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给我绑结实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54章 给我绑结实了

安琪一眼认出阿标来。 那天在厉氏大厦,她追去厉绝的办公室,就是这个保镖将她挡在了电梯间内。 这么说来,是厉绝要带走她?! 脑子只停顿了两秒,她就回过神来,一下子扑往封尚的怀里,“小封总,你快救救我!” 封尚在看见阿标他们进来后,略微吃了一惊。 他也看出来,这群人显然是训练有素,又个个长得身材魁梧,一脸凶相,必然不是好惹的。 他就是个从小吃父母长大的孬种,没什么底气,说白了也就是打肿脸充胖子型,本身没什么本事。 但在安琪面前,他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他站起身来,挡在阿标面前:“你们都是什么人啊,敢在我的地盘儿撒野?也不看看我是谁!” 阿标冷哼了一声,连话都懒得跟他说,直接一个抬手,就将封尚推开了。 封尚打了个趔趄,重心一个不稳,就摔了个狗啃屎。 “妈的——” 他骂骂咧咧地要站起来还手,却看见阿标那双杀气腾腾的眼睛,顿时吓得全身都僵住了。 封尚也是有权有势,靠着老子的钱,在社会上鬼混,算得上是一个狠角色,这要是别人,他肯定立刻揍回去了。 可是看着对方的样子,他还是有几分怕的。 不知道对方身后的主子是谁,既然敢闯进来,那就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从气势上,封尚就输掉了。 见封尚不敢说话了,其他人更不敢贸然站出来,怕一个不小心,祸事惹到了自己头上。 安琪见封尚不帮自己,气得直咬牙,就看向另一边的张骁:“张经纪,快帮帮我啊,打电话叫警察啊,还傻站着做什么!” 张骁都傻眼了,听见安琪的话,这才想起来打电话报警。 但阿标根本不怕他,老实不客气地一挥大手,冷冷地吩咐着身后的手下:“把她绑了,带走!” 什么,要绑她? 轰地一下,安琪傻住了。 阿标身后的那帮黑衣人们立即一拥而上,将安琪的双臂牢牢架住。 安琪吓坏了,拼命反抗,拼命喊救命,却没有人敢出手相救。 而阿标他们呢,不管安琪怎么反抗,他们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七手八脚就把她绑了起来。 说绑,还真的是绑,阿标早就准备好了尼龙绳,直接将安琪那双白玉一般的手臂给绑了起来,并在手腕处打上一个死结。 安琪气得不得了:“你们,你们……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我可是当红女星安琪,你们敢这么绑我,不怕我告你们吗?” “我们还真不怕。” 阿标嗤了一句,回头使了个眼神,说:“给我绑结实了,再拿块抹布过来,把她的嘴也给我堵住了。” 什么,还要堵住她的嘴?! 安琪气急败坏地叫嚣着,虽然有些怕了,但还是剧烈挣扎着:“你们,你们凭什么绑我?你们这是犯法!我,我要去告你们,你们这帮混蛋!” 话音刚落,十分突兀地,也是极其狠厉的‘啪啪’两声脆响,她的脸上就显出了两道红红的五指印。 “你,你敢打我?!”安琪懵了。 阿标说:“安小姐,你马上就不是什么影视巨星了,我看你还是安分点儿吧。” 阿标狠狠地瞪着她,刚才那两巴掌是替未来的少夫人打的。 他可不会有什么怜惜之心,也不管安琪长得多么的妩媚妖艳,一甩手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安琪被他甩了两巴掌,嘴角立即就逸出了鲜血,怕是牙齿都被打掉了吧。 “你说什么?!” 这下子,安琪彻底害怕了。 “带走!” 阿标说完,就利落地转身。 他深知厉绝是个办事效率相当高的主子,而且说一不二,既然要他一个小时内将安琪带去见他,那他就不能晚到一秒钟! “救命呀……”安琪绝望极了,也被打得十分狼狈,眼冒金星,可无论她怎么呼救,都没人理睬她。 来酒吧玩的人,都是寻开心的,谁那么好心,去救别人。 更何况,这架势,谁看都知道她是得罪了人,不想惹祸上身自然是要躲得远远的。 见她还在呼救,阿标皱眉瞪向身后的手下:“没听见吗?找抹布把她的嘴给我堵了!” 这地方上哪儿去找抹布?有个手下十分激灵,脱了自己臭熏熏的袜子,就塞进安琪的嘴里,顿时臭得安琪眼泪鼻涕横流。 一行人出了酒吧,安琪被迅速地塞进了一辆黑色保姆车,车子如同离弦上的箭一般消失在酒吧外。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C城著名的南山上的一个悬崖峭壁旁。 哗啦一声,车门被阿标打开,外面刺骨的冷风吹来,令安琪不自觉地闭上眼睛,浑身都冷得哆嗦起来。 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脸色发白。 只见前方就是一个陡峭的山崖,从崖顶到地面遍布参天密林,下面是黑漆漆如暗夜旋涡,让人看不清下面到底有多深。 四周间或听见几声野生兽物的鸣叫…… 安琪吓得双腿发软:“这,这里,这里是哪儿?你们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救命,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她的声音颤抖得厉害,可哪里有人,只能听见空旷的四周传来自己的回声。 直到有脚步声靠近,她回过头去,看见厉绝高大挺拔的身躯,像是一座黑压压的大山一般,冷冽的,肃杀的,向她一步步走近。 安琪吓惨了,支撑不住,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是厉绝! 他果然是来报复她的! 不是没做过最坏的打算,但是安琪没想到,那一天到来的如此之快! 阿标走到厉绝身边,微微躬身道:“厉少,人已经给您绑来了。” 说着,他大手一挥,让两名手下把安琪拖着丢到了厉绝的脚下。 安琪吓得全身都在发抖,眼里全是恐惧,第一时间就跪在他身前,不住地磕头,躬身,模样狼狈而又卑微。 “你还知道求饶?当初,你算计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后果?哼!” 厉绝居高临下地睨着安琪,满眼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