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被赶出家门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82章 被赶出家门

其实,赵晨枫小时候是很优秀的,赵正国一直希望儿子能接他的衣钵,成为一个搞科研的人才。 他不希望赵晨枫沾染了他母亲身上的那份铜臭气,唯利是图,一辈子钻在钱眼儿里。 谁知道,他越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偏偏就是发生了。 由于赵母的溺爱和纵容,赵晨枫越长大,性格就越乖张阴暗,也越来越不听他这个父亲的话。 现在,他甚至做出这种丑事来,更是叫他气不打一处来。 就像现在,赵晨枫竟然睁大眼睛,瞪着他这个做父亲的,满脸戾气。 “爸,你是我爸,为什么不肯相信我的解释,而去相信别人的闲言碎语?在你眼里,我说的话做的事,还比不上别人是不是?你是不是从来没当我是你的儿子?!” 赵正国被彻底激怒了,“混账!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吗?” “我就是这么说话了,怎么着?!”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赵晨枫脸上就被挨了一记狠狠的打。 “你给我滚出去!滚出这个家!我不想看到你,滚!”赵正国骂着,气得脸色发黑,浑身颤抖。 听说要赶儿子走,赵母不干了。 “赵正国,你瞎说什么呢?晨枫又没怎么样,为什么要赶他走?这大冬天的,冻着了怎么办?” “你啊你,还这么护着他,你知不知道,就是你这么宠他,才让他养成了这副德行!” “我就是宠他了怎么着,我没觉得儿子有什么不好!” 两夫妻争吵着,赵晨枫却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一阵风似的走出了赵家大门。 他开着自己的雪佛兰出了家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便开着车在每条大街小巷里穿唆。 不知不觉间,他把车开回到了沈宅门口。 看着那栋二层楼高的小别墅,还有他常常站在自家阳台上眺望过多次的窗口。 他想象着,此时此刻的沈如画正在做什么,担心她会不会已经从江雪和沈天音母女俩口中听说了什么,会不会对他的看法越来越糟…… 可事实上却是,即使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在父母面前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但在沈如画面前,他是做不到的。 即使今晚的一切是假的,但之前那次在酒吧醉酒,和沈天音之间也确确实实有过那么一夜…… 想到这里,赵晨枫不禁皱了皱眉,对沈天音的恨意越发加深了。 要知道,他花了那么多的心思,花了那么多的时间,陪伴在沈如画身边,眼看着他还有一线希望,现在却被沈天音那个贱女人给破坏了。 是他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一直在父母的羽翼下活得顺风顺水,被人称为学霸,奉为校园男神,以至于他整个人都飘飘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但真正走入社会,他才领会到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出了校门,走入社会,开始实习工作,他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不过就是个毫不起眼的实习生! 各种打击,各种报复,各种各样的事情都袭来,无论是生活还是事业,都让他难以应付,也让他身心疲倦。 唯一让他牵挂,始终不甘心放下的,还是沈如画了。 她是他的初恋,是他第一个真正喜欢的女孩儿,是他心心念念,做梦都想拥有的完美女孩儿啊…… 他抬头再次望着那一扇窗,心头无比惆怅,突然感到一阵迷茫。 不是无处可去,而是对这里有种不舍的情绪。 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看来他多半是要出国留学了,也就意外着,他想她的时候,也是看不到她的了…… 车窗外的地上,掉满了烟头,可赵晨枫依然舍不得离开。 也正是如此,被他凑巧地听到了江雪和沈天音母女俩的这段对话。 “妈,你今天来的真是时候。” “废话!我接到你发过来的短信,就马上赶过来了。要不是我及时赶过来啊,这次的事情肯定又被赵晨枫那个妈给搅黄了。” 一听就是江雪的声音,尖酸刻薄地道:“哼!那个女人真不是个省油的灯!看来以后还得想想更好的办法对付她!” “妈,晨枫他妈那么厉害,我怕以后嫁过去要受苦。” “你怕什么,有妈罩着你。” “嘻嘻。”沈天音笑得有些嘚瑟,“不过话说回来,妈,全靠你提醒得对,要不然啊,我到现在还跟晨枫不冷不热地僵着。” “那当然,你也不想想,人家如画都要和厉绝订婚了。你呢,连个男朋友的人影子都没有。赵晨枫当然是最好的人选了,可惜他喜欢沈如画,所以我才帮你从她身边给你抢过来啊。” 江雪笑得像只千年老狐狸,“以后你嫁到了赵家,我也就跟着享福了。” “放心吧,妈,等以后我嫁过去,一定会把您也接过去的。毕竟,对付晨枫那个妈,我还得靠您给我出谋划策呢。” “那是。” 母女俩有说有笑,似乎一切都胜券在握一般。 但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此时的赵晨枫就在那一堵墙外,将她们所说的话全都听了个真真切切。 他双手紧握成拳,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掐死里面的那对母女。 但他硬生生忍了下来,一来是怕惊扰了沈家其他人,二来是他还不确定沈如画是否已知晓他和沈天音的事。 如果他现在冒然冲进去,那等于是自己在自己脑袋上扣了一个屎盆子,怕是想摘都摘不掉了。 所以,他拼命压制住了冲动,一直忍耐到了第二天早上。 他知道沈如画的习惯,每天早上七点钟准时起床,七点半吃完早饭,坐家里的车出门去C大,早上八点钟左右就能到学校了。 看了看腕表,时间刚好在七点二十五分。 他猜到差不多该是沈如画出门的时候了,于是从车里垮了出来。 怎知,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炫黑色保时捷由远疾驶而来,霸道地停在了沈宅大门口。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长身长腿,一身质地优良的定制西服,头发经过了认真仔细的打理,一边看着昨晚上的卡地亚手表,一边关上了车门。

上一篇   第181章 父子争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