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厉绝也在这里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47章 厉绝也在这里

越想越觉得好笑,她竟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沈如画,你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厉绝阴沉着脸问道,其实已经把她的心思猜到了七八分。 “呵呵,没,没什么。” “没什么?”他话音一挑,俊眉扬起。 “真的没什么,我什么都没想啦。” 他轻蹙眉头,阴腔怪调地问:“你该不会是在想,如果我屁股上真的长了一块丑陋的胎记,会是什么样子吧?” “额,你怎么知道?” 话一出口,沈如画就后悔得要死。 厉绝的脸黑沉得如同关公的脸,薄唇紧抿。 “沈如画,是你惹出的祸事,你竟敢嘲笑我?!” “我没有嘲笑你啦,我只是唔……唔唔……” 她想闪烁其词,可所有的话音,全都淹没在厉绝的唇舌中。 ……………… 晚上联谊会的地点,不在C大校园附近,而是定在C城美术学院附近的滨江路。 那里有条著名的酒吧街,‘玖歌’就是这条酒吧街上,最有文艺范儿的一家酒吧。 与寻常吵闹的酒吧不太相同,虽然这里灯光同样昏黄,但相较于闹吧,那灯光绝对是算得上是柔和。 而且,这里的DJ很能把握文艺青年们的小资心理和品位,歌曲从不会放那种吵闹的重金属音乐,大多数都是平静舒缓、旋律优美动人的异国歌曲。 听说这里还偶尔会碰巧遇见几个出来散心的大明星,可见这家酒吧的独特之处。 裴佩也是被朋友叫来的,沈如画和她到了之后,裴佩就掏出手机来联络她的那位朋友。 不一会儿,一个长相甜美又娇小、穿着性*感时尚的女生伸长胳膊,冲着站在门口不远处的裴佩和沈如画猛挥手臂。 “裴佩,这里!” “肖潇!” 裴佩也挥手回应着,并拽着沈如画的胳膊就往里走。 沈如画蹙眉看看周围的人潮,不禁蹙了蹙眉头:“裴佩,不是说联谊会吗?为什么要来酒吧啊?” 她从一走进这间酒吧,就被男人们上下打量着,让她觉得十分不自在。 裴佩说:“这里可不是一般的酒吧,这里是整个C城最有文艺范儿的酒吧,听说我们C城出来的好几个艺术家,也喜欢泡这里呢。大家都是搞艺术的,出来交流交流一下呗。” 说着,她跟着那个叫做肖潇的女生往里走去,沈如画只好跟上她的步子。 她们到得早,去了之后才发现,C城美术学院的男生还没到,其他在场的都是本校的女生。 坐下后仔细一看,除了沈如画,女生们个个都是细心打扮了一番的。 就连裴佩,也少见的描了眉毛,涂上了唇彩。 还别说,化了妆的裴佩看起来很俏皮,也显得很可爱,再加上她身上那套露脖子的洋裙,显得挺好看。 沈如画忍不住打趣道:“裴佩,你今天到底是来交流的,还是来找对象的啊?” “当然是两者兼有!” 裴佩脸蛋儿一红,掐了一下她:“我又不像你,天生丽质,不愁找不到男朋友。你不是说圣诞节不要让我当你和厉绝的电灯泡嘛?现在让你陪我来参加联谊会,你倒是吐槽多起来了。” 说着,她又看了看沈如画,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 伸手拉了一下她的衣服:“你看看你,明明很有料,出来也不打扮打扮。我看啊,就算把你是厉绝女朋友的身份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沈如画身上穿了一件香槟色的圆领针织衫,下面是一件A字裙,虽然也很漂亮,但无论是从领口、袖口,都别想看到一丝内在情况。 放眼望去,酒吧里只要是女人,无不将自己姣好的身材曲线展露无遗。 裴佩那条小洋裙,虽然也很保守,但好歹是露了手臂,只要将外套脱掉,就能看见一双莹洁的藕臂。 而且,她还特地穿了一条肉色丝袜,然后是一双长靴,将一双美腿露了出来。 反观沈如画,下面穿着保暖的连裤袜,而且还是深色的! “沈如画同学,好歹你来这种场合,还是象征性地穿一条短裙,露露大腿好伐?”裴佩扶额。 “不行,厉绝不许我在别的男人面前穿超短裙的。” 不得不说,这时候把厉绝搬出来,真是绝妙的好主意啊。 裴佩抓了抓头发,无语极了:“沈如画,你完了……” 两个人正说笑着,男生们就到场了。 为首的是一个长相清俊,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男生,“不好意思,让各位女同学久等了。因为刚好我们都要参加一个校级比赛,所以来晚了,真的很对不起大家。” 肖潇是这次联谊会的联络人之一,指着那个男生,不客气地说:“梁东义,一句对不起可不行,我们可都是女生,没听说搞联谊会,是让女生等男生的,大家说是不是?” 原来,那位叫做梁东义的男生就是这次联谊会的另一位联络人。 他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头,说:“这样吧,我们男生集体自罚一杯,大家说怎么样?” 其余男生都表示附和,于是纷纷举起酒杯。 C大的女生们见状,就挨个儿给他们把酒都给倒满,不让他们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因为同桌的都是些年纪相仿的男女,大家又都是学习艺术的,气氛渐渐热烈起来。 与此同时,有人驻足在包厢外,打量着室内的情形,趁没人发现的时候,又悄悄地离开。 那人走到酒吧门口外面,掏出手机来,很快拨通一串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的安琪的声音,她正躺在贵妃椅上,懒洋洋地说道,“什么事?” “安小姐,刚刚我跟踪沈如画来到滨江路的酒吧一条街,据说是参加一个联谊会。很巧的是,我们得到消息,厉绝今晚就在对面的一家餐厅里约了人谈生意。” “哦?约的谁?” “华夏集团的封总。” 安琪一下子从贵妃椅上撑坐了起来,显得十分兴奋,“你确定?” 那人正要说话,忽然眼角余光瞟到一辆保时捷缓缓停靠在了那家酒吧的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