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诡异的恐吓信【上】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34章 诡异的恐吓信【上】

之后,她又将辞职信也亮了出来。 “喏,你看看,我连辞职信都写了,厉绝竟然说,你要辞职就辞职,就算你拿辞职要挟我,我也不会和沈如画分手。” 说到这里,苏薇叹了口气。 “他还说,我厉绝喜欢的女人不需要为我做任何事,有我疼就行了。哎,都怪我太能干,我一心只想做个贤内助,谁知道他根本不稀罕。他稀罕的,是那种娇滴滴的柔弱小女生。” 这番话果然得到了安琪的不满和同情。 安琪心想,看来厉绝对这个叫做沈如画的小女生,真是宠爱得无法无边了。 其实,厉绝喜欢谁,这本身倒是与她没有直接关系。 但是为了摘得厉氏下一季代言人这个桂冠,那就另当别论了。 厉氏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集团,每一次的代言人,都由最当红的明星担当。 就算是那么几个新人当上幸运儿,但只要被选做厉氏的代言人,不仅能赚得盆满钵满,还能红透半边天。 有媒体还戏称,厉氏除了是最慷慨的广告商外,还是明星打造商。 只可惜厉绝一向不近女色,他要是个好色的主儿,安琪恐怕早就用尽手段扑上去了。 现在,她只能把所有赌注都压在苏薇身上,又是送她LV的包,又是送她卡地亚手表的。 粗略算一算,这几个月都耗去她好几十万了,这要是苏薇跟厉绝真的闹掰了,那她投资的那些东西不就是打了个水漂吗?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她也得帮苏薇这个忙。 “苏薇,你仔细跟我说说,这个沈如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 安琪很想知道,苏薇到底是如何失败的,如何被沈如画打倒的。 都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眼下,这个叫沈如画的女孩儿,就是她和苏薇共同的敌人! 苏薇又叫来了几瓶酒,倒了满满一大杯,很快就喝了个精光。 她的酒量比安琪好了几倍,就算喝光这几瓶酒,最多也就半醉。 安琪听完苏薇的话后,一阵摇头: “哎,苏薇,你这是被一个小丫头给耍了啊,她就是故意在厉绝面前示弱,你越强,她越要弱,像厉绝那样清傲的男人,喜欢的就是小白莲花儿啊。现在的男人啊,不喜欢女强人了。” 这番话听在苏薇耳朵里,那叫一个气。 但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问:“安琪,那依你看,我该怎么做?” “这个嘛……”脑子飞速转了转,一个妩媚的挑眉,安琪附耳到苏薇身边,出了个主意。 苏薇仔细听后,唇边逸出一抹笑容来。 这个安琪,别看她只是个小明星,但脑子确实好用。 思及此,她点头说:“就按你说的去做,不过这件事我不方便出手,因为厉绝知道我跟你走得近。”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知道,是你拜托我帮的忙。” “安琪,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等事成之后,我苏薇绝对好不了你的好处。” 安琪笑得花枝乱颤:“哎唷,瞧你说的,我们俩是什么关系,你还跟我客气?我安琪就是真心拿你当朋友,要是别人,我才懒得管这些闲事儿呢。” 苏薇笑了笑,心里却是轻轻一哂。 两个女人各怀心思,又聊了一会儿,安琪说自己还有戏要拍,不能久待,于是叫了一辆计程车离开。 苏薇也没有阻拦她,还是坐在原处,看着她匆匆离去,得意地替自己倒了一杯酒,慢腾腾地喝着,眼里全是狠辣。 安琪说了那么多,倒是有一句说对了。 她确实是太强硬了,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一切的事情都交给安琪去做,而她只安心做幕后的那个人。 她敢保证,从今天起,她一定会把沈如画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 第二天,一大清早。 原本安静的宅院里,忽然划破一道女人尖利的惊呼声: “天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刘婶,这是你弄得吗?赶紧扔出去!爸,妈,你们都来看看啊!” 只要是沈宅的人,都听出来了,那是沈天音的声音。 她刚玩了一个通宵,一回来,就被院子里的某样东西吓得花容失色。 管家慌里慌张地跑出来,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也是大吃了一惊,“啊——” 一连退后了好几步,险些绊倒在地。 只见那是一只死得很惨的黑猫,被人剖了肚子,五腹六脏都掉了出来,看着既可怜又残忍。 之后,沈云道和江雪陆陆续续从主屋和别院里出来,也都纷纷看见了院子里的脏东西。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谁杀了这只黑猫,还抛尸在我们家宅子里的?”江雪的脸色都吓白了。 “管家,昨晚上你最晚睡,有看见这东西在这里吗?”沈云道蹙着眉头问。 管家刘婶被吓蒙了,什么都没听到,是旁边沈天音拽了她的手肘,她才回过神来。 “回先生的话,我昨晚上的确是最晚睡,我记得……我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可那时候我巡夜,并没有发现这个东西啊。” 刘婶一边回忆,一边推测道:“我想,一定是有人在我睡了之后,把这脏东西丢这儿的。” “什么人这么缺德,竟然这么残忍,最坏的是还把这么个脏东西丢在我们院子里,太缺德了!” 沈如画下楼来时,正好看见院子里闹嚷嚷的。 正想看个究竟,一旁小琪将她拽住:“二小姐,你还是不要过去了,有人丢了一只死猫在院子里,好恶心的。” “死猫?”沈如画皱了皱眉,“怎么会有人丢只死猫在我们家院子里?” “不知道啊,先生正在问刘婶。”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沈天音咋咋呼呼地喊了一声:“耶,快看这里有封没有署名的信封。” 说着,她已经打开了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封信来。 现在这个年代早已进入网络信息化时代了,还有谁写信?更何况还是没有署名的信? 沈云道意识到不对劲,出声道:“快拿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