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我这个人有点小气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83章 我这个人有点小气

毫无疑问,正是厉绝。 眼角余光瞥见另一边投来的满含敌意的眼神,他抬睫看了过来。 发现是赵晨枫后,厉绝不怒反笑,微微勾唇,投去一个轻视的鄙夷的眼神。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沈如画从里面走了出来…… 就在半个小时前。 沈如画从二楼下来,一眼就看见沈天音和江雪在咬耳朵,神情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她不便问什么,只隐隐约约听见她们口中提到了‘赵晨枫’三个字,不禁有些纳闷。 晨枫学长?不提起他,她倒是忘记了,似乎许久没见过晨枫学长了,难道他出了什么事吗? 直到吃早饭的时候,沈天音忽然洋洋得意地说道:“爸,我告诉你一件好消息。” “哦?”沈云道这两天胃不太好,正喝着刘婶做的营养粥,“什么好消息?” “我和晨枫要结婚了。” 轰—— 犹如一颗炸弹,将整个客厅炸开了一个洞。 沈云道和沈如画以及管家和小琪他们,全都用一种极其震惊的眼神注视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沈云道才问:“天音,我没听错吧?你和隔壁赵家的儿子,要结婚了?” 就连沈如画也忍不住问:“你和晨枫学长要结婚了?我怎么没听学长说起过。” 沈天音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了。 “这是我和晨枫的私事,为什么要让你知道?” 怕两姊妹又要吵起来,沈云道挥挥手,说:“等等,天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也就是最近的事。” 沈天音扬了扬眉,斜睨着沈如画,一副挑衅的姿态,说:“如画妹妹,说不定我和晨枫,会比你和厉绝更早结婚呢。” “晨枫学长他真的向你求婚了?”沈如画蹙眉问道。 “怎么,你是在质疑我?”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太意外了。” “意外?” 沈天音不屑地嗤了一声,“是你和厉绝在一起的消息才让人意外好不好,相差了十来岁,一个身为帝国集团领导者,一个是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怎么看都不配!” “天音!” 一直没有说话的江雪呵斥了一声,终于发话了。 她朝沈云道笑了笑,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至于,赵家什么时候来提亲,应该就是最近这几天吧。” 经过一整夜的考虑,江雪决定,以免赵家母子俩赖账,她要先下手为强! 所以才让沈天音一大早,就在沈云道面前宣布了这个消息。 见江雪都这么说了,沈云道便信以为真。 “天音能嫁到赵家,这自然是好事,毕竟知根知底,赵家也算是家境富裕殷实,天音嫁过去的话,也算是福气。” “可不是嘛。” 江雪笑盈盈地应着,偷偷和沈天音对视了一眼,眉毛高扬着,仿佛阴谋得逞的样子。 沈如画紧紧地听着,将这一幕捕捉在眼底,没有多问什么,只乖乖吃饭。 吃过早饭,从家里出来,她一眼见到了门外停着的两辆车。 一辆是赵晨枫的雪佛兰,一辆是厉绝的保时捷。 只片刻的怔愣,她毫不犹豫地走向厉绝。 她仿佛没看见赵晨枫一样,目不斜视地看着厉绝,眉眼带着笑。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了不用送我去上学的吗。” “嗯,我今天会很忙,可能没时间见你,所以要抓紧一切机会,和你见上一面。” 厉绝笑着答,并握着她的手,把她牵到了副驾驶座上。 赵晨枫下意识地想离开,看着两个人亲亲我我,谈笑风生,而他就像是一个路人。 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散发着浓情蜜意,且男的俊,女的俏,分明就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人儿,他与他们格格不入。 可是…… 赵晨枫还是忍不住,抬脚迈步,走向炫黑色保时捷。 这是他无意识的动作,鬼使神差一般。 在车前三米远处,他终于惊觉自己的失态,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 他想着再离开已经迟了,坐在车内的沈如画已经看到了他。 曾经的青梅竹马,此刻隔着车相望了一眼。 沈如画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到一丝波澜,甚至,连他所熟悉的那份对兄长的崇拜之情,在沈如画的眼里都看不到一丁点…… 赵晨枫不禁失落地想,她对他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吧。 看到赵晨枫,厉绝的俊脸立即就阴了下来。 这个厚脸皮的无耻男人,竟然又出现在了如画的面前。 侧头,看着身边的沈如画,看到她只看了赵晨枫一眼,便别开了视线。 厉绝见状,稍安心了一些。 沈如画感受到他的注视,扭头看厉绝一眼,淡笑着问:“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不会是又吃醋了吧?” “你是我厉绝的女人,谁还敢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不成!” 仿佛宣言一般,依旧是他一贯的霸道,强势,自信。 几步之遥的赵晨枫,只是片刻的愣怔,数秒后还是往前走来。 既然见面了,那就坦然面对吧。 反正他就要离开这个给过他一切美好,如今又要他割舍一切,失望离开的故土了。 母亲的效率一向很高,说不定用不了一个月,他的签证和留学通知书就要下来了,到时候他怕连和她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看到赵晨枫走过来,厉绝也下了车。 悄悄跟在附近的阿标,见到这个画面,也跟着下了车。 还不等赵晨枫开口说话,阿标就伸手,将赵晨枫拦在了安全范围外。 “厉总,我只想和如画说几句话。” 赵晨枫掠过阿标的肩头,直视着厉绝的眼睛。 “我们未来少夫人的名字,也是你叫的?给我滚远点儿!”阿标斥道,并抬手就要挥向赵晨枫。 “阿标!住手!” 厉绝喝了一声,及时阻止道。 阿标不甘心地收回手,狠狠地瞪了赵晨枫一眼,这才乖乖退下。 厉绝眉毛都不挑一下,走到赵晨枫面前,低沉应道: “你有什么话想说的,就站在这里说吧,我这个人呢有点小气,不喜欢其他男人站得太近,和我的女人说话。” 定定地看着他,赵晨枫苦笑一下:“厉总何必紧张,我知道,我没这个能力抢走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