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约会就像是在打游击战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46章 约会就像是在打游击战

刚下课,裴佩就挽住沈如画的胳膊,说:“如画,你今晚上有约了没?” “呃,暂时还没有。怎么了?” “太好了!”裴佩惊喜地道,“那你晚上陪我一起去参加联谊会吧!” “联谊会?”沈如画蹙了蹙眉。 耳边立刻回响起厉绝的约法三条,其中的一条就是——不许背着我单独约会别的男人! 她一个激灵,立刻摇摇头:“还是不要了,我可不想被某人误会。” 这个‘某人’,不用说也知道是指的谁。 “别啊,今晚上的联谊会,是我们C大和C城美术学院的联谊会,可不是一般的相亲会,可以说是一场学习交流会。” 裴佩开始发挥三寸不烂之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自从你和厉绝在一起后,你就天天跟他腻在一起,我们俩都好久没有一起出去玩了,这一次正好一起。你放心,要是有男生来找你搭讪,我替你挡着。” 仔细想一想,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和裴佩一起出去玩了,沈如画就点头答应了。 “行,我可以陪你去。不过事先说好了,我只去待半个小时就走。” “我知道啦。” “那我先给厉绝打个电话。” 沈如画一边往教学楼外走,一边掏出手机来,准备给厉绝打电话。 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就在这时候,厉绝也打来了电话:“我在你前面的那颗黄角树下,你过来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沈如画抬头看去,果然在前方十多米远处,看见了一辆熟悉的保时捷。 车窗已经滑下,里面露出男人一张如雕刻般俊逸的脸来。 “卧槽,说曹操曹操就到,你家男人简直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啊。”裴佩打趣地说。 沈如画俏脸一红:“他可能正好有事找我,我过去一下,你先去食堂吧。” 她朝裴佩挥了挥手,然后小跑步到保时捷旁,用最快的速度坐上了车,问厉绝:“你怎么过来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想你了,我旷工过来看看你。” “……”沈如画一噎。 这男人…… 自从和他在一起后,她越发觉得:什么冷酷霸道总裁,说起情话来真是一套一套的,这种反差,真是叫人又爱又恨。 沈如画不相信他只是来看看她的,猜测他八成是知道昨天她见过安琪的事情了,所以过来看看她有没有事。 跟恶趣味的男人在一起久了,也渐渐被同化,她忽然想要逗逗厉绝。 于是故意撇撇嘴,说道:“喔,你现在已经看见我了,那我下车咯。” 说完就作势要跳下车去,皓腕忽然一紧。 她嘴角微微翘起,忍不住偷笑,心头划过一抹窃喜的甜蜜。 两秒后才回过头去,对上的却是厉绝一双柔情浓得要烧起来的黑眸。 心脏骤然在胸腔里不受控制地突突乱蹦,几乎能听见它怦怦剧跳的声音,直觉想推开他却反被他紧紧抱住。 他身上异样好闻的味道源源不断地笼罩着她,偎在他怀里如此安心,无法形容的快乐感从他的唇轻柔传递到她唇间。 异常奇妙令她不知不觉合上眼,暖洋洋地整个人舒服得似要轻飘飘地融化了。 忽然,一阵异响传来。 “咚咚咚——” “有人……”她软喃。 “要专一……”他将她的喘息喂回她唇内,让她吞裹入腹。 “咚咚咚——” 闷闷的敲打声再次传来,沈如画意识回归,听出那是有人在敲车门。 “厉,厉绝,真的有人……” “说了要专一,乖……” 然而,下一秒有人吹响了哨子,这声音比敲车门声要响亮刺耳了许多。 两人触电般分开。 沈如画一张俏脸已经红透了,而厉绝的耳廓处也出现了淡淡的粉色。 不过,他一向道行高,刚刚还是一副恶狼形象,这会儿只稍稍整理了衣衫,就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了。 那样子转变之快,沈如画都替他脸红。 他滑下车窗,看见窗外是个保安模样的人站着,就问:“有事么?” “先生,这里不能停车,没看见吗?麻烦请将车开走,要么就是停到规定的露天车场里,谢谢配合。” 保安说完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厉绝,又看了一眼面红耳赤的沈如画,说道: “咳咳,那个什么……我建议你们下一次还是去那边的情人坡吧,那地方是C大公认的情人约会的地方。在这边教学楼前约会的话,其实也让我们很为难。” 轰地一下,沈如画整张脸已经红得像极了煮熟的虾子。 就连厉绝也是略显尴尬:“好,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就走。” 他很快将车子开去了情人坡,这个时间点正好是中午,并没有多少情侣约会,倒也清净。 见再无人打扰,沈如画轻吁了一口气。 “好险好险,以后我才不要在学校约会呢,感觉就像是在打游击战,吓死我了!” 她扭头看向罪魁祸首,“对了,厉绝,你今天来到底是做什么啊?” 厉绝敛了神色,很认真地盯着她,问道:“昨天安琪找你了吧?” “你知道了?”沈如画一愣,没想到厉绝这么快就知道了。 “废话!” 厉绝咬牙切齿地说: “你和安琪对话的视频被人偷*拍了下来,并被放到了网站上,昨晚被疯狂转播。害得我一大早,就被全公司的女员工当做讨论的对象,猜测我屁股上到底有没有长一块丑陋的胎记!” 说起这件事来,他就有些恼。 他辛辛苦苦经营多年的公司领头人形象,竟然被‘一块丑陋的胎记’给破坏了,这该死的丫头! “呵呵,我也是没办法嘛。” 沈如画讪讪地笑了笑,小声嘟囔道:“你也不想看见我被安琪欺负吧?所以我才故意讹她,谁知道被人偷拍了视频……” “你应该庆幸,那个记者还算有良心,把你的脸打上了马赛克,要不然!哼哼!”厉绝冷冷地嗤了一声。 沈如画点点头。 或许当时真是被安琪刺激了,她竟然语出惊人,说厉绝屁股上长了一块丑陋的胎记。 现在想想,如果厉绝的屁股上真的长了一块丑陋的胎记,好像很滑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