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安小姐,请自重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41章 安小姐,请自重

“最受欢迎人气女星?” 厉绝冷冷一睨,随即笑了:“花钱买来的名号而已,不提也罢。” “……”安琪气得脸色发白。 又是‘叮’的一声,电梯停在了顶层。 梯门打开,厉绝没再看她,抬脚就往外面走。 谁知安琪的动作很快,跟着也追了出来,并一把抱住厉绝的胳膊。 “哎唷——”安琪惊呼一声。 她做出一副身体失去重心,向下跌去的模样,厉绝条件反射性地扶住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支撑住。 安琪借机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他,“厉总,你嫌我死缠烂打也好,嫌我不要脸也好,就请给我一个机会吧,求你了。” “安小姐,请自重。” 厉绝冷着脸扒开她的手臂,脸色比之前还要难看。 不远处,刚刚从总裁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沈如画,很不凑巧地看见了这一幕,不觉脚步一顿。 下一秒,她垂下头,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默默地转身离开。 厉绝朝阿标使了个眼神,阿标立刻心领神会,将安琪扶住,并说:“安小姐,请回吧。” 与其说是‘扶’,倒不如说是将她钳制住,以防万一她又来个偷袭。 厉绝丢了一个‘让她给我滚得越远越好’的眼神给阿标,转身朝办公室里走去。 一抬眸,就看见沈如画推门回办公室的背影。 他心头一紧,该死,她该不会是误会什么了吧? 只一秒的怔愣,厉绝就抬脚追了过去。 打开门后,发现偌大的办公室里没有沈如画的影子,他找了一圈,最后才在小套间的洗手间里,发现窝在马桶上的小女人。 她傻傻地坐在马桶盖上,神情恍惚。 看来刚才的事,她是看见了,也一定误会了。 “傻瓜,你窝在这里做什么?” 他走过去,一把将她拽了起来,然后将她拉向一旁。 沈如画微愕地抬眸看他。 厉绝急忙解释道:“那个女人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刚才的事情你看到多少听到多少,但是我必须跟你解释清楚。她来找我谈厉氏新一季代言人的事,被我PASS掉了,她觉得不甘心,就跟了上来,然后不小心……”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的,我听到了,也看到了。” 沈如画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微笑着打断他,然后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这里,这里,都可以证明你没有背着我做什么出轨的事。并且再次证明,你拒绝女人的方式真的很不温柔,哪怕是工作上的合作对象。” 厉绝舒了一口气,理了理她的发丝。 “是吗?那你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在这里做什么?” 她噎住。 旋即撇了撇嘴,小声嘟囔:“谁说我是闷闷不乐?我明明肚子痛好吗,我这是在酝酿……” 厉绝哭笑不得。 他伸手将她轻轻拥在怀中,脸庞贴着她柔顺的发丝,低哑着嗓音说:“其实,我很怕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忽然转身就走。” “……” 如果她不是亲眼看见安庆是怎样趔趄了一下,又是怎样抱住了厉绝的手臂,说不定她还真的会误会。 她撅了下嘴:“是我运气不好,刚好看见有人向你投怀送抱。” 厉绝忍俊不禁:“我喜欢你有话直说的样子。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别学那些狗血小说里的女主角装含蓄。” “嗯。”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顺势缠住他结实精健的腰际。 其实,沈如画很庆幸,幸亏刚才她亲眼看见了那一幕,让她更加了解厉绝心里在想什么。 如果她听信了那些女员工的闲言碎语,恐怕,她真的会误会厉绝了。 思及此,她抬起双臂,将厉绝的腰际抱得更紧了,她情不自禁地深深嗅着他的气息,然后闭上眼睛。 冷不丁地,听见厉绝问:“还有两个星期就到圣诞节了,你打算怎么过?” “圣诞节?”沈如画一愣。 呃,对啊,还有二十多天就到圣诞节了。 “我还没想好。”她摇摇头,“要不,你决定吧。” “那好,你只管安心应付期末考试,其他的我来操办。”厉绝笑着说。 圣诞节,唔…… 厉绝第一次觉得,这真是一个不错的节日。 譬如,像求婚这种事,就最适合在这个浪漫的节日去做…… 思及此,厉绝的嘴角弯起一抹浅淡而好看的弧度。 待厉绝收拾好了文件,两个人一起乘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库。 刚坐上车,沈如画随口问了一句:“对了,你待会儿带我去哪里吃大餐啊?” “去我家,我做给你吃。” “真的?”沈如画惊喜地道。 “嗯,我已经让赵伯把食材都准备好了,一会儿回去就可以做给你吃。” “太好了!” 心爱的男人要做饭给自己吃,沈如画当然很开心,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蜜罐里一样。 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堂堂厉氏总裁,怎么会白白做一顿大餐给她吃? 厉绝目光一折,看着她的眼神里除了含着深深的笑意,更多的是宠溺,渴望,和专注…… 沈如画在厉氏公馆吃了个餍足,从餐厅里出来后,她用手一个劲儿地抚着圆鼓鼓的肚子。 “啊,不行了,我吃得好撑。” 厉绝在她身边坐下,拉起她的手,按在腿上,漫不经心地问:“丫头,我这么辛苦为你做大餐,你有什么犒赏吗?” “你想要什么?” 隐约觉察出他话中有话,单看他眼神里的炙热,她就觉得脸颊发烫。 一个激灵,她赶紧说:“你辛苦了,要不我给你揉揉肩吧?” 正要爬起来,却被厉绝摁住双肩。 他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唇尖擦过她的唇尖,声音沉到幽谷,“我不喜欢敷衍,你的犒赏必须拿出全部诚意,懂吗?” “……” “看来,需要我给点儿明确提示。” 言毕,他用舌尖抵开她的唇,强势而入。 吻得天昏地暗,他的唇才离开她的唇,垂眸看着她。 “沈如画,你有多喜欢我?” “额?” 她被吻得头脑眩晕,哪里还有思考的能力,只是本能地回应着,样子呆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