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这一站,就是两小时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89章 这一站,就是两小时

想起多年前发生的事情,玉婶还觉得可惜。 “其实,先生和夫人的感情原本挺好的,但后来就变了。听说是因为夫人在外面有了人,被先生撞见了,夫人硬要带着少爷离开先生,先生跟夫人闹僵了。” “先生原本说,只要夫人肯留下来照顾少爷,他就原谅夫人的出轨。可是夫人却坚持要离开家。后来夫人真的离家出走了,先生就大病了一场。那之后,先生的身体就变得越来越差,再后来……” “玉婶,那您的意思是,厉绝的母亲并没死?” 沈如画大吃一惊,不禁脱口而出:“可我记得厉绝说,他母亲已经死了。” 玉婶蹙了蹙眉:“我们只是知道夫人离家出走了,之后再也没见过她,至于她到底在哪儿,我们并不知道。在少爷心目里,夫人已经死了。甚至,他把先生的死,全都归咎在夫人身上。” 沈如画捂着嘴,惊愕无比。 真没想到,厉绝竟然经历了这样的家变。 难怪他不愿意提起他的母亲,原来,他的母亲抛弃了他们父子。 “每次提到夫人,少爷就会像今天这样勃然大怒,然后就会到先生的墓前呆上一阵子,直到心情平复了再回来。” “先生刚去世的那段时间,少爷的情况很不好,坚持为了尽孝,要搬回来住。我们担心他在这老宅子里待久了,心情会更压抑,就让他搬去了C城,这才好了许多。” 说到这里,玉婶抹了一把眼泪,叹气道: “其实少爷已经好多了,谁知道这次……哎——” 瞬时,沈如画心里难受极了,心疼、后悔、懊恼、自责和担忧等等复杂的情绪,全都齐齐涌入她的心口。 她来到门边,看向外面的天空。 外面刮起了大风,不知道厉绝现在怎么样了。 ……………… 小镇上空的天,阴沉如墨的云压着这世间的一切。 天色变得比夜还黑沉,之后,巨大的雨,一颗一颗砸了下来,落地有声,一转眼瓢泼的大雨如同倾泻一般。 许多原本还在外面行驶着的车辆,都往家里赶,唯独一辆炫黑色的保时捷,却在这时候冲入小镇外的高速路。 这性能极佳的保时捷宛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朝着黑幕深处疾驰而去。 高速道路上栽种的树木,正以极快的速度倒退着,前面的车子一次又一次被厉绝超过,可他依然没有减速的打算。 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他紧绷着唇线,只瞥了一眼屏幕,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反倒是猛地踩下了油门。 轰—— 下一秒,车子以更快的速度朝着目的地驶去。 十分钟后,保时捷停在了小镇南边的一块风水宝地,这里是小镇最好的一块墓地。 虽然外面下着磅礴大雨,厉绝也没有打伞,但他就这么淋着雨来到父亲的墓碑前。 墓碑被人打理得很干净,自然是由冯老伯让人打理的,有他们几位老佣人在,他不用操心这些。 厉绝每年都会回来那么几次,每次来,都会站在这块墓碑前,悼念父亲一两个小时。 他就这么站在父亲的墓碑面前,直到阿标赶来,在他身边撑起一把伞。 “厉少,雨太大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沈小姐会担心你的。” 但厉绝依然没有动,依旧像一根柱子一般,静静地站在原地。 阿标担心他着凉,还想再劝,但厉绝回头瞪向他的眼神凌厉如冰刃,像是想杀了他一般。 他身子一震,只好缩回脖子。 他陪在厉绝身边,这一站就是两个小时。 眼看着厉绝快要支撑不住,阿标壮着胆子走上前去。 “厉少,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你已经在外面站了两个小时了,就算是看老先生,这也是尽到孝心了。” 见厉绝依然沉默着,阿标感觉到一丝不妙。 他鼓起勇气,伸手轻拍了下厉绝的肩膀,谁曾想,并不怎么用力的一推,竟然让厉绝身子一斜。 他整个人,就往前栽倒下去。 阿标吓了一大跳:“厉少!你怎么样?!” 他赶紧扶住厉绝,但厉绝歪着身子倒在地上,身上全湿透了。 阿标大骇:“厉少!厉少?!” ……………… 夜里十点多钟,厉家老宅。 沈如画一直不敢睡,她守在一楼客厅里,偶尔有车辆经过,她都要起身来到门口,望一眼宅子外。 这一等,就过去了两个小时。 越是等下去,心里就越是担心,可她打去的电话始终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心里越发担心起来。 偏偏外面的雨势没有消停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她开始担心厉绝的安危了。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报警时,忽然听见一辆车鸣着笛停在门口处。 阿标从里面探出头来:“沈小姐!冯伯,快!快出来帮我一下!厉少昏过去了!” 什么,厉绝昏过去了? 沈如画心中一惊,顾不得自己还穿着拖鞋,外面还下着磅礴大雨,就这么穿着拖鞋冲了出去! 她和冯老伯冒着大雨,将厉绝扶回到屋内。 “快!老太婆,赶紧去给少爷熬一碗姜汤!沈小姐,麻烦你帮我一个忙,扶少爷回房洗个热水澡!” “好!” 沈如画点点头,和冯老伯一道,将厉绝扶回到二楼的卧室里。 两人小心翼翼地将厉绝扶到卧室的沙发上坐好,沈如画冲进浴室里,拧开蓬蓬头,将水温调好,迅速在水池中放满水。 冯老伯已经给厉绝换下了湿衣服,用大块的浴巾给他擦拭着身体,但厉绝依然很冷,全身哆嗦发抖着,情况很糟糕。 湿漉漉的发丝黏在他的额头和鬓角处,他的脸色黑沉沉的,嘴唇也有些微微泛紫。 “不行!得赶紧给他泡个热水澡。” 沈如画回头看向冯伯:“冯伯,麻烦你帮我一起扶他进浴室。” 冯老伯点点头,两人合力将厉绝扶到浴室里。 待厉绝坐进去浴缸里,有温暖的水包围着,他的脸色才渐渐好了起来。 沈如画松了一口气,全然没注意到自己的衣服也是湿透了的,隐约露出里面的贴身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