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42章 ‘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

厉绝淡淡地勾唇,俊脸依然离她很近,垂眼直盯着她。 “喜欢我,就主动吻我一次试试。” “……”沈如画无语,这让她怎么回答? 厉绝突然靠过来,俯身,双手圈住沈如画,抬睫蹙眉道:“怎么,不愿意?” “不是。” “那你试试。” 这种事,他还真是不害臊。 心里虽然这也嗔怨着,但沈如画还是小小地,尝试性地凑上去,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印下一个吻。 原本只是想逗逗她,但没想到,她还真的有求必应。 厉绝恶趣味顿起,又说:“不够,再深点儿。” 再深点儿…… 她怎么觉得听着…… 绯红了整个脸颊,她又凑上唇,这一次学着他吻她的样子,在他的唇上稍稍用力地吮了一下。 正准备离开时,却反被他含住唇,这一次绵长的吻欲罢不能,到最后就被狠狠地压在了沙发上。 “厉绝,别这样,这里是客厅……” “那我们去卧室。” 他拦腰就要抱起她,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我的意思是,你今天工作了一天,还很辛苦的做了一顿大餐,你的力气应该已经……” “你质疑我的体力?很好,我现在就充分地向你证明,我的体力是否存在问题。” 说着,厉绝已经抱着沈如画上了楼梯,没几步就已经走进卧室,用腿踢上门,将她轻放在卧室的床上。 随即,欺身而下。 身体与她严丝合缝贴在一起,并秒速扯掉她的衣服。 沈如画想要抗拒,但他迷人的俊眸已经覆盖了下来,她根本没有一丁点儿反抗的机会…… 当厉绝第三次‘收拾’好沈如画,她已经累得精疲力竭。 抬起眼皮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正是晚上九点,想着父亲的门禁令,沈如画艰难地起身,准备去换上衣服。 谁知,某人又从后面贴了上来。 双手环住她的身体,声音慵懒惬意,愉悦如置身仙境,说道:“今晚就不要回去了,我待会儿亲自给你爸打个电话。” 她原本想要说不了,她必须回去,免得父亲担心。 无奈口干舌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见她坚持要起来,厉绝更贴紧她:“唔,你的反应让我很不满意,竟然急着要走?” “我……唔唔……” 还想说话,但男人的身躯重又压了下来,沈如画的话,被全数封缄在厉绝的口内。 ……………… 一整天了,沈如画都在烦恼同一件事,那就是——圣诞节就快到了,她该送厉绝什么礼物呢? 上一次已经画了一幅油画送他当生日礼物了,这次总不能又送他画吧? 到底该送他什么呢,这个问题还真是纠结啊…… 继而,脑海里盘旋起昨晚厉绝霸气强势的野蛮动作,以及他在她耳边喃喃低语,与她耳鬓厮磨的种种…… 果然有心爱的人陪着,就什么都不怕了。 哪怕是在昨天遭遇了一系列诡异的事件,但她依然觉得很幸福。 她觉得,她好像越来越依赖厉绝了,也越来越爱上他的霸道和强势,以及那独占欲极强的霸爱…… 沈如画心间涌上淡淡的蜜意。 唇角,也情不自禁的媚成一弯弧度…… 正思忖着,突然就听见身边的女人很突兀地唱起歌来。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小朋友的眼睛里,看见红的花呀看见绿的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 呃?这是…… 沈如画回过神来。 一扭头,就看见裴佩一脸嫌弃地看着她。 “裴佩,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沈如画被看得莫名其妙,轻轻推开了神经兮兮的裴佩。 哎了一声,裴佩夸张地摇摇头,感叹道: “原本,我还在担心厉大总裁跟女星安琪闹绯闻,你一定会回家哭鼻子,会心情不好,但看见你这副思‘春’相,我就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绯闻?什么绯闻?”沈如画蹙了蹙眉心。 “喏,就是这个。” 裴佩点开手机网页,实时搜索了一番,最后点开一个链接。 “就是这个,说是安琪的经纪公司正帮她积极洽谈厉氏新一季代言人的事宜,还说他们正在闹绯闻,不过我怀疑这只是炒作。” 沈如画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就是炒作,她没戏。” “为什么?最近,安琪挺火的耶。” “厉绝说她太Low。” “噗——” 裴佩没憋住,一下子笑出声来。 “你家厉大总裁还真是,这种损人的话都说得出来。好啦,既然这个绯闻是假的,我就不担心你了。不过话说回来——” 微微一顿,裴佩忽然伸手挑起沈如画的下巴,打趣道: “昨晚上的风花雪夜带劲不?你家厉大总裁那方面是不是很猛啊?还不快给我老实交待!” “你瞎说什么啊,什么风花雪夜,什么猛……哎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如画跟她装傻。 “你就跟我装吧!”裴佩嗤道。 知道裴佩在刨根究底这件事情上,是功夫超强的,沈如画立刻转移话题。 “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裴佩,你觉得我应该送什么礼物给厉绝呢?” “这个嘛,还得问你咯,你才是最了解厉大总裁的人,他喜欢什么,你应该最清楚啊。” 想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与其问别人,还不如问自己。 何况,准备礼物这种事情,重在用心,如果是别人替她出的主意,哪还有什么诚意? 说起圣诞节,裴佩就哭丧起脸来。 “如画,圣诞节你打算怎么过啊?话说,你可不可以抛弃厉大总裁陪陪我?不行的话,你们俩去哪里,就带上我好了,我一定会很安静很安静的,不打扰你们……” 沈如画白了她一眼,然后竖起食指摇了摇。 “知道吗?这世界上最无耻的东西,就是电灯泡。” “哼!你们俩整天腻在一起,也不嫌难受啊?重色轻友。” “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有异性没人性,本小姐今天心情不错,随便你怎么说。” 裴佩气结,作势就要横扫她的小蜂腰。 “好你个沈如画,看我的十八降龙神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