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了吗?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52章 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了吗?

现在仔细想想,还是他太大意了。 越想越气,厉绝紧绷下颌,双手握成了拳。 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来,垂眸一看,是沈云道打来的,他几乎立刻猜到,沈云道打来这通电话的目的。 他也并没有逃避的打算,于是立刻接了电话。 “喂,伯父?” “厉绝,新闻报道是怎么回事?” “伯父,这件事我需要向你解释,我……” 不待他把话说完,沈云道厉声呵斥道:“厉绝,我只问你一句话,新闻报道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伯父,那些照片都是假的。” “假的?我看,那些照片不像是合成的吧?” “我遭人算计了。” 沈云道那双虽然略显老态但依然犀利的黑眸微微一眯,“好,我暂且信你。” 顿了顿,他又说:“如画她病了,现在在和平医院。” “如画病了?我马上过去找她!” 厉绝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就猛踩下油门,将车驶往和平医院。 原本需要花费半个小时的路程,硬是在厉绝的高速下,缩短为十五分钟。 他甚至来不及锁门,就直接跳下车,奔向沈如画住院的病房。 病床上的沈如画脸色苍白得厉害,原本红润的嘴角找不到一点血色,纤长如扇的睫毛一动不动,远看就像是一尊失去了生气的洋娃娃。 厉绝慌里慌张地在病床前蹲下,静静地看着还在沉睡中的她。 他紧握住她纤弱无力的纤手,摩挲着,心中犹如压着千斤巨石,只看着她那张在沉睡中的脸就能猜到,她承受了怎样的打击。 都是他的错,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如果昨晚他提高警觉,也就不会让安琪有机可乘,更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形,他万分自责地将脸埋进她的掌心里。 “咳咳——”沈云道在门口处清了清嗓,示意厉绝出去,他有话要说。 厉绝点点头,将沈如画的手放在唇边轻啄了一下,这才起身出去。 真正面对沈云道时,厉绝依然心有愧疚,不管他和安琪有没有怎样,但都让安琪钻了空子,如画也因此受到了伤害,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无法为自己辩解,只觉得喉咙胀痛难耐,似乎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意外的是,沈云道并没有发火,而是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厉绝啊,你跟如画已经相处一段时间了,如画她性格温顺善良,又很乖巧单纯,什么小猫小狗都爱往家里带,心地是极好的,她是我最心疼的女儿。” “是,如画很好,很善良,我能遇到她,是我的幸运。”厉绝接着沈云道的话说。 听着这话,沈云道很满意的样子,点点头说: “厉绝,如画这孩子是我亏欠了她。小时候没时间去管她,江雪毕竟是小妈,到底不如亲生妈周到,必然受了许多委屈。 等她长大了,我又忙得无暇关心她。厉绝,自我打算把最疼爱的宝贝女儿交给你的那天起,就十足地信任你,是寄望你不会辜负我的嘱托。” 厉绝眼里阴霾闪过,但转瞬,那阴霾仍旧被坚定所覆盖。 “伯父,我答应过你,会好好照顾她,就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你放心吧,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弥补她所缺少的疼爱! 至于昨晚上的事情,我知道有照片为证,我百口难辩。我只能说,请给我一点时间,我能证明那张照片上发生的事情都不是真的。” 沈云道原本是一副慈眉善目的中年男人形象,但这会儿却是目光犀利。 像是审视一般,他盯着厉绝看了许久,表情看不出对厉绝的话是信,还是不信。 半晌,他才眯着黑眸问,“厉绝,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机会?好证明你自己是无辜的?” “是的。”厉绝点了点,态度谦逊,微微低着头。 “那你可先听好了,即使我给你机会,也就只有这么一次。不过,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态度,至于如画,她给不给你机会,另当别论。” 沈云道言下之意,一切还要尊重宝贝女儿的意愿。 “我明白。”厉绝慎重地点点头,看了看病床上的沈如画,请求道,“我愿意留下来陪她,伯父能同意吗?” 沈云道叹了口气,终究还是答应了。 厉绝坐下来等在沈如画的病床前,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三天两夜,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傍晚了。 她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病情。 从入院开始就昏迷低烧,吊了两天药水,热度也不退,意识始终模模糊糊的,只是嘴里不停地发出模糊的呓语。 厉绝被吓得半死,只差没逼着主治医师,要他二十四小时守在沈如画的病床前了。 这天傍晚她才醒过来,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正常的地方,扁桃体、咽喉和上呼吸道以及肺部都严重发炎,连吞口水都困难。 看到厉绝时,她先是微微一怔,而后立刻摆出一张冷漠的脸。 厉绝也不生气,他声音柔和关切:“想不想喝水?” 沈如画皱起眉,把头扭向房间深处看向窗外,那样子仿佛他的声音她都避之不及。 才三天两夜而已,她的清瘦一眼能看出,已经显出了骨感,厉绝心疼得很,眉头紧蹙起来。 房间里只开着射灯,半明半暗的灯光从上投下,加上她整个人轮廓小了一圈,她同厉绝之间仿佛比以往拉开了些距离。 厉绝双手撑在腰际,站在房间中央,心中陡地一动。 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了吗…… 失落只是短暂的,他将身边一盒刚买的凤梨酥拿在手里,问她:“你三天没吃过东西了,要不要吃点儿凤梨酥?我喂你吧。” 明明在外人眼里就是个霸道冷酷的大总裁,现在却在她面前,低声下气,连哄带骗,这让沈如画心里微微一软。 旋即,脑子里又浮现出在圆缘园餐厅里见过的那一幕,她陡地一个激灵,面孔又板了起来。 “我不吃,你走吧,让我安静安静。” 厉绝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在为什么而生气,我现在也没办法跟你解释,但你东西不能不吃,水不能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