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不好,车钥匙和钱包不见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68章 不好,车钥匙和钱包不见了

正想拿起叉子刀子切牛排,沈如画却顿住了动作。 “等一下,他们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好?难道是为了把我们喂饱了,好卖个好价钱?” 厉绝哭笑不得:“你还真当自己是待宰的羔羊。” “反正也差不多……” “好啦,先吃吧,别想那么多。” 他说着,撩唇浅笑,切上一块,送至沈如画的唇边。 沈如画张嘴吃下,顿时深呼吸一口气,“唔,好吃,这个牛排比想象的要嫩呢。” “等一下,我刚才找到一样东西。” 厉绝起身,从液晶电视下面的案台下拿上两个晶莹剔透的玻璃杯子,顺利的找到开瓶器打开红酒。 “来,我们喝一杯。” 厉绝将倒好的红酒杯送到沈如画跟前。 她顿觉无语,“厉绝,你也太乐观了吧?这种情况下,还能有心情喝红酒?!” 厉绝优哉游哉地抿上一口红酒:“要不,你哭两声试试?看他们能不能放了你。再说了,外面天色快黑了,你现在逃出去,万一遇上野兽怎么办?嗯,这瓶红酒味道不错,你尝尝?” 沈如画:“……” 好吧,天都黑了,再着急也是没用的,只能继续等救援了。 在厉绝的半哄半诱下,沈如画轻轻抿上了一口红酒。 这酒的口感的确不错,一种复杂的但柔和平衡的甜酸味,凉凉的液体从喉间滑下,然后又缓缓滑入腹中。 她当然不知道,这瓶红酒可是1949年的拉斐,是厉绝特地为她准备的。 “觉得好喝,就再喝一点。” 沈如画摆了摆手:“不了,我有些头晕晕的。” 只怕待会儿喝多了,就醉了,她还要想办法逃出去呢。 厉绝可不允许她继续把时间浪费在纠结于‘逃跑’这个问题上,待她吃饱喝足,便轻轻地抱着她来到床前,并将她小心放下。 沈如画潜意识里是抗拒的,但身体根本不听使唤。 这一夜厉绝做足了前戏,她的心跳瞬间要蹦出胸腔,混沌中用手推着他。 “别……厉绝……别这样……” 厉绝轻微一顿,似乎迟疑了一下,但下一刻就有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直接施展精湛的技巧。 只一会儿的功夫,沈如画就丢盔弃甲,整个人瞬间瘫软下去。 厉绝用力时强时弱,节奏堪称完美,沈如画简直没法承受,断断续续地求饶着,呼唤着,呐喊着,最后直至彻底释放。 ……………… 翌日清早,外面下起了绵绵细雨。 天色看起来有些阴沉沉的,却丝毫不影响厉绝的好心情。 此时,他已经起了个大早,而且也已经洗过澡,穿戴完毕了。 他依然是那个精力旺盛的男人,昨天晚上彻夜的颠鸾倒凤,在他身上找不到丝毫疲惫的痕迹。 反而因为昨晚的缠绵,令他的心情大好,脸色显得比往日更加的意气风发。 转身走出卧室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倒回来看了一眼床上的小女人。 她的眼底有淡淡的黑影,是因为昨夜太累,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丽,反倒是增添了一丝脆弱美,更加惹人心疼。 也正如她的名字那般,此刻的她,美得好似一幅画。 因为昨日的蹂躏,她的唇瓣微微泛着红,头发披散着,像极了妖精。 他恍了恍神,鬼使神差地走回去,在她身边坐下,并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儿,眸色不由得转深。 他忍不住低下头,再次轻啄住她的唇。 要不是因为不忍心打扰她,他真是想就这样吻下去,想想小丫头实在是累坏了,厉绝还是退到了外面的客厅。 目光随意一瞥,瞥见门前玄关处,躺着一张纸条和两串钥匙,看来是有人刻意留下来的。 应该是阿标。 厉绝走去拾起纸条和钥匙,打开一看,果然是阿标留下的:祝少爷和少夫人和好如初,小的们功成身退,就不打扰少爷和少夫人恩爱了。 嘴角一弯,厉绝嗤笑了一声:“算你小子聪明,要不然,就你昨天那些粗陋的表现,回头还不找你算账?哼!” 原来,‘绑匪’一事,自始至终就是厉绝安排好的。 而那为首的黑衣人,正是他的保镖阿标。 这间小木屋,也正是当初把安琪找来录道歉视频的那一间。 如果不是为了避开沈云道,偷偷见上如画一面,他也不会出此下策了。 不过话说回来,以后这未来岳丈那一关,他还得再多下一点儿功夫啊…… 厉绝将两串钥匙揣进衣兜里,回头再次看了一眼沈如画,发现她依然睡得很熟,这才悄悄离开。 外面停了一辆路虎。 他掏出车钥匙,上车后发动引擎,将车子驶向山下。 他并不打算离开小木屋太久,毕竟,放沈如画一个人在小木屋里也不安全。 山下分岔路口往左行驶数里路就有一个小镇,正好可以去买一些衣服,或是吃的喝的。 他买了一些面包和手工面条以及调料之类的东西,还有沈如画爱吃的水果,以及一些饮用水。 超市里的服饰都很廉价,款式普通,多数是以贩卖居家型的衣服为主。 鲜少有漂亮的时装,他左看右看都觉得不满意,最后挑了一件大小尺寸与沈如画身段合适的粉色家居服。 采购完所有的必需品,他手里拎着两个大塑料袋步出超市。 在门口处,正好走进来一老一少。 老人七八十岁的样子,身体还算健康,并非老态龙钟,小孩子差不多十来岁,一看就是一副调皮机灵相。 老人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嚷嚷着什么,小孩儿则在前面跑,一脚踏空便撞在了厉绝身上,将他手里的东西摔落在地上。 厉绝蹙紧眉头,瞪向那名小男孩儿,他吓得赶紧躲到老人背后。 老人走过来点头哈腰地道歉,厉绝听不太明白,又不便发火,便找售货员要来两个箱子,然后将买来的东西装进箱子里。 出来时,天色已晚,天空雾蒙蒙的一片,看样子像是要下雨了。 厉绝心想,得赶紧回山上去。 他抱着箱子走到车前,将东西丢进后备箱,往衣兜里掏车钥匙时,却发现一个严峻的问题—— 不好,车钥匙和钱包都不见了!

下一篇   第169章 台风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