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别太相信厉绝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78章 别太相信厉绝了

第二天,厉绝和沈如画一起去见沈云道。 好在沈云道并没有刁难厉绝,但勒令,只能待一天一夜,多一个小时都不行。 虽说沈云道的脸色并不怎么好,但厉绝临走时,他叮嘱道: “如画,你这是要去厉绝父亲的老家,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一些,毕竟你这次和厉绝去的目的主要是扫墓,别光顾着玩。” “爸,我知道了。” 沈如画点点头,心想爸爸虽然看起来脸色不太好,但这意思是默许了她和厉绝可以继续交往了啊。 送走了历绝,回来的时候,发现江雪正往别院走。 江雪是一脸的嫉妒羡慕恨,口气里满是酸味:“恭喜你啊,如画,跟厉少的关系已经稳定了,能给他父亲扫墓,那就证明他认定你了啊。” 沈如画抬头,对上江雪那张优雅精致,但看不出真实情绪的笑脸,回应一个微笑,算是默认。 下一秒,江雪话锋一转。 “不过,我总觉得你们发展的速度太快了,这么快就跟他在外面过夜了,是不是不太好?这要是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太好吧?” 顿了顿,江雪挑了挑眉头,又说: “如画啊,我劝你有个心理准备,别太相信厉绝了,也不知道他带回去的女人有多少?像苏薇,说不定已经去过他家好几次了。还有之前的安琪,新闻报道的事情,总归不会是空穴来风。” “谢谢雪姨关心。” 沈如画看了江雪一眼,“我和历绝已经达成了共识,是以结婚为前提开始交往的,所以我相信他。” 什么?以结婚为前提? 江雪心里惊讶,脸上不动声色,字斟句酌地说:“你们已经发展到结婚的程度啦?!” “是的。” 窗外还是明媚灿烂的阳光,江雪的脑袋上顿时积攒了几朵乌云。 想到历绝和沈如画发展顺利,她的心情顿时压抑到了极点,又看了一眼沈如画,不再说话。 晚上一两点钟,沈天音从外边回来,被江雪逮了个正着。 已经一连三天了,江雪都没有见到沈天音的鬼影子,她每天晚上都守在这别院门口守了三天,终于让她逮住了她。 看见沈天音又是一身去夜店鬼混的打扮,江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知道会挨骂,沈天音拔腿就跑。 “沈天音,你给我站住!你又上哪儿鬼混去了?!” 沈天音被揪住了衣服,想逃都逃不掉。 “死丫头,你去哪儿了?!” “哎哟,我不过去玩了一会儿嘛,妈,你别生气。” “你个不争气的丫头!” 江雪气得不得了,开始数落沈天音: “你知不知道,人家沈如画今天带着历绝回来了,跟你爸说是要去历绝父亲的老宅,我看他们八成是要结婚的,即使没到结婚那一步,那也是会先订婚的。可你呢,天音,你还天天跑出去鬼混!我让你搞定赵晨枫,你到底有没有搞定啊?!” 不提赵晨枫还好,一提起来,沈天音是又气又觉得委屈,“我拿他没办法嘛。” “你个没用的丫头!” 江雪是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我平时教你的那些手段,你都拿去泡外面的那些凯子了是不是?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要找就要找个靠谱的,赵家是你目前最好的选择,你赶紧的给我搞定他! 现在,历绝已经被沈如画给抢走了,你要是再不抓紧点儿,我看哪,连这个赵晨枫也会被别的女人抢走了!” 沈天音心口一惊,这才有了点儿强迫感。 如果她的动作不快一点,只怕赵晨枫听说了沈如画和历绝要订婚的消息,她跟赵晨枫的事情就彻底黄掉了。 看来,是时候跟赵晨枫摊牌了。 沈天音找了一个很好的时机跟赵晨枫摊牌。 这段时间里,赵晨枫也没多少时间应付她,他就快毕业了。 原本想在C城最好的建筑公司,厉氏集团,谋取一个建筑师的位置,谁知因为沈如画,跟厉绝闹得很不愉快。 赵晨枫骨子里是很高傲的,不想屈居在厉绝的公司。 同时,他又忌讳着自己有把柄在厉绝手里,所以,一直在是否继续留在厉氏集团,和出国留学中徘徊。 又是一个周末。 赵母喜欢在自家后院里开家庭派对,请来的也都是金融界一些小有名气的金融家或是投资者,虽然比不得厉绝这样的大公司领导者,但也都是金融界里的行家。 而每次开派对,赵母都要求赵晨枫必须参加。 沈天音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特点挑选了这个周末,由后院的那条小路,偷偷潜入了赵家。 因为心情不好,派对上,赵晨枫喝了不少的酒。 他一直喝了将近一个小时,醉得神智都不清了,所以,并没有看见偷偷潜进客人里的沈天音。 在人群中,沈天音偷偷地窥探着他。 直到看到他醉了,便悄悄地倒在她的身侧,重新倒了一杯酒。 然后从身上摸出了一包早就准备的东西,偷偷倒进了那杯酒里。 她端起那杯酒坐到了赵晨枫身边,娇滴滴地哄着醉了的赵晨枫再喝一杯。 “来,晨枫,再喝一杯,恭祝你以后更上一层楼。” 她一手端着酒,一手暧昧地勾搭着赵晨枫的肩膀,哄着他喝掉那杯加了东西的酒。 赵晨枫微眯着眼,看着她,眼前浮现的却是沈如画的影子。 他立即激动地扳过她的肩膀,低喃着: “如画,是你吗?你原谅我了?你还愿意来看我,是不是?我知道,你不可能那么快就放下我的。如画,我好爱你,好爱你,你和厉绝分开吧,和我在一起……” 又是沈如画! 沈天音握着酒杯的手不自觉地捏紧,险些徒手捏碎了酒杯。 好在她终于忍下了这口恶气,阴测测地说道:“哼,还想着沈如画?今天我就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男人!” 赵晨枫潜意识觉得是沈如画在劝着自己喝酒,便接过了那杯酒,一口气就喝了个精光。 喝完之后,他觉得胃里直翻滚,难受至极。 可他顾不得难受,他害怕沈如画走了,便紧紧地捉住她的双手,不让她离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