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6章 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她媚笑道:“虽然我是她的姐姐,但是基本的羞耻心我还是知道的,我可不会像她一样,大晚上的坐一个男人的车回家。啧啧啧,也不知道她有多浪*荡,背地里瞒着我们,跟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做了什么……啊!好疼!” 赵晨枫在骤然间,忽然变了脸。 他紧扣住沈天音的手腕,力道颇重,脸色阴郁:“沈天音,你的话未免太多了。” “啊……好痛!晨枫……我开开玩笑都不行吗?快松手啦……” 她半是求饶,半是撒娇,疼得脸色发白,可见赵晨枫对她是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 赵晨枫这才松开手,那双染了墨一般的黑眸冰冷地扫了她一眼后,转身冷漠离开。 沈天音气得原地直跺脚。 ……………… 第二天早上,沈如画到餐厅吃饭时,发现父亲的脸色很不对。 再看江雪和沈天音母女俩,却是一副幸灾乐祸,得意兮兮的表情。 她隐约感到蹊跷,正要喝碗里的粥,忽然听见沈云道问:“如画,昨晚上你是不是回来晚了?” 她动作一窒,点了点头。 “说说,为什么回来这么晚?”偌大的餐厅内,气氛显得窒闷,沈云道脸上满是严肃和威仪。 沈如画默了默,大概猜到是沈天音在父亲面前告了状。 于是,将昨晚上搬出来的谎言再说了一次:“爸,昨天油画创作课的王教授布置了一个小组作品,我和同学讨论创作细节,就回来晚了……” “胡扯!” 沈云道一声凌厉的大喝,忽然就恼了,“昨天天音亲眼看见你从一辆宾利车上下来了,你还说是和同学在一起?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如画心头一惊,倏然抬头看向沈天音。 没想到她全都看见了,看见她从厉绝的车上下来,却装作不知道…… 沈如画咬咬牙,知道再瞒下去,只会令父亲更生气,她只好将打工画画的事情和盘托出。 当然,她并没有说雇她的人是厉绝,只说下班太晚,雇主派了车送她。 沈如画很聪明,强调介绍这份工作的是院长大人,沈云道这才脸色稍霁。 “你要打工我不反对,就当是多一些社会实践,但工作三个小时,对你一个学生来说,未免太长。毕竟,你是学生,应该以学业为主。” “你去跟那位雇主沟通沟通,让他把工作时长缩短到两小时,晚上八点前,你必须到家。如果他不答应,你就辞掉这份工作!” 这下,沈如画开始犯难了。 ……………… 一整节油画静物课上,沈如画都在苦恼着,该如何跟厉绝申请提前下班的事。 思忖间,手机响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是陌生号码,她不打算接,但铃声响了很久都没有停,她只好摁了接听键。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入她的耳膜:“沈如画。” 她愣了下,只觉得耳熟,但脑子却没反应过来。 “请问你是……” 对方沉默了两秒,语气变得冷硬:“我是厉绝。” 沈如画惊得手一滑,手机当场就从她手里滑落在地上。 啪的一声,电话自动挂断了。

下一篇   第17章 唯美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