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厉总,我在等你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48章 厉总,我在等你

不一会儿,一道矫健的身影从保时捷车上下来,是厉绝! 紧跟其后的,还有他的助理,秦卫。 那人挑了挑眉,立刻说道:“安小姐,我十分确定,因为厉绝已经到了。” “太好了!你继续盯着,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安琪兴奋地拍了下大腿,“真是天助我也!看来老天爷也是站在我这边的!这次我倒是要看看,沈如画,你还怎么得意?哼!” ……………… 厉绝约了人在滨江路小聚,对方是厉氏的供应商,已经合作多年了,大家都比较熟,他才没有选在非常正式的场合。 这个叫做‘圆缘园’的餐厅气氛不错,雅致而又清新,重点是味道极好。 坐了大约二十分钟,秦卫就带着人进来了。 原本约的人,是年纪比他大了二十来岁的华夏集团的老封总,但没想到,今天却是他的儿子小封总替他来的。 厉绝眉梢微微一挑,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 听闻华夏集团的老封总身体抱恙,打算退休,将手里的事情交给他的儿子打理,以为只是传闻,眼下看来是真的。 “小封总,好久不见。” 厉绝起身,笑着迎向封尚,却忽地发现他身边还挽着一位红衣美女。 直觉那抹红色身影有些眼熟,厉绝的视线下意识地扫过去,这一眼微微一怔,眸底变得一片寒凉。 是安琪!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贱,还敢来找他? 厉绝心中一哂。 但看这位小封总笑眯眯地搂着安琪的腰,两人关系似是亲密。 小封总这个人的脾性,厉绝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听说他好色,尤其喜欢女明星。 看来安琪跟这位小封总是有那么一点不清不楚的关系,冲着这一点,厉绝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悦。 “厉总,听说你和我爸合作多年了,那关系没得说。但你也知道,我们华夏集团这次合作的对象是市政府,这替政府办事,多多少少是要花些时间和血本的,你说是不?所以啊,依我看,我们合作的事情还有点儿难办。” 厉绝点点头,不搭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笑着。 小封总则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一只大手不规矩地在旁边安琪的大腿上来回揉捏着,一副浪荡公子的样子。 这小封总跟他打哈哈,满嘴跑火车,可那副贼兮兮的眼神却骗不了人,他跟安琪是事先勾搭好了的。 作为一个生意场上的老手,厉绝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图。 之前电话里还谈得好好的,这安琪一揷手,就他妈开始跟他打哈哈,仗着自己手里捏着的一块地是他厉绝急需的,就敢跟他叫板! 男人间的风起云涌,刀光剑影,安琪岂会看不到。 她得意地弯了弯嘴角,心想:看你厉绝还敢不敢小觑她! 她也不怎么说话,就静静坐在旁边看着两个男人谈事。 不一会儿又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人,一时间人影穿梭,说笑声和恭维声还没散干净,席间又有人陆陆续续离开。 后来,侍应生敲门进来收拾了桌上的垃圾,又安静地退了出去。 秦卫已经喝高了,跟小封总头挨着头,不知道在耳语些什么。 厉绝也喝了不少,耷拉着脑袋,玩着手机。 坐在他对面的安琪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似笑不笑的,微微眯了眯眼。 之后,她忽然端了一杯红酒,在手中晃了晃,悬空的纤细脚踝也轻轻地晃着,可厉绝愣是一眼不曾瞧过她。 安琪见了也不生气,大方地端起酒杯来,打算敬厉绝一杯。 但厉绝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好转,依然是一个正眼都没看她一下。 她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他清楚得很,显然是想利用小封总牵制他,看来这个女人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 安琪端着酒杯走向厉绝,忽然“啊”的一声,一个踉跄。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绊住了脚,她竟然直接扑倒在厉绝身上,那杯红酒就正好倒进了厉绝的衣领内。 厉绝防不胜防,没来得及躲避,整件上衣就遭了秧。 半秒后,他的俊眉比之前皱得还要紧。 “哎呀,这……”安琪夸张地捂住嘴,娇嗔道,“厉总,真是不好意思啊。” 厉绝的脸黑沉得厉害,起身,拂袖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就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待厉绝一走,安琪立刻叫来一位侍应生,让他帮忙扶小封总出去。 她把小封总送走后,转身朝那名侍应生抛了个媚眼。 “小帅哥,借我手机用用呗。” 侍应生殷勤地掏出手机给安琪。 她划开屏幕,拨了一串电话号码,然后输入一条短信: ——想知道厉绝现在正在干什么吗?那就来酒吧对面的圆缘园餐厅18号包厢,自己亲眼看看吧。 发送成功,她得意地哼了一声。 之后,将手机还给那名侍应生的同时,给了他一叠现金:“你去把包厢里另一个人送走,这些钱就是你的了。哦对了,记得把那个人的手机关掉,别让人发现了。” 侍应生低头一看,足足一公分厚的百元大钞,比平常所得的小费超出了许多。 他立刻点了头,去包厢把秦卫扶了出来。 顿时,包厢里安静了下来,安琪满意地环视一圈,脸上露出一抹阴谋得逞般的微笑。 与此同时,厉绝从包厢里出来后,发觉自己头晕目眩得厉害。 今晚,他确实喝得有些多。 那酒的后劲儿着实大,最后一杯酒下肚后,他感觉自己像是站在船上,到处都在晃,所以才躲去了洗手间。 他两只手撑在冰冷的台面上,低垂着头,任凉水顺着雕刻般的脸部轮廓往下流。 慢慢地,感觉那股晕眩感似乎好些了,他才深呼吸一口气,一路跌跌撞撞往包厢的方向走去。 发现包厢里只剩下安琪一个人,顿时皱眉:“其他人呢?” 安琪笑咪咪地说,“都走了呗。” “走了?”警铃大响,他沉声问,“那你怎么还在?” “厉总,我在等你。” 安琪笑得如同一只偷了腥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