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很好,又一只讨厌的苍蝇飞走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84章 很好,又一只讨厌的苍蝇飞走了

厉绝挑了挑眉:“你还算有点儿自知之明。” “厉总,你放心,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 赵晨枫要离开C城?这倒是令厉绝颇有些意外。 但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赵晨枫的下文。 赵晨枫叹了口气,落寞万分地说: “从今往后,我会在如画的世界里消失,你还有什么好紧张的?你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如画,难道我想和她说几句话也不行吗?” “你想说什么,说吧,我在听着。” 摇下了车窗,沈如画总算正视了赵晨枫的存在,但她似乎并没有下车的打算。 她淡淡的声音无风无浪,平静至极,她冷漠的态度,让赵晨枫此刻的心里更是苦涩不已。 面对自己最爱的女人,最心痛的时候,不是她在恨你,而是你在她眼里已经成了陌路人,她甚至连最后一点温情,都吝啬给与。 “如画。”声音略微哽咽了一下。 赵晨枫转身面对着坐在车后座的沈如画,视线落在她美丽的瓜子脸上,过去的一点一滴,就像放电影一样,在他的脑里播放而过…… 良久,才敛回思绪。 “我要走了!” 暗哑的声音,泄露出赵晨枫对沈如画的不舍。 厉绝和阿标在内的几名保镖,像几根石柱一般,立在他的身旁,每个人的眼睛都带着防备,冷冷地瞪着他,尤其是厉绝。 听说他要走,沈如画倒是吃了一惊。 “你要走?” “对,我要走了,出国去留学。” 什么?晨枫学长要出国留学? 可是,今早天音才说过,她和晨枫学长就要结婚了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来不及细问些什么,忽然听见赵晨枫问她:“如画,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沈如画怔了一下。 抬睫时,就看见厉绝投来的目光。 那目光中充满了期待、担忧和几分渴望。 她嘴角微微一翘,继而,笃定地答:“幸福,很幸福。” 赵晨枫的脸,瞬间垮掉。 “那就好,我也放心了。如画,保重,我走了。” 说完,他艰难地转身,又面向厉绝。 厉绝的俊脸已经恢复了正常,脸上的表情莫测高深的,那温厚的唇瓣也紧紧地抿了起来,深沉的眼眸冷冷地瞪着他。 “厉绝,希望你好好地对待如画。” “这个不用你操心。” 厉绝不客气地说。 赵晨枫脸色尴尬,转身坐回了自己的雪佛兰内,然后发动引擎离开。 厉绝回到保时捷内,轻嗤了两声:“哼哼,很好,又一只讨厌的苍蝇飞走了。” 沈如画:“……” 她无语极了,却又哭笑不得,依恋地把头枕放到厉绝的肩膀上,厉绝则伸出手把她圈入怀里。 “阿标,出发吧。” “是!” 车子缓缓发动起来。 沈如画往厉绝怀里钻了钻,脑子里却在想赵晨枫刚才说的那番话。 晨枫学长真的要离开C城出国留学吗?但又为什么,天音说她和赵晨枫要结婚了?到底他们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 “在想什么?” 察觉到小女人一直默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厉绝的声音有些阴恻恻的,不高兴起来。 “没什么。”她摇摇头。 “没什么?”厉绝蹙眉,阴阳怪气地说,“不会是在想赵晨枫那个小子吧?怎么,你舍不得他走?” “哪有。” 她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说:“晨枫学长在建筑学方面颇有造诣,出国深造是应该的。只是……” 厉绝没听见她后面的那句转折,只是听见从她嘴里,说出赞扬另一个男人的话,他这个亚洲醋王又开始吃醋了。 “你竟然当着我的面,称赞别的男人?”他挑了挑眉。 “额?”后知后觉的沈如画这才发现某人不对劲了,感觉解释,“不是了,我的意思……” 他才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呢。 一转头,火热的唇就罩住了她的,她被淹没在这个热吻中,直到险些溺毙过去…… 几天后,圣诞节就要到了,沈如画花了一个星期,终于准备好了一份圣诞礼物。 她知道厉绝什么都不缺,只要是这世上有的东西,他就没有买不到的,所以她能准备的,一定是这世上独一无二,花钱都买不到的礼物。 她注意到厉绝有一个特别的习惯——在他的办公桌上,会时时刻刻摆放着一个笔记本,他偶尔会拿着自己那只从国外特地定制的高级钢笔,在那个记事本上涂涂写写。 所以,她决定为他手工制作一本笔记本。 当然她这么做,也存了一点小心思,希望他在办公的时候,也能偶尔想起她来。 她花了不少时间,找到最好的材料,不惜手指上戳出一个个的小血洞,终于在去他父亲的老家之前,将这个手工的笔记本做好了。 看着手中亲手制作的精致笔记本,她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心里很有些成就感。 只是有些担心,这么一个看着毫不起眼的礼物,他会喜欢吗? 哎,不管了,反正时间已经不多了,她没办法再准备其他的礼物了。 这天下午,她坐上了厉绝的车,驶往他父亲的老家——C城和邻市交界的一个小镇。 这个小镇确实很小,周围方圆不足100平方公里,厉家是这里的大户人家,厉宅也是这里的特色住宅群。 老宅自西向东有并排的三栋房屋,最西侧的是一栋独立的平房,依山傍水,是典型的徽派建筑,以石、木、砖为原料,木架构为主,石壁上有精细的青砖雕。 当年,历绝的父亲走出这个小镇,前往C城扎根。 历绝的祖父和祖母去世后,这个老宅只剩下三个老佣人——管家冯老伯,他来的老伴玉婶,还有负责打理院落的老园丁袁老头。 除了过年和扫墓的时候,历绝会回来几次,其他时间,他大部分是留在C城的。 所以,当三个老佣人看见历绝带着一个漂亮又年轻的女孩儿回来时,都很意外,觉察出她的身份不简单。 面色和蔼的管家冯老伯,问沈如画叫什么名字。 沈如画笑着说:“我姓沈,名如画,就是像一幅画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