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丫头,你应该学会依赖我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39章 丫头,你应该学会依赖我

沈如画不说话了。 然后,车内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冷不防,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伸来。 温柔中又夹着不容拒抗的力道,把沈如画的下巴挑了起来,她被动地看向眼前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 厉绝深深地看着她,神色缓和下来。 他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地在沈如画莹白如玉的俏脸上拂过,他的触摸让沈如画的心脏微微悸动起来。 俊脸靠得越来越近,眼前罩来了黑影,灼热暧昧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沈如画傻愣地瞪着杏眸。 当两片温厚的唇瓣触到她柔软的红唇时,她才反应过来,立即用力地推开了厉绝。 一张小脸腾地就红到了耳根,她本能地抬手捂着自己的唇,不悦地瞪着厉绝,低叫着:“阿标还在呢,你做什么!” 他怎么说吻就吻上了? 刚才不还在跟她生气,还在骂她吗? 这男人的脸,简直就是晴雨表,说变就变…… “我吻我的女人,还要得到别人的同意?” 阴腔怪调的声音,令沈如画一噎。 厉绝的眼神变得灼热而深沉,轻轻一搂,把她带进怀里。 他揉了揉她的短发,沉声说:“丫头,你应该学会依赖我,我说过我会保护好你的。” “我知道了。”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将脑袋窝进他的臂弯里。 “这还差不多。”厉绝轻勾了下唇,脸色稍霁。 忽然,沈如画又想起一件事来,她嗔怒道:“对了,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未婚妻了?” “你迟早也是要嫁给我的,我说你是你就是。” 他霸道的言语还真是叫她无言以对,但心里暖暖的,一整天发生的不愉快都被沈如画忘到了九霄云外。 厉绝忽然想起一件事,敛了神色,说: “对了,今早上有人在你家前院里丢死猫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会让阿标尽快查明情况。另外,今晚会派几个人过去守着沈宅,你大可放心,好生休息。” “嗯。”她点点头。 “不过,话说回来——”他突然话锋一转,凝着她的眉眼问道,“你觉得我今天来得及时吗?” “呃?挺及时的。”要不是他及时赶来,她可能已经跟教务处主任吵起来了,奖学金也铁定泡汤了。 不过,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总觉得他哪里怪怪的,尤其是他的眼神,看起来好像她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似的……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他说:“那既然如此,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儿奖励?譬如,今晚陪我……” “厉绝!你又在想什么了?混蛋!”她嗔怒一声,羞得脸颊绯红一片,还偷眼看了看前排的阿标,那副模样可爱得很。 厉绝笑起来:“呵呵,还能骂人,看来心情已经好多了。” 沈如画:“……” ……………… 真爱酒吧,某个隐蔽的小包厢内。 安琪和苏薇又碰面了,苏薇一直偏爱喝雪莉酒,但在安琪进来之后,让侍应生换来了一瓶拉菲。 她笑盈盈地举起杯子,说道:“来,为我们的初次胜利,干杯!” “干杯!” 小饮了两杯后,苏薇将杯子放下,眉眼都是笑意。 “安琪,真想不到,你还真有两把刷子,竟然想到雇佣粉丝去沈宅发恐吓信,并上网黑了沈如画的名声。 现在,只怕那个小丫头晚上都睡不着觉了吧。哼,这还只是个开始呢,以后有的是好戏等着她。” 安琪挑着眉,神色十分得意。 苏薇虽然打心里看不起安琪的这些小把戏,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她的这些伎俩确实有效。 用死猫吓唬沈如画,虽然不见得多有成效,但好歹能给她心里造成一点儿心理阴影。 让黑粉潜入在C大校园论坛网,诋毁了沈如画的名声,让她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学习中,日子都不那么好过。 光是这两点,就让苏薇心里解气了许多。 她不免更好奇了,“对了安琪,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啊?” “这个嘛——”安琪神秘一笑,一双骚狐狸般的眼睛微微眯紧,“接下来你就等着好戏上场吧。” ……………… 隔日,厉绝约了沈如画,原本打算亲自去学校接她,但她不愿意。 她的理由很简单,虽然校园论坛网上黑她的那张帖子已经被删掉了,学校也批准了她的奖学金,但同学们对她的误解还没有解除。 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还招人口舌。 所以,下课后,她就独自坐车去了厉氏大厦。 进了厉氏大厦的顶层后,她并没有直接上去找厉绝,而是先去了一趟洗手间。 刚进格子间没多久,就有两名女员工踩着高跟鞋进来了。 “听说了吗?我们厉总已经名草有主了,听说对方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呢。哎,真没想到,厉总竟然好这口。” “切,不过就是昙花一现。一个在校大学生,没背景没地位没身份,凭什么跟厉总在一起?就算在一起又能怎样,反正很快还不是会跟之前的那几位一样,被甩得很惨。” 沈如画正准备推门走出来,却忽然听见这么一句,顿时怔住。 外面,传来其中一名女员工惊奇怀疑的声音:“之前的几位?怎么,厉总还有别的女人?” “你以为呢,他那样的身份地位,身边怎么会一个女人都没有。这么跟你说吧,厉氏每一年找的代言人,为什么都会被媒体报道传绯闻?不说是捕风捉影吧,总之不会是空穴来风。” “这样啊,难怪都是被厉氏选中的新人做代言人,都会被捧红,原来是有厉总这个强大的后盾啊。” “废话,你以为呢。” 两个人七言八语地说完,就一前一后出了洗手间。 而最里面的哪一个格子间里,在洗手间完全安静后许久,才咔嗒一声响,被人从里面打开。 沈如画苍白着一张脸,从里面挪步走出来。 刚才的那两个人以为洗手间里没人,声音之大,没有半分的收敛,她就是捂着耳朵,也全都听见了。 厉总有过别的女人…… 沈如画的心脏,倏然揪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