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这一次我一定听你的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75章 这一次我一定听你的

“要不是我找信得过的人借了一笔钱,逃到法国来,不知道我现在在国内,会是个什么惨状!厉绝他真的……太狠了!” 安琪说了很多很多,言语中满满都是恨意。 苏薇一直安静地陪着,没有揷话,静静地听她说完。 “苏薇,我可是为了帮你才弄成了这副模样啊,你可要替我讨回公道!我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你得帮帮我,要不然,我下辈子可怎么办!” 苏薇听着安琪的声音,即便只是这么听着,也觉得胆战心惊。 抿了抿唇,她回头看着安琪: “你问我怎么办?我也不清楚。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安琪,我也希望你过得好。” “那你得帮帮我啊,我不想以后做一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你知道我喜欢演戏,我天生就该混娱乐圈的啊,你帮帮我吧,苏薇,告诉我该怎么做!” 安琪哭丧着脸,哪里还有往日的明星风范。 在苏薇眼皮子底下的,分明就是一个落魄的女人。 有那么一刹那,她是有些心软的,可她知道,一旦自己心软,就彻底暴露在厉绝眼前了。 “倘若是以前,向他求求情,或许还有效,可依我现在的尴尬处境,根本不足以在厉绝面前说得上话。”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我看,我们还是暂时修身养性,等待更恰当的时机吧。” “等待?”安琪横起来,“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度日如年!” “谁叫你去报复厉绝?!你惹上谁不好,偏偏要惹上他?!” 苏薇冷哼了一声:“你是自己作死知不知道,竟然敢拍下他的裸照?我告诉你,厉绝没要你的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还想怎样?!” 闻言,安琪瞬间像是霜打的茄子。 “我……我是一时糊涂……他说我太累,说我拿的奖是靠钱买来的……还说我太Low,我气不过,所以就……” “所以你就像个白痴一样,去报复他?哼,真是个蠢货!” 苏薇咬着牙,那神情仿佛是对安琪恨铁不成钢。 “苏薇,我可是为了帮你!” 安琪又羞又恼,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为了帮我?呵!” 苏薇鄙夷地嗤了一声,一针见血地道: “安琪,你扪心自问,你到底是为了帮我,还是为了帮你自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吗?你就是想通过我,攀上厉氏这根高枝儿!” 苏薇也豁出去了,不怕跟安琪撕逼。 “看着我和厉绝闹掰,你怕自己捞不到油水,所以才肯出手帮我,你敢说我说的不对?!” “我……”安琪一噎。 知道自己已经被识破,她也不好意思再理直气壮了,索性抱住苏薇的手,使混撒泼起来。 “苏薇,我知道是我太贪心了,有你这么个朋友,已经是难得的好运气。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始终也是不会害你的啊。” “可是那个沈如画不同,她可是你最大的威胁。我算是看出来了,厉绝为了那个女人,真是什么狠绝的事情都做了。” “你看看你,你是他的青梅竹马,现在却跟他成了陌路人,他不但不认你这个青梅竹马,还要辞退了你。你就是不帮帮我,也该为你自己着想吧?” 在安琪的煽情下,苏薇倒是真的有些恼意了。 那天,他亲自打来电话确认她是否身在法国,从那一刻起,苏薇就知道,厉绝已经不再是她能依赖的那个男人了。 他对她有了防备,他和她虽然还是合伙人,但早已有了隔阂。 沈如画在她伤口上撒的这把盐,她是无论如何都要还回来的。 略做思量,苏薇说:“我可以让你在法国有个落脚点,让你吃喝不愁。但是,你想回到娱乐圈,起码要等到一年后。” “一年后?”安琪微微蹙眉。 “怎么,你还不愿意?” 苏薇冷笑了一声:“你要是不愿意,大可以现在就走。” “不不不!我愿意!这次我一定听你的!” 嘴角浮现出一抹鄙夷的笑容,苏薇笑得高傲,却也阴冷。 “这一年内,你必须销声匿迹,耐心等待时机,不能再出来闹事。一旦再犯,我必不会帮你,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安琪立即点头如捣蒜。 之后,苏薇给了安琪一个地址,并给了她一些现金。 待安琪离开后,她站在落地窗前,抬头望向遥远的东方。良久,她的唇边勾出一弯惊人冷冽的薄笑。 沈如画,你当真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从此和阿绝双宿双栖了吗? 你错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苏薇永远不会向你这样一个黄毛小丫头认输! 等着吧,这一次,我一定会为你准备一个让你意想不到的大瓮,大到——足够你这一世永不超生! ……………… 沈如画身体好了一些后,就去学校报道了。 她已经打定主意,到学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裴佩算账! 可裴佩是谁,就是一个人精,早就想好了对策。 所以,当沈如画挥着拳头向她砸来时,她第一时间求饶。 “我的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错了,那个什么,为了给你赔不是,我特地带来了你最喜欢的凤梨酥。” 说着,她赶紧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大口袋来。 然后,从里面一一取出若干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 “你瞧瞧,这是御食园的凤梨酥,这是采芝斋的凤梨酥,李制饼家的凤梨酥,思朗的凤梨酥……这些可都是口碑最好的凤梨酥品牌了,我全都给你买了,够你吃到明年的!” “还有半个月就到明年了!” “额,那也够你吃上一个月嘛。” 沈如画可不听她说这些,跟她吹鼻子瞪眼:“你想让我变成胖猪?” “呵呵,你校花一朵,吃什么都长不胖的。” “去你的!别想拿这些东西来糊弄我!” 沈如画骂着,作势就要掐向裴佩的小蜂腰。 突然,裴佩从包包里又掏出一个盒子来:“你不喜欢是不是?那好,我还有一样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