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真像,实在是太像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85章 真像,实在是太像了……

“如画?嗯,这个名字倒是很好记。” 冯老伯点点头,又问,“你是少爷的朋友?” 沈如画点头。 “你们认识很久了吧?”冯老伯饶有兴趣的继续问。 沈如画知道他在想什么,微笑而含蓄地说: “我和厉绝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们现在的感觉,就好像对方是自己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都直呼姓名了,看来关系不一般。 况且,历绝从来没有带女朋友回来过,现在跟沈如画却是你侬我侬地说着话,想来一定是他的心上人了。 几个老佣人面面相觑,心里已经猜到个七八分,对沈如画也就更热情了。 又聊了一阵子,历绝才带着沈如画参观了一圈老宅,包括他小时候住的房间。 他的房间朝南,采光好,淡淡的阳光透过窗户投射进来,柚木地板上的天然纹理,呈现美丽的浅金色。 家具摆放简单,一点也不累赘。 书桌书柜和博古架上一尘不染,空气里有淡淡的香草清新剂的味道。 沈如画的目光落在窗台上的一只陶瓷猫咪上,立刻走过去拿起来把玩,“这是你小时候的玩具吗?” “嗯。” “好像招财猫。” “喜欢就拿去玩吧。” “真的?我可以带走吗?” 沈如画晃了晃手里的小猫,逗着他玩似的笑得有些坏坏的。 “一个小时候的玩具罢了,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沈如画倒是很喜欢这种小玩具,看到它,就感觉好像是看到了小时候的厉绝。 她一边端详着它,一边笑想象着他小时候的样子,心里喜滋滋的。 这时候,玉婶走进来说:“少爷,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换上了新的床单和被子,随时都可以休息。至于沈小姐的房间……” 还不等玉婶把话说完,厉绝就说:“不用准备她的,她跟我睡一个房间。” 如此赤裸裸的言语,玉婶再傻,也该是听出来。 看来,少爷和沈小姐果然是很亲密的关系了。 一旁的沈如画脸色一红,忙说:“还是麻烦玉婶帮我准备一间客房吧。” 说完,她嗔怪地看了厉绝一眼。 意思是怪他太赤果果的了。 厉绝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扭头看着她说:“你也知道麻烦玉婶,还好意思提出来?行了,晚上就跟我睡一间房。” 一锤定音,不容她说一个不字。 玉婶心领神会,窃笑着点头离开。 沈如画更是脸红得像一只煮熟的大虾。 “喂,你回到你爸的老家,都不知道收敛一下的吗?” 他扬了扬眉,“今天晚上是平安夜,是多少情侣相拥而眠的日子,我为什么要独树一帜,选择跟你分房睡?” 沈如画:“……” 到了晚饭时间,历绝、沈如画和三个老佣人在前院搭了一张长桌,搬来几张椅子围着坐下吃饭。 菜色很丰富,有清蒸白水鱼,红烧牛肉,水煮肉片,清蒸大虾,鳝鱼汤,和几样清炒蔬菜,都是一些清淡的食物。 沈如画平时的食量都很好,但这次,她竟然有些吃不下。 看她皱着眉头,历绝问:“怎么,不和你的口味吗?” 她摇摇头:“不是,这些菜都很好,可能是我坐久了车,胃里有些不舒服。” “那你想吃些别的吗?” 沈如画又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来他的老家,就让几个老人们看见她这样失礼的一面,连她自己都觉得很尴尬。 “要不要我去弄点别的?”历绝问。 沈如画想了想,问:“有桔子吗?我突然想吃点桔子……啊对了,刚才我来的时候,就见到后院里有好几棵桔子树。” “你啊你,原来是想吃桔子了。” 历绝抬手,轻揉了揉她的额发,解释说:“如画喜欢吃橘子,我出去摘几个来。” 三个老仆人闻言,彼此互换眼色,惊愕得更是说不出话来。 历绝没有发现他们的微表情,径直去院子里摘来些新鲜橘子。 沈如画吃了几瓣橘子后,果然觉得胃里舒服多了。 “唔,太好了,终于活过来了!” “既然已经吃过桔子了,那就好好吃饭吧。” 厉绝替沈如画盛了一大碗饭,又夹了几块鱼肉,“吃吧。” 然后又替她剥了几只虾子,堆在她的碗里,那白白的米饭上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沈如画:“……” 堆这么多菜给她,叫她怎么吃? 他还真是打算把她喂成一只大肥猪是不是? 她嘟了嘟嘴,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把满满一碗菜和白米饭都吃掉了。 饭后,她拍着圆鼓鼓的肚子,站在小院子里散步,一边散步一边做着深呼吸。 小镇离大都市远,少了许多喧嚣,洋人们的那些节日,在这里找不到一丁点痕迹。 沈如画忽然觉得,如果一辈子在这样悠闲安静的小镇里生活,好像也很不错。 譬如偶尔写写生,弹弹古筝,或是摆弄摆弄笔墨,真的很不错。 思及此,她不禁又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觉得心旷神怡极了。 也正是如此,她更想体验一下在这个安静祥和的小镇里,安安静静地画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了。 于是,她找到玉婶,要了画画的纸和笔,开始在院子里画起画来。 沈如画确实是有画画天赋的。 就像现在,即使厉绝父亲的老家中,仅有的只是国画所使用的毛笔和宣纸,并不是她擅长的油画,但她依然能借助现有的东西,画出她想要的意境。 尤其,投入画画状态的她,实在是太恬静美好了。 任何人看见了,都忍不住感叹。 玉婶也是如此,自沈如画从她那里借了笔墨后,她就十分好奇,想看看沈如画在画些什么。 这么远远一看,不禁感叹。 “真像,实在是太像了……” 沈如画听见身后的感叹声,下意识地回过头去。 “是玉婶啊。” 沈如画有些不好意思,仔细回味,发现端倪。 “玉婶,刚才你是在说我吗?说我像谁?” “像……” 玉婶正要说话,忽然身后传来一道男人的呵斥声,“玉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