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厉绝的报复【上】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55章 厉绝的报复【上】

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敢对他耍花招。 就在刚才,看见安琪的一刹那,厉绝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要不是她自编自导了那一场戏,他就不会被拍下那些照片,也就不会被如画看到,继而伤了她的心。 之前,考虑到她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所以厉绝一直忍着,对她还算客气。 但没想到,这个女人不识好歹,不但觊觎厉氏下一季代言人的位置,还胆敢算计他,这笔账他无论如何都要算个清清楚楚。 她不是影视明星,做梦都想红吗? 那好,他就让她再也不能踏足影视圈一步,他会让她这辈子都跟影视圈、娱乐圈绝缘! 厉绝朝阿标使了一个眼色,阿标便走上前,替安琪拿开了塞在嘴里的臭袜子。 “对不起,对不起,厉先生,你大人大量饶了我吧,我真是糊涂了,我错了,只要你肯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呜呜呜……” 安琪呜咽着,求饶着,双手做辑。 见厉绝背着自己,她干脆往前匍匐了两步,一把抱住厉绝的腿。 “厉先生……啊呀!” 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啪’的一声,便被厉绝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她被打得眼冒金星,耳边传来的是厉绝阴冷玄寒的声音。 “这一巴掌,是我替如画打的!” 厉绝已经让人从圆缘园餐厅里调出了录像监控,所以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已经知道了。 该死的女人,她之所以算计他,并不单单只是要偷拍和他的艳*照,更是为了报复如画! 难怪如画那么生气,原来,是因为她亲眼看见安琪这个该死的女人抱着他,误以为他们在餐厅里苟且…… 思及此,拳头越发被他捏得咔嚓作响! 安琪还不知悔改,替自己辩解道:“厉先生,你不能这样,我又没有打沈小姐,你和我在餐厅的那些事儿……” 啪—— 不等她把话说完,又是狠狠的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你算计我的惩罚!” 厉绝的声音万分的冰冷,俊脸在黑夜中显得更加阴暗。 虽然安琪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从声音里就可以辨别,他此刻定然是面目狰狞,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 安琪被打了几个巴掌,嘴角早已逸出了血丝。 可她不敢喊痛,狼狈得一条狗一般,虽然被厉绝踹开了,但还是卑微地爬回来,爬近厉绝脚边。 她深知,厉绝是巴不得她死了。 这一次她不敢再上前抱住厉绝的腿,就只能趴在他身旁,不住求饶:“厉先生,我没有,你误会我了,那天我也是喝醉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和你……” “安琪,你还敢骗人!” 厉绝大喝一声,眼里掠过了狂怒。 她当他是傻的?看不出来监控录像带里的她醉没醉?这个女人还真是死性不改,死到临头了还演戏! 厉绝半蹲下身去,乌青发黑的脸,比地狱里的魔鬼还要恐怖。 安琪总算看清了他此刻的表情,被他那阴寒的视线一瞪,顿时感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她整个人往后一退,就倒坐在地上,狼狈至极,平时高大上的明星范儿,在厉绝面前早就不复存在。 “你说我误会你了,你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厉绝一字一句地质问着,那话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安琪哑口无言。 “呵呵!”冷笑在厉绝的唇边逸出,“看来,是要我将你的罪状一条一条地抖落出来,你才肯承认是吧?” 他用力地擒住安琪的下巴,那力道之大,差点就把安琪的下巴都捏碎了。 “你三番五次针对如画,先是策划了死猫事件,再是黑帖事件,之后又约如画到咖啡店谈话,再之后是这次的艳照事件。你说,安琪,这些恶劣的事情,哪一桩不是你雇佣自己养的黑粉干的?!” 就在一个小时前,秦卫已经查出这一周内,发生在如画身边的那一系列怪事。 原来,都与安琪有关! “安琪,我厉绝算不得好人,但我自认在女人面前,还算是一个绅士,我从不会打女人,但你是第一个让我破律的女人!不过,你真以为凭你,就可以算计我?” “厉先生,厉总,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我就是一时糊涂,受不了你看不起我,我太想成为厉氏下一季代言人了。” 安琪真是什么形象都不要了,像条哈巴狗一样跪在厉绝身旁,一边磕头做辑,一边求饶着。 “你堂堂厉氏总裁,就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是一时糊涂,想气一气你,也想借由和你的艳照,能红火一把。” “现在我知道自己做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不会犯浑,做对不起您,对不起沈小姐的事情了,再也不会把主意打到您的头上。还请你放过我,求求你……” 既然厉绝什么都知道了,她就没有必要再死撑下去。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道歉求饶,希望厉绝能看在她这么可怜的份儿上,饶了她这一次。 还是她想得太美了,厉绝站起身来,冷嗤道:“你伤害了我最心疼的女人,却叫我什么都不做,就这么放过你,你觉得可能吗?” “我……”安琪脸色都白了。 厉绝慢腾腾地掏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秦卫。 很快电话接通,他沉声下令道:“秦卫,把安琪养黑粉,并攻击其他对手明星的罪状一一找出来,然后全部发布到网上去。” 虽说明星们养黑粉的事情屡见不鲜,在圈里也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但像这样摆在台面上来,还是第一次。 他这叫做以牙还牙,让安琪的那些竞争对手,知道她养黑粉攻击自己。 这样一来,安琪在这个圈子里的名声,就会一落千丈。 “厉总……”安琪顿时面如死灰。 心里有了预感:这一次,厉绝是真的要毁了她啊! 果然,厉绝的报复才刚刚开始,他转身对阿标说: “阿标,带她去小木屋,让她把妆化上,按照我们事先拍好的剧本做!” “是,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