了

秦卫正好从一楼大厅里迎出来,脸色显得有些慌。 这样的表情在一向沉稳的秦卫脸上是很少看见的,厉绝不禁蹙紧了眉头。 “秦卫,出了什么事?” 秦卫神色凝重,微微躬身,说道:“厉总,不好了,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流言,说苏薇苏小姐要从厉氏撤资,今早在公司内部传开了。如果封锁不及时,只怕会传到媒体口中。” “想尽一切办法,务必封锁消息。” “好的,厉总。不过——” 秦卫微微一沉眉,欲言又止。 厉绝脚步一顿:“不过什么?” “苏小姐一大早就在您的办公室里等着了。” “一大早?” 厉绝第一个反应就是皱起了眉头。 “怎么不拦着她?” 自从得知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跟去了B市,并偷偷对顾墨琛的两匹马动了手脚,险些害了莫浅浅,又害了沈如画,厉绝对苏薇就更加防备了。 秦卫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抱歉,厉总,我到公司的时候,苏小姐已经等着了。” “这么早?” 想到今早出现的流言,再联想到苏薇的举动,不难猜测,她打的什么主意。 也罢,依照苏薇的脾气,拦她也是拦不住的。 何况在B市的时候,他和苏薇算是摊牌了,既然如此,他也料到会有这一刻的到来。 思及此,厉绝轻轻一哂。 他挥了挥手,信步往一楼直达顶楼的电梯间走去。 来到顶层总裁办公室,他推开门,果然见到里面一身红装的苏薇。 她端坐在沙发上,听见声响,忙抬头问道:“阿绝,你的伤怎么样了?” 她站起身来,从面上看,倒是没有丝毫的不悦。 似乎在B市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而她,依然是那个关心厉绝的苏薇。 “嗯,我没事。”厉绝疏远地点点头,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苏薇探过去的手僵住,良久才收回来。 这时的她,才显出几分尴尬,“昨晚我和爸爸聊天,他说你在新加坡争取的那个房地产项目,之前当地政府曾和他打过交道。” “对方想要找他负责一个国际案子,但他嫌麻烦,就没接。我让爸爸去帮你定下这个项目,应该很简单就能搞定。” 既然打感情牌不成,那么,他们之间剩下的就只有利益了。 厉绝正要翻阅文件,闻言,动作一窒。 他抬头看向苏薇,神情阴鸷。 “苏薇,你知道我不喜欢裙带关系,我相信靠我厉氏的实力,拿下这个项目没有任何问题。” 苏薇奇怪地看着他:“厉绝,这没什么的。这是多么现实的世界啊,你怎么还那么傻呢?有关系不用,非要走弯路,何必呢?再说我不帮你帮谁,何况我们是合伙人……” 她一边说着,一边绕过宽大的办公桌,来到厉绝的身旁。 继而,她一边玩着他的领带,一边凑近他耳边,诱*惑轻语: “厉绝,你看,只要我一通电话,就能帮你完成你想做的事。可沈如画呢,她能帮你些什么?” 厉绝俊眸紧眯,扯开她揪住自己领带的手,说道:“我厉绝的女人,不需要替我做任何事,有我疼就行了。” 苏薇心口一窒,旋即,她冷着脸说:“你的意思是,厉氏对你来说,不如一个沈如画重要?” “苏薇,你今天来,就是想和我说这些的?” 厉绝不悦地起身,已经没有了耐心,似乎就要下逐客令了。 苏薇见他不为所动,也就恼了。 她一把拽住他的胳膊,问道:“阿绝,如果我说要从厉氏撤资呢,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她就不信,他有这个自信,为了一个女人,连厉氏都不要了。 苏薇的动作过大,牵动了厉绝手臂上的伤,致使他眉梢微微一动。 他卸下她的手臂,道:“苏薇,如果你执意要和我决裂,我也不勉强你。但,如果你是想借此要挟我,我想你错了。” 苏薇被逼上了梁山,气恼地从衣兜里拿出一个信封来,‘啪’地一声砸在办公桌上。 她呵斥道:“阿绝,这么多年来,我为了厉氏累死累活,没有一丁点的怨言。现在倒好,你功成名就了,就想甩了我苏薇是吗?那好,我辞职!这个合伙人我不干了!” 厉绝淡冷地看了一眼桌上的信封,只说了一句:“苏薇,你要辞职可以,想要撤资,也随你。但你可要想好了,真的要和我走到这一步吗?” “……” 苏薇脸色一白。 她抬头看着厉绝,他始终清淡地看着她,似乎她在想什么,是什么感觉,他一清二楚。 他的目光是平静无波的,把柔软都藏了去,他已经在用商场上的进退考量来分析和应对她了。 心底一沉,苏薇知道,这一次过招,自己又输了。 苏薇的唇在抖,手在抖,全身都在抖。 可最后,她不得不伸手拿回了辞职信,忿忿地踩着高跟鞋,羞愧地逃出办公室去。 她出去时,秦卫刚好要进来,两人擦肩而过。 发现她脸色不对劲,秦卫走进办公室问道:“厉总,苏小姐她……” “让她去,她迟早会想通的。” “可是,她会不会对厉氏还有沈小姐……” 厉绝挥了挥手,打断道:“我自有应对办法。” 秦卫默了默,不再说话,将两份文件递上去后,再安静地退了出来。 ……………… 苏薇离开厉氏大厦之后,越想越气,正好有朋友打来电话约她喝茶。 打来电话的是苏薇的一名女性朋友,名叫安琪,是娱乐圈里还挺有名气的当红小花。 苏薇曾经帮她处理过法律纠纷,两人一来二往就熟络了。 苏薇此时正在气头上,原本想着靠自己在公司的地位,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威慑力。 谁知,厉绝根本就不领情,现在无论是公还是私,他对她都很薄情了。 甚至,她假意提出要辞职,要从厉氏撤资,他居然没有一点挽留的意思! 还反问她,真的要走到跟他决裂的那一步? 她气得肺都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