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你可是校花,注意点儿形象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59章 你可是校花,注意点儿形象

“爸……”沈如画欲哭无泪。 沈云道板起脸孔说:“我说的话又忘了是不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你也真是的,就这么没出息,这么想马上见到他?” “爸,我……” “你什么你,不管怎么样,至少也要冷落他三天!” “还要等三天?爸,是不是太久了?” “你敢不听爸爸的话?!” 沈云道凶起来也是很可怕的,沈如画也不忍让他担心,就只好点了头。 电话那头的厉绝一听见是沈云道的声音,就猜到了个大概。 他没有气馁,也没有再电话打过去,而是直接开车去了沈宅。 不出他所料,沈云道让人将他堵在了沈宅大门外。 也真是难为他这个堂堂厉氏大总裁了,竟然就这么大喇喇地站在沈宅大门外,很没形象地扯着喉咙喊起来: “如画,你在不在?能听见我的声音吗?你听我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好?!” “如画,你要是原谅我了,就把窗户打开吧,我可以忍受你误会我,可就是不能忍着不见你,你听见了吗?听见了就打开窗门吧。” “如画,你看新闻了吗?如果你看了新闻,就知道我是被算计的。你要是不愿意看视频,就出来见见我吧,我可以解释!” 不一会儿,咔嗒一声响,门确实是打开了。 只可惜,打开的不是沈如画卧室里的那扇窗门,而是沈宅的大铁门。 只见管家刘婶操起一把长长的扫帚冲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厉绝吼道: “大晚上的鬼叫什么?想见我们家二小姐,就凭这几句漂亮话?我家先生说了,再回去反省几天,看你表现再决定让不让二小姐见你!” 厉绝唇瓣紧抿,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窝囊。 “赶紧回去吧,都这么晚了,待会儿别让人报了警,告你扰民。” 刘婶朝厉绝挥了挥手,转身就进了沈宅。 待转过拐角,她就一阵猛拍胸口,说道: “厉先生啊,今天的事你可千万不要记在心上啊。刘婶我也是没办法,只能按先生说的话照做,以后你大人有大量,一定要原谅我今天的行为啊。” 大门外,厉绝看着那扇大铁门再次紧闭,不禁自嘲地笑了一下。 这辈子,他还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也罢,就当是一次考验,倘若这么一点小小的挫折都无法度过,以后他和如画之间,还谈什么幸福? 二楼卧室内。 沈如画偷偷掀起窗帘看着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 既替厉绝担心,又觉得这滑稽的画面很搞笑,但更多的,还是对厉绝的不忍,还有想念。 “二小姐,要不我偷偷去后门,你悄悄出去见厉先生一面吧?”小琪在旁边怂恿道。 沈如画摇摇头:“不行,要是被爸爸看见了,他一定会很生气,还是算了,等过两天我去学校上课,再联系他吧。” “好。”小琪点点头。 厉绝在楼下等了很久,仍然见不到沈如画的人影子,就只好回到车上。 却仍然舍得离开,他在车上坐着,接连抽了几根烟,望着那扇窗户,直到那盏灯熄灭,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沈如画根本就没有睡,一直躲在窗帘背后。 手机被父亲拿走了,就是不想让她和厉绝联系上,她没办法跟厉绝打电话或是发短信。 见厉绝迟迟不肯走,她就只好将卧室里的灯关掉,这样他就会以为她睡下了,也就不会再等在楼下了。 还好他没有继续等,果然开车回去了,沈如画这才轻吁了一口气。 ……………… 两天后,C大食堂。 裴佩看着对面食欲不错的沈如画,夸张地瞪大了眼:“卧槽,你这副吃相,谁看了都以为你一个星期没吃饭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天觉得特别饿,可能是之前大病了一场,吃太素了吧……唔,还有可能是一周没来学校食堂吃饭,我太怀念食堂阿姨的可乐鸡腿了,好次……” 沈如画吃得起劲,这已经是第二只鸡腿了。 “拜托,你可是校花,注意点儿形象啊。” 裴佩嫌弃地白了她一眼,又问:“诶,对了,你和厉大总裁怎么样了啊?” “就那样呗。” 沈如画一边吃一边回答。 “啊?怎么可能,你不是也看见安琪的道歉视频了吗?她现在可是很惨啊,据说好几档签约的电视剧都被制片方给除名了。还有拍过的广告,都被广告商换了女主角,她现在可真是被打入娱乐圈的冷宫啊。” “不过也是她活该,算计谁不行,偏偏算计你家厉大总裁,这下尝到苦头了吧,我看呀,她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话说既然误会解开了,你和厉绝就应该恢复往日的恩恩爱爱甜甜蜜蜜了,为什么闹成这样啊?” 沈如画喝了一口汤:“是因为我爸啦。” “不是吧,沈伯伯还在生厉绝的气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担心我,也是正常的。” “那你就忍心虐你家厉大总裁?” 沈如画一噎,然后清了清嗓子,说:“我哪有虐他了,就是把关系那个什么,咳咳,冷却一下嘛。” 其实,她并没有刻意冷落厉绝,也是因为就快到期末考试了,她想借此机会把心思放到学习上。 裴佩不信:“切,你就嘴硬吧,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说到这里,裴佩忽然眼前一亮,“诶,对了,我们来打个赌。” “赌什么?” “赌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我赌你熬不过三天!” “去你的!” 沈如画啜了一声,作势就要去掐裴佩的小圆脸。 两人嘻嘻哈哈闹腾了一会儿,就各自分开了。 裴佩依照惯例,在放学后要赶去父亲的小店帮忙,而沈如画则去了图书馆。 裴佩刚走出校门口,就接到一通电话。 “喂?” “你是裴佩吧?我是如画的爸爸。” “沈伯伯?”裴佩惊了一下,“您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请你帮个忙。” 沈云道的声音不温不火,听着还十分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