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真该将她杀了抛尸!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51章 真该将她杀了抛尸!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早。 沈如画睁开的刹那,发现自己是身在一个白色的世界,灯光有些刺眼,她揉了揉眼睛,浑身酸痛地躺在床上。 头顶是输液架,吊瓶里的液体顺着管子都流进了她的手臂。 “醒了?”父亲沈云道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沈如画偏头看去,看见父亲的刹那,眸光不自觉地发颤。 她动了动嘴唇,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父亲比任何人都关心她的幸福,昨天的那一幕,她又该如何开口,让父亲知道? 一定会让他失望担心的。 沈云道说:“你得了肺炎,高热。昨晚上你怎么搞的,不是说和裴佩去参加什么交流会吗?怎么弄得那么狼狈,还发起高烧来了,是不是交流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如画无力回应。 还好沈云道并没有深究其原因,只当她是一般的感冒,没引起重视,最后一直拖就熬成了肺炎。 “好了,我不多问了,你还是多睡一会儿吧。”他替沈如画掖了掖被子。 沈如画点了点头,真的闭上眼睛,又沉沉地睡了。 沈云道见她睡过去,就悄悄起身走了出来,吩咐小琪,让她好好照顾女儿。 虽然女儿不说,但他看得出来,她有心事。 至于她的心事是不是跟厉绝有关,沈云道还不敢确定,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担心宝贝女儿的状况。 他叹了口气,又叮嘱小琪一番,这才从病房里出来。 去往电梯间的时候经过一个休息室,里面稀稀落落坐着几个病患和家属,电视机里正在播报C城的实时新闻。 此时,娱乐台里主持人正在播报: “此前,当红影视小花安琪炫耀和某大型集团总裁的风流韵事,却被当场打脸,成为众网友笑料的视频在网络上疯传转播。而今晨,她和该大型集团总裁的艳*照再次被疯狂转载,几乎是一夜间成功逆袭……” “我们追踪栏目组的记者目前还联络不到厉绝,不知道一向低调的他对此事作何解释。不过有知情人透露,昨天晚上看到他确实是和安琪在同一家餐厅吃饭……” “就我们现场的同事估计,目前厉氏公馆外守着四五十位各大新闻媒体和电视台的记者……” 沈云道不可置信地看着这则播报新闻,久久才回过神来。 他终于明白宝贝女儿为什么会大病一场了,原来,真的是因为厉绝! 几乎是一刹那,沈云道的脸色就变了。 下一秒,他直接朝电梯间走去,并掏出手机,拨通了厉绝的电话号码。 ……………… 厉氏公馆,厉绝被外面的喧闹声吵醒。 他揉了揉眉心,撑坐起来,宿醉后的头痛感令他皱紧了眉头,下意识地伸手去摸手机,但翻身之际,蓦地屏住了呼吸。 隔了几秒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袭来……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渐渐浮现在脑海里。 先是他和秦卫去了圆缘园餐厅,约了华夏集团的封总吃饭,后来小封总出现,还带了安琪。 碍于小封总的面子,他没有对安琪发火,之后他们喝了很多酒…… 再之后他喝多了,脑袋晕沉得厉害,安琪又洒了酒在他身上,他就去了洗手间,回来后发现包厢里只有安琪。 最后…… 厉绝心口一惊。 等等!那之后的事情,他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咚咚咚——”门口响起一串急促的敲门声。 继而,赵伯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少爷,你醒了吗?” 他听出赵伯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便说:“进来吧,赵伯,我已经醒了。” 赵伯推门而入,“不好了,少爷,外面来了很多记者。” “记者?” 他揉了揉眉心,从床上撑坐了起来,来到窗口,他稍稍掀开窗帘一角,果然见到外面围了好几圈的媒体记者们。 想来,刚才的喧闹声就是这些记者弄出来的。 “怎么回事?” 赵伯正要说话,厉绝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来,他走过去拾起来,接了电话:“喂,秦卫,我正好要找你……”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电话那头的秦卫就迫不及待地道歉:“厉少,是秦卫失职,昨晚我没有保护好你,所以才让安琪钻了空子……” “安琪?”敏锐的厉绝嗅出一丝不妙,警觉地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是……是安琪……她偷拍了你和她的照片……我这就让人去处理!”秦卫额头上全都是冷汗。 昨晚上他陪厉绝去见华夏集团的封总,为了替厉绝挡酒,他被灌了不少,后来是什么时候被灌醉又是被谁送去酒店的,他浑然不知。 还是今早起来后,发现出事了,才立即联络了厉绝。 听说照片,厉绝心中警铃大响。 他立刻挂了电话,上网查看当天的热搜新闻,不一会儿就看见他被安琪偷偷拍下的亲密照出现在屏幕上。 “SHIT!”一声低咒从口中逸出。 下一秒,他穿好衣服,操起手机和车钥匙就出了门。 他不敢想象,当沈如画看见这些新闻和照片后,她会是什么反应。 赵伯见他薄唇紧抿,脸色难看至极,担心他出事,意欲劝阻,“少爷,您先别出去,外面很多记者,只怕……” 他咆哮道:“不!我要去见如画!马上,立刻!” 五分钟后,炫黑色保时捷以疯狂的速度开出了厉氏公馆,那疾驰的疯速就像赛车场上正在争夺第一的跑车一般,带着一种杀气腾腾,沿着水泥路呼啸而过。 厉绝坐在车内,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手指关节因为他用力握着方向盘的缘故,高高地突出。 可见,他真是气得想要杀人了。 他好看的双唇紧紧绷着,只有一条线横在两片唇瓣中间,乌黑的眼珠迸射出冷冽的眸光,那其中又似燃烧着愤怒的火花。 可恶又无耻的安琪! 昨晚,他真该当着众人的面,就将她杀了抛尸,这样她才不会有机会作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