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厉绝的禁忌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86章 厉绝的禁忌

厉绝一反常态,对比自己年长几十岁的玉婶摆出一副厉色来。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玉嫂想说的话,一定是厉绝的禁忌。 可,厉绝的禁忌,到底是什么呢? 沈如画下意识地向玉婶投去询问的眼神。 但玉婶却把目光投向厉绝,似乎被厉绝脸上的厉色吓唬到了,她朝沈如画回以一个抱歉的笑容。 然后,默默地走开了。 一向聪慧的沈如画,察觉到了这份不寻常的气氛,却也不便直接问些什么。 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嗔怪道:“我跟玉婶正说话呢,你干嘛要吼人家啊?真没礼貌!” “好,我下次注意。” 厉绝对刚才呵斥玉婶的事情只字不提,这让沈如画更意识到,他一定是有事情在瞒着自己。 她故意问:“厉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没有。” 他用一双极有力的臂膀轻轻搂住她的纤腰,并轻轻地在她唇上啄了一小口,“在画什么?” 他显然是在转移话题。 什么事情是不能和她说的呢?这让沈如画心里起了小小的疙瘩。 可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开心,只是说:“就随便画画。” “那我看看。” 他探过脑袋,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幅风景画。 画里的风景正是他家的院落,一片小竹林,几棵腊梅,还有一个小水池,一座假山,倒是画得栩栩如生。 尤其是那几棵腊梅,明明枝头上的几个花骨朵都还没有开苞,但是被她故意画成了绽放的姿态,就真的好像能闻到香味似的。 “画得不错。” 厉绝由衷赞赏,“没想到你的国画也画得不错。” “我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跟的还是一位大学教授呢。后来我跟爸爸一起去看画展,欣赏到了油画,就被油画鲜艳的色彩,以及质感的笔触所感染了。” “这之后,你就爱上了油画?”厉绝接着她的话,问道。 “嗯。” 厉绝点点头,扬着眉凝视着她的眉眼,“不过我倒是发现,不管是国画,还是油画,都有个共同的乐趣。” “共同的乐趣?什么乐趣?” 她好奇地看着他,发现他眼底燃起的一蔟不怀好意。 下一秒,忽然看见他抬起手来,往她脸上胡乱一抹。 沈如画懵了,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他盯着她的脸呵呵低笑起来,她才知道,他在她脸上搞了恶作剧。 再拿出手机仔细一照,她的脸惨变成了大花猫。 “厉绝,你多大的人了,还搞这种恶作剧?!” 嘴里虽然这也骂着,可她自己却也用手沾上了墨汁儿,朝厉绝扑去,两人嘻嘻哈哈闹腾着,不知不觉间都成了大花脸。 沈如画闹得累了,举手投降道:“我不行了,我要去洗脸洗手。” “干脆洗澡算了,正好洗个鸳鸯浴。” 闻言,沈如画俏脸一红:“谁要跟你鸳鸯浴!” 她说完,就逃似的跑开了。 沈如画来到洗手间,看着自己的脸,她真是哭笑不得。 还真是一只活脱脱的大花猫。 她弯下腰,捧了水洗脸上的墨汁儿,不一会儿就听见有脚步声跟了进来。 沈如画脸上正抹着凉水呢,眯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便问了一句:“是厉绝吗?” 话音刚落,忽然听见咔嚓一声响,洗手间的门就落了锁。 她惊得不得了,赶紧胡乱抹了一把脸,想要看清楚是谁。 谁曾想,正要抬起头来,忽然纤腰一紧,随后一个强壮的身躯就抵了上来。 沈如画吓坏了,下意识地尖叫出声:“啊——” 忽然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沈如画整个人从洗漱台子上被翻转过来,并倏然被抬起,坐在台上,她的双手本能地撑住洗漱台的两边。 看清眼前的男人后,她脸上的表情由惊骇转为羞愤。 “混蛋!你吓死我了!” 她是真的被吓到了,低咒着捶他的胸口,双手都还沾着水,没有干,这会儿全打在厉绝的休闲白衬衫上。 他本就穿得不是中规中矩,衣领处解开了两颗,被她手上的水渍打湿后,看着更性感了。 两人这样互相凝视着,渐渐地,狭小空间里的气氛就被一点一点的点燃,满室充斥着一种旖旎暧昧的气氛。 沈如画被炙热的目光盯得脸颊发红,她干脆用湿漉漉的手抹他脸上的墨汁儿,以此来打破这份暧昧的气氛。 他脸上被水这么一打湿,滴滴答答掉下来的全都是黑漆漆的墨汁儿了,虽然颜色不深,但到底是脏的。 厉绝佯装生气的样子,俊眉微挑。 “丫头,你跟我玩真的?” 沈如画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十分危险,笑嘻嘻地朝他吐着小红舌,不但如此,她更肆无忌惮地用手摩擦着他的俊脸。 厉绝冷哼了哼,“很好,我马上会让你知道,跟我玩儿的后果很严重。” 说着,他直接吻上了沈如画的唇,带着惩罚意味的,辗转缱绻地吻着她。 数分钟后,沈如画喘着粗气抵住他的额头,却发现,厉绝已经固执地抱住了她的纤腰。他想做什么,不用脑袋猜都知道。 “厉绝,你想做什么?不会是想在这里……” 他重又封住她的唇,低喃道:“每次在床上多没情趣,偶尔可以换换场地。” “不,唔……” 关键时刻,外面传来管家夫妇俩的声音。 只听见玉婶说:“老头子,你说我要不要去给沈小姐多加一床被子啊?少爷只说让沈小姐跟他睡一个房间,可是那床被子是少爷以前盖的。你也知道,少爷他从小就不习惯让别人睡他的被子啊。” “你也知道那是以前啊,现在少爷都多大了,再说你看看少爷对沈小姐的态度,那八成以后是要结婚的。既然要结婚,还在乎睡一床被子不成?” “可是……” “行了,你就别瞎操心了。你有这个功夫啊,还不如去把一楼客厅里的洗手间打扫一下,少爷一向喜欢干净,最不喜欢洗手间脏兮兮的了。” “好吧,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玉婶应了一声,正准备往洗手间里走。 忽然,咔哒一声响,洗手间的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