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躺着也中枪的厉绝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45章 躺着也中枪的厉绝

厉绝通宵加班,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直接睡在了办公室内的小套间里。 刚起来,秦卫就打来电话了。 睡眠不足,厉绝床气未褪,他星目半敛,几缕柔软发丝性感地趴在前额。 他随手把手机拿到耳边,口吻不逊:“秦卫,有什么事就直接来我办公室说吧,打什么电话。” “呃,厉少,那个……” “什么事支支吾吾的?”厉绝皱了皱眉,不悦地低斥了一声,“直接给我说!” “属下失职,今早出了一条和您有关的网络视频,现在已经在网上传疯了,您最好是看一看。” 厉绝左手揉了揉眉心,问道:“视频?什么视频?” “要不……我直接给您发过来吧。” 秦卫说完就挂了电话,很快敲了一条短信发过来。 厉绝打开手机一看,屏幕上立刻跳出来一条视频地址链接,显示的标题是——“疑似当红女星安某炫耀情事,却被当场戳穿,某大型集团总裁躺着中枪”。 他不假思索地点开,视频画面中的背景像是一家咖啡馆,两个女人正在说话,双方的脸都被打上了马赛克,声音也经过了处理。 尽管如此,但厉绝还是从身形和言谈举止上,一眼就认出来其中那个个子娇小的女人是沈如画。 而坐在她对面的那个女人,一副明星范儿。 尤其她的左肩上有一块形状和七彩凤蝶极其相似的刺青,当然那副超大款的墨镜,也十分惹眼。 旁边有数位网友的留言: ——右边那个肯定是安琪啦,你看看她肩膀上的刺青,去年百花奖颁奖典礼上,我就看见安琪肩上有这么一块刺青。 ——万一是有人炒作呢,打扮成她的样子也说不定啊。 ——这年头炒作自己的明星多得是,不是说她想签约厉氏下一季代言人吗?这个炒作对她很有利吧? ——我觉得是安琪,她手上拿着的那副超大款墨镜,是今年GUCCI新发行的限量版,国内就只有几个人有,其中一个就是安琪。 越往下看,厉绝的眉头蹙得更紧。 搞什么,安琪为什么见如画? 他蹙了蹙眉头,将音量调至最大,手机里立刻传来安琪的声音。 那是一句十分露骨的话:“沈小姐,你见过厉绝私底下最迷人的样子吗?” 闻言,厉绝的俊眉比之前蹙得还要更紧,脸色也立刻阴沉了下来。 薄唇紧抿,眉峰倒着竖立起来,手指关节因为他用力地紧握住手机而高高地突出起来,可以看出他很生气。 他好看的双唇好像被胶水粘住了一样,只有一条线横在两片唇瓣中间。 乌黑的眼珠里,迸射出一种像来自地狱撒旦一般冰冷的眸光,即使是在晨曦照耀下,依然冷得让人心颤。 可恶的安琪,竟然背地里跟他来这一招! 厉绝坚持把整个视频看完,确定沈如画没有因此而产生误会,并且还完美地‘击败’了对手安琪,他的心情也就没有那么糟糕了。 他退出视频讯息,立刻回拨给秦卫。 “秦卫,马上找人把这个视频网站给我封了,并且提出诉讼,他们敢在网上放出这段视频,我就让他们赔出血本!” 只可惜,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视频里找到如画的那个女人一定是安琪,否则,他一定不会让安琪有好果子吃。 不过,眼下最急切的是,先联系上那丫头…… 思及此,厉绝迅速拨通了沈如画的电话号码。 虽然,看似那丫头并没有因此而误会她,可他还是觉得不放心,想要亲耳确定,她没有因此多想,误会他,猜忌他。 电话那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他想了想,索性换了一件外套,直接走出总裁办公室。 秦卫刚好从电梯间里走出来,看见他出来了,颇有些吃惊。 “厉少,你这是要去哪里?待会儿的早会……” 厉绝懒得废话,径直进了电梯间,“我去C大,早会你替我看着就行了。” “可是厉少,我觉得你现在最好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厉绝就抛去一个瞪眼,“可是什么可是,我堂堂厉氏集团总裁,还不能缺席一次早会?” “呃,那倒不是,不过……” 厉绝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关了电梯间的门。 秦卫站在外面,右手还举在半空中,眼睁睁看着梯门闭合,他唉声叹气地摇头道:“哎,厉少,是你自己不听我把话说完啊,待会儿遇上什么事儿,我可救不了你。” 厉绝让阿标在楼下大厅外等着,这样他就可以直接把车开走了。 但没想到,他一来到楼下大厅时,就发现从身边走过的员工们,个个都莫名其妙地掩着嘴,像是窃笑着什么的样子。 搞什么?! 恰巧两名女员工从厉绝身边走过,听见其中一个说:“你看过昨晚上网上疯狂转播的那个视频了吗?女星安琪昨天跟人炫耀,说她上了我们厉总的床,结果被人戳穿是假的。” “真的假的?这种事情也敢拿出来撒谎,不嫌丢人啊?而且还被记者拍到?她是傻的吧?” “谁知道呢。诶,话说哦,好多同事因为看了那个视频,都在好奇厉总的屁股上到底有没有长胎记呢。” 厉绝脚步一顿,不禁黑线满额。 这帮人真是…… 他一个冷厉的眼神丢过去,顿时,大厅里一片寂静。 谁都不敢再对此事议论一句话,厉绝见大家安静了,这才转身朝门口走去。 此时,阿标已经调来了车子,他大步流星地坐上了驾驶室,砰的一声关掉车门。 下一秒,“轰——”地一声,车子如离弦之箭,朝学府大道驶去。 二十多分钟后,车子停在了C大艺术学院教学楼附近的一颗老黄角树下。 等了大约七八分钟,下课铃声响起,学生们陆陆续续从教学楼内走出来。 不一会儿,他就看见了沈如画的身影。 他掏出手机来,拨打她的电话号码。 “喂,厉绝?” 还好,听起来她的情绪似乎并不坏,厉绝松了一口气。 “我在你前面的那颗黄角树下,你过来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并滑下车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