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别跟我提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88章 别跟我提她!

也正是如此,他成为全C城女人仰慕的男人。 而现在,这个全C城的女人都仰慕的男人,就站在她身边。 心头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一度以为这个嚣张跋扈,霸道强势的男人,是全天下最恶劣的男人。 但相处之后,她真正看到的,却是一个有情有义,爱她入骨,宠她至深的男人。 沈如画下意识地握紧了他的大掌,身子也依恋地偎依向他。 厉绝另一大掌搭在她的肩上,顺势就将她揽入自己怀里,紧紧地拥了拥。 “我父亲一生创造了很多奇迹,很多人都跟我一样,认为他是神,只要说起他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辛苦了大半辈子,本该在耳顺之年,享受天伦之乐,谁想到他去世得那么早……” 说着说着,厉绝的声音微微哽咽起来,满脸的悲痛。 沈如画不知道厉父是怎么死的,但看得出来,厉绝在谈起父亲的死时,情绪波动极大,她慌忙伸出手臂抱住他的身子。 “厉绝,你别难过。” 他晶亮的黑眸里竟然起了一层雾气,都说男儿不轻易流泪,看着这样的厉绝,沈如画心疼不已。 她捧起他的脸,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说:“你不是还有我吗?” 厉绝点点头,反握住她的纤手,深呼吸了两口气,“我没事。” 他说着,又反复深呼吸了几口气,直至情绪完全恢复,“走,我再带你去看几样东西。” “好。” 沈如画将手中的相框放回抽屉里,然后跟着厉绝的步伐,往里走去。 厉绝带她去看了父亲生前最喜欢的几样收藏,沈如画不太懂,只是听厉绝说着,她觉得只要这样静静地聆听,就能越来了解他。 只是,渐渐地,她发现了一些蹊跷。 虽说这间书房是他父亲的,当然是留有他父亲的许多痕迹,但为何不见他母亲的东西? 按理说,这是他父亲的老家,按照他的说法,他父亲婚后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那么他的母亲应该也在这里住过的吧? 即便这书房里没有,老宅其他的房间里总该是有的吧?可为什么,没听厉绝提起过他母亲? 而且,最奇怪的是,连他母亲的一张照片都没有。 就好比刚才的那个相框,只有厉绝和他父亲的,为什么不是全家福呢? 心里正纳闷着,她像是鬼使神差了一般,竟问出了口。 “对了,厉绝,你母亲呢?” 身边的男人身体一僵。 下一秒,他的脸色瞬间变色。 感觉到他的异样,沈如画回过头来:“厉绝,你怎么了?” 他依然沉默不语,双手紧绷。 这种变化,令沈如画有些慌张,也让她感到尴尬,让她不知所措。 她握紧了他的衣角,小心翼翼地问:“厉绝,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我只是觉得,没怎么听见你说起母亲,所以……” 她的声音很低,却有十足的杀伤力,让厉绝瞬间绷紧了身躯。 仿佛沈如画的这话刺激了他,终于让他难以忍受了,赫然呵斥道:“别跟我提她!” 别提她?为什么? 还不待沈如画回过神来,厉绝忽然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就朝书房外面走。 天差地别的情绪变化,令沈如画吓坏了。 “厉绝,你怎么了?等等我!” 她赶紧追了出去,连书房的门都来不及关上。 厉绝的背影看起来绷得紧紧的,他好像是在生气,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惹他不开心了。 蓦地,一个激灵,她想起他刚刚那句话。 ——别跟我替她! 难道,他生气时因为她提起了他的母亲? 但,那不是他母亲吗?为什么不能提? 厉绝的举动是突兀的,又是莽撞的。 沈如画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哪里触怒了他,惹来他那么激烈的反应。 她还记得刚刚那么一扭头,就看见厉绝脸上的表情——是压抑的,隐忍的,怒意囤积在体内,不外露,却更可怕。 怎么会这样? 沈如画既担心,又迷茫,一路跌跌撞撞追到了楼下,却根本就追不上他的脚步,她来到一楼客厅的时候,外面传来车子的引擎声。 待她追到门口,厉绝已经驾着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了宅院! “厉绝——” “厉绝——” 她喊了几声,他却置若罔闻,不知道一个人去了哪里。 听见声响,三个老佣人还有阿标都出来了。 “沈小姐,出了什么事?大晚上的,少爷他怎么出去了?” 她战战兢兢地摇头,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厉绝这副样子,自然是被吓到了。 “我,我不知道,他带我参观他父亲的书房,然后我们提到了他父亲,还有他们父子俩的合照,后来我提到他的母亲,他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闻言,四个人脸色大变。 “你说什么,你提到了夫人?” 她点点头,很无辜地问:“怎么了吗?” 冯老伯猛拍了下大腿:“哎,那可是少爷的禁忌啊,自从先生去世后,少爷勒令我们,谁都不准再提起夫人一个字。别说是你,就连我们三个老家伙都不敢提呢。” “这……为什么?”沈如画彻底懵了。 “一言难尽啊。” 冯老伯摇摇头,转身吩咐阿标。 “阿标,你赶紧的,开一辆车去追少爷,他多半是去了先生的墓地,你去看看他有没有事。” “好,我这就去!” 阿标飞似的冲了出去,迅速开了一辆车,去追厉绝了。 冯老伯回头看了看沈如画,好像一脸失望的样子,摇了摇头,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沈如画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玉婶走过来,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的,你也是第一次来,不知道家里的规矩,以后你注意着点儿,别再在少爷面前提起夫人就行。” “可是,玉婶,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玉婶叹了口气,这才娓娓道出缘由。 原来,厉父的去世和他母亲有关。 不,准确地说,是他父亲的死,全因厉绝的母亲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