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错乱的一幕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49章 错乱的一幕

“那秦卫呢?他不可能不跟我说一声就走。” “他?”安琪讥诮地笑了笑,“醉得那么厉害,哪有功夫顾及你?放心吧,我已经让人把他送上了出租车,这会儿他可能都快到家了。” 厉绝不信安琪的话,立即掏出手机拨给秦卫,但电话那端始终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机械化女声。 他暗自低咒了一声,将手机揣回衣兜后,转身就要往包厢外走。 忽然,一阵灭顶般的晕眩感袭来,他差点跌倒在地上。 “厉总,你怎么啦?哎唷,这是喝多了吧?” 安琪娇滴滴地说着,一把抱住厉绝毫无赘肉的腰:“看看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你是不是很难受啊?要不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再走?” 厉绝头痛欲裂,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但意识尚在。 他闻到一股刺鼻的香水味扑鼻而来,下意识地将她往外推去。 “滚,别碰我!”厉绝呵斥了一声。 他一挥手,刚好打在安琪的手腕上,立刻起了红印子。 “啊——”安琪痛呼了一声,心里窝火得要命,可她还是忍了下来。 厉绝坚持要出去,可他明明快要支撑不住了。 看看时间,估摸着沈如画这会儿该是要来了,安琪不想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立刻伸手抓住厉绝的一条胳膊,硬是抱住他的腰扶往沙发上躺下,“你看看自己的样子,还逞什么能呢?先在沙发上睡一会儿吧。” 厉绝脑袋里昏沉沉的,从餐厅天花板上那盏琉璃灯射来的光线,晃得他视线模糊。 他抬手揉了揉眼睛,视线却越来越模糊,浑身也乏力得厉害,意识越飘越远。 双腿几乎不是他的了,每动一下都像是在船上晃。 待坐进沙发里,他仿佛找到了依靠,身子一歪,一阵腾云驾雾后便倒在沙发上昏睡不醒,什么知觉都没有了。 安琪垂眸看着厉绝,嘴角翘出一抹弧度来。 看看这男人,当真是好看得很啊…… 他已经脱掉了外套,里面白色衬衫领子微微敞开着,露出两侧的锁骨来,懒散倦怠中有一丝说不清的颓废和性*感,特别能勾动女人的心。 眸光缓缓下移,视线便定焦在他微微敞开的胸前。 中了蛊一般,安琪开始动手解开他胸前的纽扣,他结实宽厚的胸膛便呈现在她眼前…… 就在这时,外边悠悠地传来一道年轻女孩儿的声音,“不好意思,请问一下,你知道18号包厢在哪里吗?” “18号包厢?哦,那边,回廊最里头。” “好的,谢谢。” 安琪闻声,眸光一凝,听出那声音的主人正是沈如画! 眸光,倏然闪过一抹狠意。 下一秒,她毫不犹豫地将厉绝身上的白衬衫全部扒掉。 紧接着,再脱掉自己身上的红裙,解掉头上的发带,令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肩头,然后全身赤果的躺在了厉绝身旁…… 二十分钟前,‘玖歌’酒吧。 沈如画刚坐下没多久,就有点儿想走的意思了。 却被裴佩认识的那位同学肖潇拽住手腕,“你就是我们C大的校花啊,今天那些男生可都是听见你的名字,才愿意过来的,我们都是沾了你的光啊。” “这个……我不敢当。”沈如画微窘,最怕被人说她的相貌问题。 肖潇显然是个话包子,比裴佩的话还要多,又很热情,完全是个自来熟,拉着沈如画就坐进了一堆学生党中。 “肖潇,你同学喝酒吗?”坐在肖潇身旁的那个长相不错的男生,正是梁东义,模样清秀,很有点儿韩范儿。 听说要喝酒,沈如画连连摇头:“我不喝酒的,喝了酒我要过敏。” 她怕喝酒误事,而且本来就打算再做一会儿就离开了。 梁东义一愣,悻悻地把酒拿了回去。 肖潇拽着沈如画说:“如画,来这种地方就是要嗨起来啊,别这么放不开,再说了你怕什么,不是还有裴佩陪着你嘛。” 沈如画呵呵笑了下,不置可否。 她担心自己扫了大家的兴致,就招呼裴佩,“裴佩,你陪肖潇她们跳一会儿舞吧,我去一下厕所。” “那你小心点儿啊。” “好。” 说是去厕所,其实她就是出去透透气。 不一会儿,衣兜里的手机嘀嘀响了两声,她掏出来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传来的。 原本随手就要删掉,谁知忽然瞥见‘厉绝’两个字,不禁愣住。 沈如画眨了眨眼,两秒后,她还是点开了那条短信。 只见屏幕上跳出一条短信来: ————想知道厉绝现在正在干什么吗?那就来酒吧对面的圆缘园餐厅18号包厢,自己亲眼看看吧。 她心口一紧。 这是谁发来的? 等等,为什么对方会知道她在酒吧? 刚才进来之前,她不经意间瞥了酒吧对面一眼,那里的确是有一家叫做‘圆缘园’的餐厅。 这么说来,厉绝真的在那家餐厅里吗? 心里,顿时生出一连串的疑问。 她不该贸然单独前往的,也猜到那极有可能是一个陷阱,但沈如画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还是去了那家餐厅。 进了餐厅,找到一名侍应生问了18号包厢的位置,沈如画心里是忐忑不安的。 她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在等着她,可等着她的到底是什么,她说不上来,也不敢去猜…… 拐过转角,终于看到走廊最里头的那间18号包厢,她单手扣住门把手,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推门往里进去。 蓦地,极其香艳的一幕令她顿住脚步—— 包厢内,全身赤果身材妖娆的女人正跨坐在男人身上。 两人‘吻’得浑然忘我,难舍难分,满室旖旎。 沈如画大吃一惊,惊得面红耳赤。 她下意识地退出去,却在这时候看见那个女人抬起头来,竟然是安琪,而她压着的男人…… 看清男人的脸后,沈如画浑身的血液在瞬间凝结。 她本该转身就走的,但身子却不听大脑的使唤,视线被黏住了一般直盯着那个男人…… 是厉绝! 竟然是厉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