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等逃出去了,你想做什么都行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66章 等逃出去了,你想做什么都行

“你还什么?怎么不说了?”她问。 “没什么。”厉绝在她额头上轻啄了一下,“反正你别灰心,我一定会带你逃出去的。” “讨厌!吊人胃口!” 她轻捶了一下他结实宽厚的胸膛,却是把身子往他怀里钻得更深。 她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胳膊,让他忍不住笑起来,闷闷而又爽朗的笑声令沈如画心里安心了不少。 似乎,就这样和他待在一起,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冷不丁地,厉绝抬起她的下颌,细细摩挲着她的下巴,一双黑眸专注而炙热地凝视着她:“丫头,如果我没想错的话,你已经原谅我了,是吗?” 她的嘴巴蠕动了一下,嗓子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发不出声音。 见她要说又不说的样子,厉绝难受得很,也着急得很。 他站起身来,与她面对面坐着,十分虔诚的模样盯着她的脸,并捧起她的手:“丫头,别折磨我了好不好?快回答我,你是不是原谅我了?” 她依旧紧抿着薄唇,不肯开口。 “你知不知道,那天我在你家门口说的那些话都是发自肺腑的,我可以忍受其他任何事,但就是不能忍受你误会我,不理我,不见我。” “我已经替你报复了安琪,她现在再也没有能耐伤害你了,这样你还不肯原谅我吗?嗯?还不愿意?那你说,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 他急切地问着,手掌轻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拉过来逼近自己,低哑着嗓音说: “我不知道是中邪还是被你下咒,你就像是我从来都不会碰的毒品,但是却让我在混沌之中误食,一旦沾上,就是欲罢不能,整颗心都被你挖走了。” “如果你不肯原谅我,要一直这么冷落我,我很可能会因为解不了这个毒,而五脏六腑衰竭而死,这样你也忍心见死不救吗?” “我……” 不知道怎么的,两股热流慢慢涌上她的眼眶,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掉落下来。 他伸手轻轻地将她的眼泪擦拭掉,“丫头,我都对你做了这样的表白,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说着,他的唇覆上了她的嘴角,她的眼泪再一次失控地滚了出来,顺着脸颊一直流到了她的嘴里。 厉绝就一遍遍替她吻掉那些泪水,用极其温柔的方式。 好不容易好了些,她才吸了吸鼻子,哽咽地说道:“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 “真的?”厉绝惊喜地问。 “嗯。” 她点点头,“餐厅那件事情发生后,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我临时决定和裴佩一起去参加联谊会,除了我爸,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可是后来我收到一则短信,对方说‘想知道厉绝在做什么,就亲自去酒吧对面的圆缘园餐厅18号包厢看看吧’。 “当时我就在想,这个人怎么知道我在酒吧?后来才想明白,一定是安琪派人跟踪了我。我去了餐厅,看见你跟安琪在一起,当时气坏了,根本没来得及确定见到的是不是真实的,就仓皇逃跑。” “现在仔细想一想,那时候你是闭着眼睛的,好像是喝醉了酒。一个人喝醉了酒,怎么可能做那种事?直到前几天,安琪发布了道歉视频,证实了我的猜测,我就知道你是被她算计了。” 厉绝点点头。 “既然知道我是被算计的,那为什么始终不肯见我?是因为伯父吗?” “唔,多少有一点爸爸的原因。不过,他也是担心我,希望我趁这次机会冷,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沈如画一边说着,一边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 “我想想也对,毕竟到期末了,我想好好复习一下,免得到时候挂科。” 厉绝闻言,稍稍有些吃味。 “那也不能不联系我,你知不知道,在跟你分开的这段日子里,真的是吃什么都食之无味,做什么都没兴趣。” 沈如画抬眸看他,他幽深的双眸里闪烁着宝石般的光彩。 “下次我不会了。” 她抿了抿嘴,“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确定,要为了我放弃一大片森林?你可是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像安琪和苏薇那样的名媛明星们,都想成为你的女人呢。” 厉绝乐了。 原来,这丫头数天不联系他,其实是在吃醋! 他嘴角微微翘着,握着她的手,然后放在自己的唇边亲吻了一下,十分认真地说道: “傻瓜,我确定,就算全世界骂我白痴,我也不会放手。就算你放手,我也不会放。沈如画,我爱你,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承诺。” ‘我爱你’三个字永远是最催泪的。 沈如画的心被他深情的言语牵动了一下,眼泪再一次抑制不住地涌了出来。 他放开了握着她的手,捧起她的脸,轻轻地吻去她的眼泪。 慢慢地,急切而又霸道的吻顺着她的眼睑、她的鼻子一直向下…… 深情缠绵的吻,占据了沈如画的思维。 思维凌乱了,散落成碎片。 而身体的感觉反而越来越清楚,有种如樱桃般甜美的思潮从唇间扩散,朝着四肢百骸倾入传导,带着一点一点渐热起来的温度。 就在厉绝要亲吻上她的唇,并将她推倒在床上时,她的一双手突然抵在了他的胸膛上。 “等一下!厉绝,你忘了,我们被人绑票了!” 她说完就一个利落地翻身起床,动作之迅速,令厉绝遗憾不已。 该死的,又不能直接将她扑倒…… 可是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恐怕小丫头又要气恼他一阵子了…… 算了吧,还是继续陪她演戏! 只可惜苦了他这个相思汉,想念了她这么久,却不能为所欲为…… 整个下午,厉绝都在不厌其烦的跟着沈如画玩着猫捉耗子的游戏,要么抱上一抱,要么吻上一吻,要么就是搂上一搂,亲上一亲,摸上一摸。 沈如画像只惊弓之鸟一样,满屋子里上跳下窜。 “厉绝,你到底还想不想逃出去啦!别闹了行不行?我们应该想办法逃出去才对,还有项链,我们还得找回项链呢!等找到项链逃出去了,你想做什么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