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蜡笔小新摇大象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76章 蜡笔小新摇大象

你就唬弄吧,我倒是要看看你个死裴佩能唬弄到什么时候! “什么宝物?”沈如画假装感兴趣的样子。 裴佩神秘兮兮地摇晃了下手中的‘宝物’,两秒后才亮了出来:“当当当当!就是这个!” 沈如画低头看去,差点儿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裴佩手中拿着的,竟然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盒子里是一条男款情趣内裤,造型就像是大象的鼻子。 轰地一下,沈如画的两颊不由得泛起淡淡的绯色。 “裴佩,你拿这东西给我做什么?!” “你知道蜡笔小新摇大象吗?” 裴佩窃笑着,神秘兮兮地附在沈如画的耳边,说: “我跟你说哦,你把这个拿去给厉大总裁,他要是做错了什么,你罚他学蜡笔小新摇大象,包你心情好,而且……两人会更加亲密哦。” 沈如画又羞又恼,啜道:“死裴佩,竟然敢拿这种东西来给我,还说什么赔礼,这算什么赔礼?丢死人了!” “哎唷,姑奶奶,你看看我,既关心你的口福,又关心你的性福,你上哪儿去找我这样的闺蜜嘛,你就原谅我了呗。” 裴佩几句话就把沈如画给逗乐了。 “好,这次就原谅了你,但下不为例!” “知道了,这还不是因为厉绝,要换做是别人,我才不会帮着对方骗你呢。” 说完,裴佩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那个什么,你把这盒情趣内裤留着呗,以后说不定真能让你派上用场。” “死裴佩!讨厌!” 两个人嘻嘻哈哈说笑着,沈如画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 她立即朝裴佩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厉绝。 她一边按下了接听键,一边笑着叫着:“厉绝。” “你在哪里?” 厉绝低沉的嗓音传来,依旧的言简意赅。 “当然是在学校啊,和裴佩在一起。啊对了,厉绝,我今天中午就不陪你一起吃饭了,我约了裴佩下午一起去找一位教授讨论期末作品的问题。” 电话那头的男人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是不高兴了。 想了想,沈如画又说:“要不我晚上给你做顿晚餐,补偿你,好吗?” 虽说她的厨艺真的不怎么样,但还是能勉强下咽的。 何况,她这么有诚意,他应该不会生气的。 可是,电话那头的厉绝一直沉默着。 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厉绝,你有在听吗?是不是……” 就在她猜测不定的时候,却突然听见厉绝的声音传来:“好。晚上要做什么菜式,我替你去准备材料。” 沈如画脑袋里迅速策划了一下,然后说: “我有点想吃酸菜鱼,唔,还有糖醋排骨,蔬菜的话……就买点番茄和鸡蛋,用来做番茄炒鸡蛋。哦,还买点虾吧,我想做醋溜大虾……” 沈如画一口气说了很多,听得一旁的裴佩都忍不住直流口水。 不过流口水倒不是因为她馋了,而是因为,沈如画说的那一大串菜名,怎么都带酸啊? 正在打电话的沈如画倒是没注意这一点,继续着。 “啊对了,厉绝,我还想吃这个季节新出的橘子,我们学校食堂就有卖的,特别好吃呢。我前两天看见超市在搞活动,二十块三斤呢。” “好,我会记得买的。” 电话那一端的厉绝,除了有点诧异之外,也没有往别处想,就直接答应了。 “嗯,那我们晚上再见,你快去吃午饭吧,别光吃些没营养的工作餐,还是得吃正餐,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厉绝的心情愉悦至极。 和她通电话,就算他心情再恶劣,只要听到她的声音,他就会觉得自己中了一个价值五百亿的招标项目。 而电话另一端的沈如画,此时一边收好手机,一边失笑着,眉眼间满是浓浓的幸福。 裴佩在一旁,把她和沈如画之间那种淡淡的温馨感受得彻彻底底,她打心眼里祝福好友,也打心眼里羡慕好友。 “厉大总裁对你真的好得没话说,全天下怕是找不到第二个像他这样宠你的男人了。” 裴佩一番感叹后,忽然打趣道: “对了,如画,刚才你让厉大总裁替你准备的那些食材,怎么有好几样都是带酸味的啊?还让一次性买个三斤橘子……啧啧啧,你什么时候变吃货了?” “我本来就不挑食的,再说我吃什么都长不胖。” 裴佩的小圆脸抽了抽:“……你这完全就是来拉仇恨的!” 沈如画哈哈笑起来,心情特别得好。 ……………… 晚上,沈如画被阿标接到厉氏公馆的时候,厉绝早就在做准备了。 几两酸菜,一条活草鱼,新鲜排骨、番茄、鸡蛋,当然还有她想吃的当季橘子。 尤其是那些橘子,满满一箩筐,沈如画见了不由得惊喜地呼出声。 “你真的去买了橘子啊,太好了!我现在就想吃一个橘子!” 她刚要伸手往水果篮里拿橘子,却忽然纤腰一紧,就被厉绝搂进了怀里。 厉绝笑着,霸道地就把她圈入了自己的怀里。 “小吃货,先去洗手。” 在他怀里转身,她笑着,踮起脚就赏了他一记香吻,笑得像吃了蜜一般甜。 “我知道了。厉绝,有你真好!” 得到了心爱女人的赏赐,厉绝嘴角微微一勾,很是满足,就像还没有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一般。 搂着她的手更有力了,恨不得把沈如画揉进他的身体里,和他融为一体。 低首,他就给了沈如画一记结结实实的法式热吻,直吻得她差点窒息过去,他才不舍地移开了唇。 “你今天是怎么了?” 沈如画红着脸问,总感觉今天的厉绝有些怪怪的。 “没什么,你不是要吃橘子吗,乖乖去洗手。” 她没动,就这么看着他,两秒后说道:“厉绝,我发现你越来越像个大叔了,好唠叨,好爱管我。” 厉绝皱起眉头来:“你这是在嫌弃我老?” “我不是嫌你老,我是嫌你唠叨,厉绝是唠叨鬼。” 沈如画说完,就笑嘻嘻地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