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厉绝的报复【下】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56章 厉绝的报复【下】

安琪闻言,大骇。 什么小木屋? 为什么还要化妆? 为什么还有剧本? 厉绝到底想要她做什么?! 安琪的脸色都吓白了,慌忙扑了上来,抱住厉绝的手臂说:“厉先生,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要啊,啊——” 害怕惊惧的眼泪,洒满她整张脸。 可惜,这个时候的厉绝根本不为所动。 他冷冷地睨着她,大掌一挥,阿标就让手下把她从厉绝的身上扒了下来。 那小木屋离悬崖不远,像是守林人的住所,里面很简陋,但并不脏乱,像是事先已经被打理干净了。 可是这一切看在安琪心里,反而更害怕。 “你们,你们到底要对我做什么?我错了还不行吗?放过我吧,求求你们。” 安琪双手抱拳,一直在求饶。 穷途末路时,她甚至顾不得自己的脸面,低贱地说: “大哥,趁厉绝还没过来,你们偷偷放了我吧?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任凭你们处置,哪怕是……” 眼神左右闪躲了一下,仿佛豁出去似的,安琪发狠地说:“哪怕是用身体报答你们,我也愿意!” 闻言,几个男人果然顿住了动作。 彼此面面相觑,却是鄙夷一嗤。 阿标啜了她一口唾沫,嫌弃地道:“就你这么个下贱女人,以为我们想要上你?做梦去吧!你个贱货,就是给老子,老子也不想上!” 安琪被啜了一脸的唾沫,又被奚落一番,只觉得脸上无光。 她也恼了,不管不顾地爬了起来,朝阿标扑过去,又抓又挠的,阿标就发火了,一把扯住安琪的头发。 “啊——” 安琪痛得哇哇大叫。 可男人们没一个对她怜香惜玉的,当她是一只狗一样。 安琪心里气恼得不行,好歹她还是一个女星,不说一线,但颜值还是有的,但事到如今,连她自己作践自己,都没人要她。 真的是到了绝路了吗…… 不一会儿,厉绝进来了。 “阿标,准备好了?”他问。 “还没有。” 厉绝蹙了蹙眉头:“搞什么?动作快点儿,你知道我没什么耐性。” “我这就去办。” 阿标去小木屋里取来了道具,并带来了一个化妆箱,就像是拍戏时用到的那些东西,都是安琪熟悉的。 她看见这些东西,心里划过一股不好的预感。 “厉总,你该不会是,是让我……拍那种照片吧?” 厉绝扭过头去,没什么表情,只丢给她一个‘你自己琢磨’的眼神。 安琪见状脸色愈发惨白。 阿标将化妆箱递给她:“喏,自己把妆化了,搞得像个女鬼一样,就不好看了,你现在可是要上全国直播的。” “直播?”安琪瑟缩了一下,“直播什么?”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让你化妆,你就赶紧化妆!是想现在就死在这深山沟里是不是!” “……” 安琪只得乖乖化好了妆,化了妆的她看起来倒是脸色好多了,只是那张脸惨兮兮的,一点儿笑容都没有。 不一会儿,一台摄像机就摆在了安琪面前。 厉绝指着摄像机镜头,说:“现在,你把在圆缘园餐厅里发生的那件事情的整个经过,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只要你老老实实地交代了,我还可以考虑放了你。” 安琪脸色巨变。 “这,这,我,我……做不到。” 她很清楚,把那件事的真相公之于众,她在媒体大众心目中的形象也会随之一落千丈,她就彻底完了。 “做不到?” 厉绝挑了挑眉,“是不是想让我把你直接杀了,抛尸荒野。凭我厉绝的势力,在这个C城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大不了最后给你安一个‘某明星吸毒过量致死’的丑闻,想来也没几个人能记得你安琪这个人。” “……”安琪变得面如死灰。 厉绝是打定主意要置她于死地了,她会变得一无所有,会因为‘丑闻’缠身而成为过气明星的过街老鼠。 除了按照厉绝所说的去做,她别无他法。 仅仅是一夜之间,安琪就成了人们心目中被丑闻缠身的女星,再没人把她奉为女神,都说她是蛇蝎女人,该遭千刀万剐。 厉绝没有食言,录下她坦白的真相后,就将安琪放了,但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从小木屋里出来后,安琪万念俱灰,脸色惨白如纸。 完了…… 这次真的是完了…… 她真的是作茧自缚…… 狼狈无措时,安琪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希望在小县城的他们,不会知道她出事。 可是万一呢,万一连他们都知道这些事情了,还认不认她这个女儿? 怎么办…… 这下子可怎么办…… 安琪绝望极了,到了此时此刻,才真正见识了厉绝的冷酷,无情,和残忍。 ……………… 发作得毫无缘故,如山倒来的一场大病,在去时犹如抽丝剥茧。 沈如画过了这第三个晚上后,才稍微好转了些,但元气也只是回归了百分之六七十。 虽然说话鼻音仍然很重,身体仍然出虚汗,咳嗽还在继续,嘶哑的声带也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已经有精神可以看看电视了。 “喏,吃点儿水果吧。”裴佩削好了苹果,递到沈如画面前。 她摇摇头:“我不想吃。” “不想吃也得吃!” 裴佩一把将削好的苹果递到她手中,气恼地将小刀拿在手里比划:“下次让我看见厉绝,我直接拿刀断了他的命根子!” 她这么一说,倒把沈如画逗乐了。 “你敢拿刀断他命根子?他身边可是有不少保镖,没等你近他的身,你的刀恐怕就被人收了吧。” 她还能笑得出来,裴佩就松了一口气。 “话说回来,如画,我觉得你也不要死脑筋了,这种花心大萝卜,不要也罢。改天我再带你去参加几个联谊会,不知道多少优秀的学霸们等着你呢。” “再说吧。” 沈如画恹恹地说着,拿起电视遥控板随意拨弄着。 忽然,她神色一怔,目光定焦在电视机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