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神一般的存在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87章 神一般的存在

沈如画红着脸走出来,尴尬地朝门外的两个人笑了笑,“呵呵,冯老伯好,玉婶好。” “……沈小姐?” 冯老伯和玉婶均是一愣。 沈如画挥了挥手,然后逃似的一溜烟跑掉了。 跟在她身后施施然出来的男人当然是厉绝,他倒是不疾不徐的样子,慢悠悠地走出来,双手插在裤兜里,凝着沈如画逃跑的背影,嘴角噙着笑意,眼里满含宠溺。 见状,冯老伯立刻就心领神会了。 玉婶却还一脸犯懵:“少爷也在啊?那刚才……” “老太婆!”还是冯老伯反应快,一把拽住她的手,说,“老太婆,时候不早了,赶紧跟我回屋睡觉去。” “那我还要不要给少爷房间里加一床被子啊?万一……” “老太婆,你真是傻啊,都有人暖被窝了,还用得着盖被子?” 沈如画听见两个老人家的对话,登时脸色酱紫,蹬蹬蹬跑上楼的速度更快了。 快到转角时,她回头看了一眼楼下,分明看见厉绝原本一张若无其事的脸,忽然不怀好意地笑起来…… 她暗叫不好,赶紧加快脚步。 可她的小短腿哪有厉绝的大长腿快,他三步并作两步就追上了她,眼看逃跑无路,厉绝噙着一抹似笑非笑,双臂轻扬,挡住了她的路。 “亲爱的沈小姐,这么急着跑去哪里?不会是这么早就想就寝了吧?”言语间,他已笑拥她入怀。 就寝? 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 “谁说我想就寝了!快放开我!” 她挣了挣,奈何大灰狼和小白兔的力量悬殊,她有自知之明。 厉绝轻笑,回头假意对着楼下说:“冯伯,玉婶,我和如画先回房睡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谁说我要睡了?我,我还没瞌睡呢!厉绝,快放开……” 她的声音被堵了回去,就在楼梯上,厉绝用他的唇封住了她所有的抵抗。 他疯了!在自己父亲的老家,就想随时随地做那种事,还是明目张胆的! 虽说冯老伯他们看见了也不敢说什么,但是,她脸皮太薄,不希望明早起来,冯老伯他们,全都用一副探照灯似的眼睛看着她。 趁他不注意,她一个巧用力,就推开了他。 转身朝走廊尽头‘逃跑’的时候,一个小心绊倒了脚,她双手下意识地撑在前面的那道门上。 只听见‘吱呀’一声响,那门就被打开了。 随即,她摔在玄关处,双手肘撞得不轻。 厉绝赶紧过来扶起她,拍掉她身上的污渍,“谁让你跑了,你看看,这下撞着了吧?有没有受伤,我看看。” “没事儿,就是手肘碰到了。” 他不放心,牵起沈如画的手左转右转,确定她没事了,这才松了口气。 一抬睫,不禁愣住。 没想到,她误打误撞,闯进了父亲生前最喜欢的书房。 “这里是?” “是我父亲生前最喜欢的书房。” 厉绝说着,并摁了电灯开关,啪的一声,室内一片敞亮。 沈如画顺着他的目光看进去,发现这是一个十分清雅的房间,典型的中式古典风格,再仔细一看,这地方竟然跟厉氏公馆那间书房的摆设差不多。 她讶然地看向厉绝,目光中带着询问。 厉绝莞尔,知道她在想什么:“厉氏公馆的那间书房就是仿造这个书房重新建造的,这边的房屋太老旧了,不适合收藏字画,所以我特地将这里的一些名贵字画搬去了那边。” 原来如此,沈如画点点头。 她又仰起头来问:“我能去里面看看吗?” “当然可以。” 她点点头,往里走去。 厉绝跟在她身后,一边说道:“我父亲是个生活严谨、不拘言笑的人,他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收藏一些字画,还有一些中国的古董瓷器,这个房间里保存了他一生中大部分的收藏。” 沈如画一边点头,一边打量着室内。 虽然厉绝父亲的老家原本就保有很传统的中式风格,但这间书房却在细节中,把浓重的古典韵味发挥到了淋漓尽致,任何人走进,都会有种走进另一个时空的感觉。 “这里很漂亮。” “嗯,我父亲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所以脾气不太好,比较大男子主义。” 厉绝一边说着,一边从一旁的书柜里,找到其中一个抽屉,打开后取出一个画框来。 沈如画凑上脑袋,发现那是一张厉绝父子俩的照片,一老一少,看样子当时的厉绝应该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而他的父亲大概是三十多岁的年纪。 厉父有着卓尔不凡的脸庞,一双黑玉眼瞳,即使已韬光养晦也依然摄人心魄。 从他的脸上,找不到与厉绝的样貌有多少的相似特征,但是那份气质却是同出一辙。 同样是高傲的,强势的,只这么静静站着,就能感觉到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强大气场,看着照片里的厉父,倒是和厉绝现在这个样子有几分重合。 从厉绝的言语中,沈如画能做出一些判断。 “厉绝,你一定很崇拜你的父亲吧?”她小心翼翼地猜测道。 厉绝点点头:“与其说是崇拜,不如说是敬仰,他在我心目中就像是神一般的存在。虽然厉氏是由我爷爷一手创立的,但是真正开始发展,却是在我父亲手中。” “那个时候房地产在全国才刚刚兴起,他就已经赚到了第一桶金。之后的几年,他把厉氏的事业发展到了海外,并做得如火如荼。所以,我一直以他为超越的目标。” 看得出厉绝对父亲的崇仰。 她抬手抱住厉绝的手臂,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你父亲在天之灵,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她的话并不是恭维,事实上,厉绝才是真正的奇迹。 几年前的金融危机,对房地产行业冲击很大,但厉氏没有受其影响,反而还发展到了巅峰,已经是业内的神话了。 当原来的同行都在为还能否继续支撑下去,而感到焦头烂额时,他已经开始轻轻松松地收购其他公司,甚至是将触角伸到了其他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