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诡异的恐吓信【下】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35章 诡异的恐吓信【下】

但沈天音的动作很快,还没经过他的允许,就已经打开了信封,抽出了信。 那封信显然不同一般,不是手写的,上面所有的文字,都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字拼凑而成。 沈天音拿着那封信,念道:“沈如画,这是警告,你要敢再缠着厉绝,下次死的可就不是一只猫……天啊,如画,这完全就是一封恐吓信呀!” 众人大吃一惊,纷纷惊愕地看向沈如画。 沈如画也吓傻了。 她忍不住好奇走出主屋来,正好一眼看见了地面上的恐怖景象,也恰好听到沈天音念出的这封信…… “哎呀,如画,你这是和谁结了这么大的怨啊?竟然使出这种阴招,吓死人了!”江雪夸张地说道。 沈诺听见喧闹声,从别院里出来,“爸爸,妈妈,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江雪听见沈诺出来了,赶紧将他拦下来,并蒙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看院子里那只死猫的惨状。 而此时,沈如画吓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还是沈云道反应快,叮嘱道:“刘婶,赶紧让人将院子里的死猫弄走,不要吓着大家!” “好的,先生,我这就去。” 言毕,沈云道又瞪向江雪:“还杵在这里看什么热闹?还不赶紧把阿诺带回去,免得他看了,晚上做噩梦。” 不说还好,这一说,更勾起了沈诺的好奇心,拼命挣脱江雪的手,想要看个究竟。 “老爸,老妈,看见什么了会做噩梦?让我看看嘛。” “小孩子凑什么热闹。走,赶紧回去吃早饭了,你还要上学呢!” 江雪低斥了一声,硬拽着沈诺的手,往别院走去。 院子里的其他人都呆怔着,就管家也吓得不轻,她叫来打扫院子的老园丁,帮忙将那只死猫收拾干净。 待一切都收拾妥当,沈云道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挥了挥手,说道:“都别乱想了,很可能是有人恶作剧。” 沈天音脸上全是幸灾乐祸的冷笑: “恶作剧?恐怕没这么简单吧?人家都指名道姓要如画别缠着厉绝,我看啊,是如画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人家找到家里来报复了。” “得罪?”小琪替沈如画着急,“二小姐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什么得罪不得罪的?” 沈天音嗤了一声:“厉绝是全C城女人都想嫁的男人,现在如画是他女朋友,那不就等于是得罪了全C城的女人?” “这也不至于吧?至于用这种阴损的招数吗?” “厉绝可不是一般的男人,就连那个苏薇都想嫁给他呢。” 提起苏薇,沈天音眉梢一挑:“对了,会不会是苏薇啊?” “苏薇?” “……”沈如画心里咯噔一跳。 沈天音见状撇了撇嘴,心想你活该,谁让你这么好命,被厉绝看上了,现在好了,麻烦找上门来了吧。 小琪担心得很,提议道:“二小姐,要不要跟厉先生说一声?让他派个人过来查一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找厉绝? 沈如画皱眉仔细想了想。 据她所知,厉氏和顾氏刚刚达成合作意向,后续一系列事宜还很多,也就是说,这段时间他会很忙。 只是院子里被人丢了一只死猫,就要去惊扰他,这可不是身为女朋友该做的事。 沈如画摇摇头说:“算了,就不麻烦他了。” “可是……” 小琪还要再说什么,却被一旁的沈云道制止:“就听如画的吧。” 挥了挥手,他又叮嘱:“如画,你也不要掉以轻心,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很诡异,你要提高警觉。待会儿我会找一家安保公司,把宅子附近的监控摄像头都检查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可疑的人。” 沈如画点点头,“好的,爸,我会小心的。” 两个小时后,沈云道果然找了人回来检查监控摄像头。 查了之后,发现前后院总共四个摄像头,竟然有两个都是坏的。 后院的摄像头并没有拍到什么可疑人,倒是前院的摄像头在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拍到几个鬼鬼祟祟的黑影。 画面虽然模糊,但隐约能看出来,那是几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一身杀马特的打扮,手里提着一个口袋。 而那只死猫,就是被他们从口袋里逃出,再随手丢弃在院子里。 画面实在是太残忍,就连沈云道和老园丁都看不下去了。 老园丁别开脸,皱眉说:“看来,就是一群小混混的恶作剧。” “可那封信又怎么解释?信上还提到了如画和厉绝的名字……我看,事情好像不那么简单。”沈云道蹙眉低忖。 “或许就像大小姐说的那样,是有人妒忌二小姐跟厉绝先生在一起,所以故意使出这么一个阴招,想吓唬吓唬二小姐。” “不行,我看还是去警局备个案比较好。” 沈云道揉了揉眉心,神情看起来似乎很疲惫。 老园丁担心地道:“先生,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不是最近为了纺织厂的事情,太操劳了?” “我没事。” 沈云道摆了摆手,又叮嘱,“这件事先别告诉其他人,我不想让孩子们担心。” “可……天音小姐和如画小姐她们问起来,我怎么回答?” 沈云道沉吟片刻,说:“就说是几个不懂事的小混混搞的恶作剧好了。对了,今晚我有应酬,家里就麻烦你和刘婶照看着了。” “先生,您又要加班啊?可要保重身体啊。” “我没事,咳咳咳——” 看着沈云道匆匆忙忙赶去警局的背影,老园丁担忧地摇了摇头。 ……………… C大校园内,一切都是独属校园的青春气息。 沈如画和裴佩并排走着,两个人的步伐都特别慢。 裴佩之所以走得慢,是因为最近迷上了一款手游,整天抱着手机玩得不亦乐乎。 而沈如画,则是因为家里的死猫事件,而忧心忡忡的,不光是走路心不在焉,就是上课和吃午饭,都没什么心思。 “艾玛,吸血姬暴击了五千多!” 裴佩一个激动就吼出声来,还差点儿掉下人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