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我想先给你讲个故事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90章 我想先给你讲个故事

冯老伯不经意地扭头,就看见她这副尴尬的模样。 他忙别开脸,说:“沈小姐,我看少爷这状态不太妙,我去打电话叫个医生过来,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冯伯,你放心,如果真有问题,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叫你上来。” “那好,我下楼去了。哦对了,你也赶紧换一下衣服吧,免得着凉。” “好的。” 待沈如画回到浴室里,厉绝的脸色比起之前,又好了许多,至少嘴唇不泛紫了,身体也不冷得发抖了。 她学着之前厉绝照顾她的那样,不断用自己的手去搓揉厉绝的手。 渐渐地,厉绝的体温似乎也比之前好多了。 而他也终于恢复了神志,缓缓抬起眼皮来。 “如画?”他揉了揉太阳穴,“我怎么回来的?” “你还好意思说,当然是阿标把你送回来的。” 沈如画担心怕了,声音都带了些哭腔。 “要不是冯老伯猜中你去了伯父的墓地,要不是有阿标跟着你,还不知道你这会儿在哪里呢。”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厉绝扯了扯嘴角,想要扯出一个笑容来,无奈全身无力得很,他只能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来,显得表情很难看。 “下次别再这样了,你知不知道,当时我吓坏了……” 想起当时的情形,她真是吓得不轻。 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突然情绪就不对了,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厉绝这个失常的状态呢。 厉绝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她,隔了半晌,才从嘴里吐出很简短的几个字。 “过来。” 她眨了眨眼,“是不是没力气自己泡澡?那我帮你。” “不用了,泡着也挺好。”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闭着眼,享受着温水的沁人心脾。 然后再次睁开眼,又朝她勾了勾手:“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神情凝肃,不像是闲话家常那么简单。 沈如画猜测到他要说的是他父母的事情,也不敢儿戏,便点了点头,挪动身子,半跪在浴缸边,与他对视。 厉绝说:“如画,我想先给你讲个故事。” 果然,他要讲的,是他父母的故事! 沈如画乖巧地点了点头,静待厉绝的下文。 厉绝再次深呼吸,仿若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一般,开始娓娓讲述着那段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二十多年前,一个叫安宁的美丽女人,因为爱好艺术,考入了当地的知名艺术大学,主攻美术学。她是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艺术系女生,又因为生得漂亮,所以很受大学男生的欢迎。后来,她因为成绩优异,去了国外留学,她就是在那时候,和一个学长恋爱了。” 厉绝顿了顿,抹了一把脸,继续着他的故事。 沈如画静静的聆听着。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回国后就会结婚,直到一个叫厉择扬的男人的出现。这个男人欣赏她的艺术才华,并疯狂的爱上了她。可安宁不肯接受他的追求,坚决要和学长结婚。姓厉的男子动用了自己的人脉关系,用了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逼那个女孩儿嫁给了自己。” “婚后的生活也算是风平浪静,姓厉的男子用尽一切办法,想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开心。因为他相信,虽然这段婚姻一开始并不完美,但一定能结出美好的果实。而事实上,安宁也习惯了这种安逸的生活,和厉择扬生下了一个乖巧的儿子,一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但好景不长,那个学长竟然出现了!” 随着故事的继续,厉绝的心情又开始波动起来。 他胸口微微起伏着,似乎即将讲述到他最痛苦、最煎熬的部分。 为了不让沈如画见到自己最脆弱的一面,他拿起毛巾,蒙在了自己脸上。 “安宁偷偷见了那个学长,之后就要求和自己的丈夫离婚。姓厉的男子很痛苦,他苦苦哀求安宁,求她不要走,求她留下来和自己一起,将他们的儿子养育成人……可,安宁还是冷冷的拒绝了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家出走,离开她的丈夫,离开她亲生的儿子!” 厉绝的声音停顿了下来,胸口上下剧烈的起伏,极力的隐忍着哽咽声。 虽说沈如画已经从玉婶的口中听说了故事的大概,但并不了解细节,现在从厉绝口中听到这些,仍觉震撼。 沈如画看不到毛巾下的厉绝,但,她能感受到他的悲痛。 心,都被他揪紧了。 沈如画站了身体,坐上了浴缸的边缘,将厉绝的头,轻轻的拥入自己的怀里。 深深深的拥抱! 她用自己的方式,将厉绝的哽咽声,所有的悲痛还有难过,全都淹没在自己的怀里。 厉绝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在沈如画怀里,以这种近似孩童般痛哭的方式,发泄着压抑了心头两个多小时的悲伤。 厉绝回搂着沈如画,死死的紧搂,似乎要将自己的整个人,整颗心,嵌入到沈如画的体内。 哽咽声被掩盖了,剩下无声的颤抖。 半晌,淡定回归,厉绝推开了沈如画的怀抱,再次闭上了双眼。 沈如画乖巧的坐回了地面,将厉绝的右手轻轻拽了过来,将自己的脸颊依了上去,继续静静的聆听。 她知道,其实,故事从这里才刚刚开始。 “没有心爱的女人在身边的那种日子,简直度日如年,厉择扬仿佛从天堂直接掉入了地狱,他苦苦追寻着安宁的踪迹,幻想着有一天找到她,她还能回心转意。这一找就是十年,但调查毫无结果,反而在漫无止境的等待中,厉择扬抑郁成疾,并最终病倒了。” “倘若事情发展如此,倒也罢了,反正他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完全有资格继承他的事业,替他分忧解难。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有消息称找到了安宁,厉择扬仿佛找到了一线希望,托人联系到了安宁。” “安宁答应见他一面,他高兴地和儿子一道去见他的妻子,希望能和儿子一起唤回安宁。他们约在了一个海边城市的码头见面,约的时间是傍晚七点。他一心想要见到妻子,着急到连晚饭都没有吃。” 似乎已经到了最关键的部分,厉绝全身都绷紧了,双手也紧握成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