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我还有很多事,没和你一起做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65章 我还有很多事,没和你一起做

看出她还没吃饱,厉绝抬手轻捏了下她的脸颊。 “我让你吃,你就吃吧,不用跟我客气。” “那……那我真的吃咯?” 厉绝温和地点点头。 沈如画也就不跟他客气,又开始吃起馒头来。 饭后长时间的等待,真是一种煎熬。 沈如画仿佛做了巨大的思想斗争,极认真地对厉绝说:“不行,再这样等下去肯定是必死无疑!厉绝,我们必须想办法逃出去!” 丫头,你还真是后知后觉啊…… 厉绝心中憋着笑意。 他懒洋洋地挑了挑眉,云淡风轻地说道:“丫头,你刚刚不是才吃过早饭,脑子应该比我转得快。” “额……”沈如画一噎,俏脸又是一红。 什么吗,他是在嫌弃她吃的太多吗? 她赶紧起身,装出侦查现场的样子,左边看看,右边看看,左边敲敲,右边敲敲,时不时还凑上脑袋,贴在墙壁上,听听外面的声响。 而厉绝就懒懒地靠在床上,面带着隐约的笑意,玩味儿的盯看着忙忙碌碌的沈如画。 突然,沈如画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地指着洗手间的方向,惊喜地叫道,“厉绝,你快看,这里有一扇没有上锁的窗户,我们可以从这里逃出去呢!” 厉绝脸上好像并没有多大的惊喜,依然是懒洋洋地站起身来。 “是吗?让我来看看。” 他果然站起身来,走进洗手间去。 仔细一看,里头果然有一扇没有上锁的窗户。 他走上前去,用力一推,忽然一阵猛烈的刺骨的冷风,呼啸着从外面吹进来。 沈如画兴奋地跑过去,探头一看,脸上的表情却在瞬间垮了下来。 原来,窗外竟是一处悬崖。 如果硬是从这里跳下去,必死无疑! 这可怎么办啊…… 沈如画并没有气馁和放弃,而是再一次陷入苦思冥想中。 厉绝端详着她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心想真是难为了这丫头啊…… 蓦地,像是想到了什么,沈如画倏然抬头瞪向他,“厉绝,我想到了两个逃生方案!” “哦?”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想到了逃生办法,厉绝也不禁好奇起来,想知道她到底想到了什么样的逃生方案。 他挑着眉,薄唇轻启,“你说吧,我看看可不可行。” “第一个办法,就是从那个烟囱里爬出去!”沈如画指着大床对面的那个火炉。 这个小木屋虽说简陋偏僻,但从设计上看,却是仿造欧美建筑建造的。 这地方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床,有厨房,客厅和卧室还是敞开式一体的,甚至还有这个很欧化的火炉。 厉绝嘴角抽了抽,抬头看了下天花板,淡声道,“恐怕不行,你看这天花板起码五六米高,烟囱的高度怕是不止五六米。再论体积,我肯定是爬不出去的。你觉得你能一个人从这里爬出去?” “额……” 沈如画一阵默然。 的确是不可能!她又不是蜘蛛侠,又吐不了丝,还能飞檐走壁! 沈如画失望地叹上一口气,随后将目光落在了小木屋的正门前,“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正面出击。” “正面出击?” 厉绝倒是感兴趣了,投去一个探究的眼神。 “你看,他们已经解开了我们身上的绳索,你就不受束缚了对不对?” 厉绝挑了挑眉。 有意思,听起来这小丫头还是挺有想法。 沈如画继续道:“待会儿你去门后面躲起来,我假装肚子痛什么的,等他们一进来,你就可以趁机逃出去搬救兵啊。” 闻言,厉绝黑眸中蕴上了一丝赞赏。 这个小丫头,果然够聪慧,如果说要逃生,这个办法的确可以考虑考虑。 不过嘛…… 黑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精光,他蹙眉否决:“不行!这样做太冒险,如果我一个人逃出去,只怕他们会对你不利。” “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大不了,我抵死不从!”她大义凛然的样子,倒是有那么几分意思。 “丫头,我怎么可能放得下你,一个人逃走?算了,别想了,既来之则安之。” 厉绝大步流星地走上前来,一把紧搂住她坐下,将她勾进自己的怀里。 手里的力道不大不小,刚好能圈住她,那感觉好像是生怕他一走,她就消失了一样。 “那我们怎么办?就这样乖乖等死吗?” “不会的,说不定秦卫已经发现联系不到我,开始着手调查了。又说不定,他已经开始实施营救计划。总之,你不要轻举妄动,我们慢慢跟他们周旋就行。” “哦……” 沈如画应了一声,乖乖地窝进厉绝的怀里。 厉绝暗地里轻吁了一口气。 很好,这丫头终于不闹腾了…… 也就是说,他们俩终于有单独相处的时间了…… 唔,再次紧紧地抱着她,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当厉绝缓缓闭上眼睛,正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静好时,冷不丁地,听见沈如画开了口。 “厉绝,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不想逃出去的样子?难道,你还想在这里长住?” 他嘴角一抽,倏然睁开了眼睛。 还真是不能小觑了这丫头的警觉性…… 他扯了扯嘴角,说:“哪里,我只是觉得,好像很久没有这样抱着你了,所以想多抱抱你罢了。” 煽情的话语,从他嘴里那么自然地流露出来,沈如画竟然不觉得难为情,倒是心柔得一塌糊涂。 是啊,因为安琪惹出的那些事,她和厉绝已经好久没见面了。 更别谈像这一刻这般,彼此紧拥着彼此,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对方的身体。 她心头一漾,就有些心驰摇曳了。 沈如画忍不住将脑袋靠往他的肩头,低低地问道:“厉绝,你说,我们会不会真的逃不出去了?” “傻瓜,我们当然能逃出去。” 他揉了揉她的额发,将她往怀里拥了拥:“我们没那么容易死,我还有很多事没和你一起做呢。而且,我还……”欠你一个浪漫的订婚仪式。 后面的话,他忍住没有说出口。 却勾起了沈如画的兴趣,她仰起头来,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