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打劫还是绑架?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63章 打劫还是绑架?

沈如画挺聪明,当这群人刚出现时,她的确害怕得不得了。 但当冷静下来后,也就是保时捷被逼停了下来时,她第一时间捡起掉在副驾驶里的手机。 她一边大喊着救命,一边悄悄地按着手机上的数字键,希望能及时报警。 就在她快要摁下最后一个数字键时,突然肩膀被厉绝一撞,他朝着她喊道:“如画,你快跑,别管我!” 啪的一声,手机再次掉落在地上。 而这一次,她的手机是结结实实地摔在了水泥路上,这一摔,自然是摔得四分五裂…… 真是可惜了! 110只拨了两个数,还差最后一个数字0…… 为首的那一名黑衣人见状,虎躯一震:“他妈的,想报警?!” 大大咧咧地骂着,那人拿着枪就要敲响沈如画的脑袋,却被厉绝及时拦住:“嘿嘿嘿,帅哥,要杀要剐冲我来就行,别对一个女人出手。对了,你不是想打劫吗?我把我身上值得的东西都给你……” 厉绝一边说着,一边暗地里朝着那人手中的手机瞄了一眼。 那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恶狠狠地说:“妈的,死到临头还不老实,来人啊,把他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老子扒下来,包括手机!” 说着,他又走到沈如画身前,拿着枪抵住她的下巴,“你要是再耍什么花样,老子一枪毙了你!” “我,我不敢了,不敢了。” 沈如画这次是真的怕了,连连摇头,脸色苍白。 接下来,厉绝很配合,开始掏身上的手机和钱包以及各种值钱的东西。 虽说害怕,但沈如画脑子不傻。 这群人大老远就跟踪他们追到了这儿,不可能就只是为了‘打劫’这么简单? 她鼓起了勇气,悄悄地从厉绝肩后探出脑袋来,怯生生地问道,“请问,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我们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你们就可以放过我们了?” 这句话倒是提醒那为首的黑衣人了,他眨了眨眼,想了一个好理由。 “想得美!你傻啊,以为我们就是出来打个劫?我们知道他是厉氏集团的总裁,所以才一路跟踪要绑架他的。” 说着,那人朝她嗤了一声:“至于你,就自认倒霉吧!谁让你跟了他这么个大金主,正好便宜我们,多要一点儿赎金!” “……” 沈如画心底一沉。 心想糟了,果然如她想象的那样,这些人是想要绑票厉绝! 怎么办,怎么办? 忽然一个激灵,沈如画摆出一副大无畏的样子,吓唬道:“我劝你们还是赶紧拿了东西就走人吧!你们要是再不走,警察就要追来了!” “警察?不可能!” 沈如画挺了挺胸口,又说:“你还别不相信。我男朋友不是一般人,身边保镖多得是,不可能这么轻易让你们绑了他。虽然你们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成功了,但说不定他的保镖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顿了顿,她想起自己胸前的那串项链。 她将项链拿了出来,亮给那名为首的黑衣人看。 “你再看看,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一枚田黄石,不过最尊贵的可不是这枚田黄石,而是这上面的蓝色水晶,它可是一颗定位仪,通过它,厉绝身边的最得力的保镖阿标就能找到我!” 听见‘阿标’两个字,那人手里拿着的枪抖了抖。 可惜,沈如画没发现,又说道:“换句话说,我的行踪,自始至终都在他们的掌控中,不管我被绑架到任何地方,哪怕是荒山野岭,深海丛林,他们都能找到我。” 说完,她瞪向那人,质问道:“现在,你还不赶紧放了我们?!” 厉绝看着这样的沈如画,嘴角不禁逸出笑容来。 果然是他看中的女人,到了这种情况,她依然能保持冷静,不急不躁,甚至还能巧妙地与‘绑匪’周全。 只是…… 他一个凌厉的眼神,朝那名为首的黑衣人瞪去。 意思是,让他速战速决,不许再磨磨蹭蹭。 “你以为就你这么几句话,就能糊弄得了我?哼哼!” 说话间,那人朝一旁的手下使了个眼神。 沈如画愣了下,但还来不及反应,一张有着异香且很柔软的手帕,捂住了她的鼻子和嘴。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推开,却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抬不起手来,浑身的力量似乎在顷刻间被抽尽了。 紧接着,一股晕眩感袭来,似乎有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托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天旋地转间,她似乎被人抱住,然后被塞进了车内。 ……………… 沈如画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她觉得眼睛涩涩的,就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然后缓慢地睁开双眼。 这是一间独立式的小木屋,屋内显得很简陋,但还算干净,沈如画只觉得这地方有些眼熟。 但她确定,自己从未来过此地。 那么,这里到底是哪里? 又为什么会觉得眼熟? 但最让她觉得奇怪的,不是屋子里的布景和摆设,而是——五六十平米的小木屋里,没什么家具,唯独有一张两米多宽的大床! 而她和厉绝,就睡在这种大床上。 手和脚都被紧紧地绑在了一起,而他们俩身上,就只穿着浴袍! 搞什么鬼?! 那些绑匪到底想要做什么?! 身旁的男人还在熟睡着,睡梦里的他轻蹙着眉头,帅气依旧。 只可惜,沈如画无心欣赏,她更担心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她赶紧推他的手臂:“厉绝……厉绝……快醒醒!快醒醒!你看这是哪里啊?!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还有那些人呢,他们去哪儿了?!” 越发诡异的环境,越发让沈如画感到惧怕。 幸好还有厉绝在身旁,她一个劲儿地猛烈摇晃着厉绝的胳膊,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摇醒。 厉绝终于动了动,微微睁开眼,扬了扬英挺的眉宇。 淡淡的瞄看了一下四周,不急不躁道:“估计,是那些绑匪们带我们来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 厉绝拥了拥她:“先不要慌,见机行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