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安琪的道歉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57章 安琪的道歉

又是娱乐频道的实时报道,一名主播正在播报:“今天早上,国内最大的视频网站上曝出当红女星安琪的一则丑闻。” 电视屏幕上,画面跳至网络上新出的一条视频——安琪妆容精致,但脸色略显苍白憔悴,正身处一间小木屋内。 主播指着视频中的安琪说:“显然这是一个道歉视频,视频中安琪就之前的两次事件做了解释。” 之后,主播将视频点开到全屏模式,画面中安琪的脸显得异常清晰。 “在这里我向大家道个歉,也向厉氏集团总裁厉绝先生道歉。我和厉绝先生并非情*人关系,艳照事件也是我自编自导的,是我在一次应酬中,趁厉绝先生喝醉了酒偷偷*拍下的照片。”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厉氏集团拒绝与我合作,没有选择我作为厉氏集团下一季代言人,我怀恨在心,才决定报复……我为自己的卑劣行为感到羞愧,希望大家能原谅我的无知……” 画面跳转,回到主播的演播厅,主播继续播报道: “继这则视频被曝光后,安琪的诸多丑闻都被一一扒了出来。有知情人爆料,安琪曾花费上百万养了一批黑粉,专门攻击与之竞争的对手……” 电视机前,裴佩捂嘴,惊诧无比。 “真没想到这个安琪竟然是这种人,亏她还是人气女星呢。如果这个视频是真的……如画,那我们就是误会厉绝了呢。” 沈如画平静地看着电视机屏幕,没有说话。 事实上,这两天她身体稍微好了一些后,她也没闲着,脑子里一遍遍回忆当天的情形,也发现了一些疑点。 就好比那个给她发来短信通知她厉绝在圆缘园餐厅的那个人,之后她按照号码拨回去,却始终传来“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的提示音。 再则,那天她看见安琪和厉绝在一起的一幕后,就落荒而逃,匆匆离开。 但后来仔细想想,厉绝当时是双眼紧闭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喝醉了酒…… 思及此,她抬睫看向裴佩:“裴佩,我问你,如果男人喝醉了酒,还能跟女人上*床吗?” “这个嘛——” 裴佩蹙眉思索了下,“要看他醉酒的程度吧,少量的酒,倒是有催*情的效果,但如果是醉得不省人事的程度,那就另当别论了。你想啊,他都醉得睡着了,还怎么可能有力气上*床?” 沈如画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 在仔细想想那天的场景,自己只是匆匆一瞥,就惊惶离开。 或许,安琪就是利用这一点,趁厉绝喝醉酒不省人事时,导演了一幕火辣的香艳剧,目的就是让她误会厉绝。 而她,真的着了安琪的道。 厉绝说:“你只管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 看来他这几个小时不在,应该就是去找安琪处理这件事了…… 这样一想,她就有些埋怨自己了。 为什么会着了安琪的道?她要是对厉绝够信任,就不会误会他了。 看来,还是自己太爱钻牛角尖,一日不钻,心里就难受,也正是这样,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 当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结束这场和厉绝之间的冷战时,父亲沈云道的声音忽然从病房门口传来。 “如画,你不会是看了这条新闻,就原谅厉绝了吧?女儿,不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太刁钻,我认为,你应该再多考验考验他。” 沈云道一眼看透沈如画的表情。 “爸,我……” 沈如画脸色微窘,正要说话,却被沈云道抬手阻止。 裴佩替他端来一张板凳,“伯父,您坐。” 他点点头坐下,说:“女儿啊,原本我就觉得你和厉绝谈恋爱太早了,你还不到十九岁哪,现在正是应该主攻学业的时候,那时候我看厉绝对你挺真心,也就勉强答应了。可是后来我又觉得不妥,你看你们才交往了多久,就让你惹上这么多是非。” 沈如画有心替厉绝辩解:“爸,这次是安琪算计了厉绝,和他没什么关系的,怪不得他。” “不管怎么说,始终还是因他而起。” 沈云道皱着眉,语重心长地说: “老实说,早年厉家和我们沈家还是有些来往的,我还认识他的父母,对厉家的事情也是知晓一二。” “真的吗?” 沈如画吃了一惊,这还是第一次听父亲提起厉绝的父母,以前怎么没听父亲提起过? 沈云道点点头,又道:“厉绝未必知道这些,不过这不是重点,我想说的是,正因为如此,我对厉绝是比较信任的。我心想只要他对你好,真心待你就行,可现在看来,似乎还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他现在可是C城数一数二的黄金单身汉,好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而你呢,虽然在爸爸心目中你也是极其优秀的,可你毕竟年纪小,阅历少,我怕你跟着他,以后会吃亏啊。” “你看看最近发生的事情,虽然厉绝并没有做错什么,可他身边的那些女人,哪一个不把你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我就怕哪天没人保护你,让那些居心叵测的女人钻了空子,对你不利!这个安琪,不就是个例子嘛。” 可怜天下父母心,不得不说,沈云道的担心不无道理。 沈如画理解他的心思,不禁有些动容。 “爸,我明白您的担心,您对我真好。” 她吸了吸鼻子,往沈云道怀里钻了钻。 沈云道抱住她的身子,轻拍了拍她的手臂: “你明白我的苦心就好。爸爸不是反对你和厉绝在一起,我只是不希望你们的关系进展得太快,也不希望你为了爱情,迷失了自己。” “你不是喜欢油画吗?那就把心思多放在学业上,不要总是把心思放在恋爱这件事上。可不要再像这次,竟然发烧染上肺炎了,这可是得不偿失啊。以后,如果有机会能出国深造,我还想送你出国留学呢。” 说到这里,沈云道将她从怀里拉起来,双手捧住她的手臂,忧心忡忡地盯着她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