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他从不过圣诞节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91章 他从不过圣诞节

沈如画紧紧抱住厉绝的身体,用手臂将他圈进怀里,并不时用手轻轻摩挲着他的肩膀。 厉绝紧咬银牙,仿佛压抑着极大的悲伤,继续道: “儿子担心他不吃晚饭,会加重他的病情,便去了附近的一家超市。谁知道回来时,竟然发现他的父亲倒在了血泊中,颈脖处的颈动脉被狠狠地划上了一刀,而杀害他的人,就是他的妻子安宁!” 沈如画的身体微微一僵。 故事的开始,她是猜到的,当然厉择扬就是厉绝的父亲,安宁就是他的母亲。 只是没想到,故事的结局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安宁,她太狠心了。厉择扬已经病入膏肓,可是她还是残忍地杀害了他,她可知道,这么多年来厉择扬为了见她一面,是多么期待这一刻的到来。可是,她竟然杀了他!” 厉绝咬牙切齿地说着,满脸恨意,如果此时安宁就在他面前,或许他会毫不犹豫冲上去,亲手杀了自己的母亲,为父亲报仇。 沈如画担心得很,一把抱住了他:“厉绝,你别这样,事情都过去了,你不应该让自己这么痛苦。说不定,安宁已经得到了她应得的报应。” 厉绝点点头,这才情绪缓和了下来。 待他脸色恢复如常了,沈如画这才提出心中的质疑。 “可是,厉绝,你有没有想过,这其中会不会有误会?是不是你看错了?或许,杀你父亲的另有其人。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始终没办法想象,一个女人会亲手杀掉自己的丈夫……” “不会有错,就是她!” 厉绝的情绪再次高涨,怒吼道:“因为,我亲眼看见!就是她,安宁,是她亲手杀害了我父亲!你听清楚了吗,我亲眼看见她杀了我父亲!” “厉绝……” 这样的厉绝实在是太叫人心痛,沈如画恨不得痛的不是他,而是自己。 他明明是生活在优渥的名门世家,却遭遇了一场家变,还亲眼看见母亲杀害父亲的那一幕。 他直呼自己母亲的姓名,可见他对她恨之入骨。 他的情绪很激动,双手紧握成拳状,一拳拳拍打着浴缸里的水,以此发泄心中的愤怒和怨恨。 有好几次他胡乱拍打中,手都砸在了浴缸边缘处,沈如画能隐约看出他的拳头被砸出了一个个红印子。 如果再这么砸下去,说不定会砸出血来。 她担心厉绝伤到了自己的身体,连忙抱住他,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 “别砸了,厉绝,别砸了!不要伤害自己,事情都过去了,你别再想了,好吗?!” 厉绝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呼喊,情绪仍然很激动。 沈如画干脆整个人都坐进浴缸里,将他紧紧地抱住。 “厉绝,别砸了!你冷静下来好吗?!是我的错,我不该跟你提起你母亲的,你要打要砸,全都冲我来吧!但是千万不要伤害自己,好吗?!” 这一次,厉绝似乎听见了她的声音。 慢慢地,情绪一点点恢复了平静…… 他把头枕在沈如画的颈窝里,喘息着,呜咽着,狼狈而又痛苦。 沈如画心痛得不得了,紧紧抱住厉绝的身体,并一阵阵用手抚摸着他的后背,像安慰小孩子一般,极有耐心地一下下轻轻拍打着。 终于,厉绝的情绪恢复了。 “对不起……如画,我刚才是不是……吓着你了?”他歉疚地说。 “没有。”沈如画摇摇头。 吸了吸鼻子,她红着眼圈说:“我知道你很难受,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真的。但是,我不希望你伤害自己的身体,你别再想那些痛苦的事情了,好吗?” 厉绝点点头,抬手圈住了沈如画的纤腰。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浴缸里,互相依偎着彼此,给彼此倚靠和安慰。 十多分钟后,玉婶请来了家庭医生,厉绝刚刚洗过澡,躺在床上,脸色倒是比之前好了许多,但仍然有发烧的迹象。 医生让一同来的护士给厉绝输上液,然后对沈如画叮嘱道:“今晚可得多注意点儿,要是再烧上去,就得成肺炎了。” “我知道了,医生,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沈如画喏喏地点头应道。 说着,她将医生和护士送出了卧室。 卧室里传来厉绝的哼哼声,回头一看,他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用手按着咽喉,脸色拧着,脸颊上又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吃过退烧药吗?” 沈如画揪紧了心,看着厉绝。 他紧闭着双眼,什么也听不见,虚弱得就像是砧板上待割的肉。 玉婶说:“应该没这么快起药效。沈小姐,我看还是赶紧给少爷物理降温吧。” “好!” 玉婶赶紧找来酒精,稀释了之后,用毛巾沾湿,拧了拧,然后递给沈如画,让她用毛巾一遍遍替厉绝擦拭着身体。 厉绝浑浑噩噩的全身发热,下意识地追逐着面颊上的清凉,脸随着沈如画的手微微转动。 她一边擦拭,一边低喃着:“厉绝,你得赶紧好起来。今天可是平安夜,可是你呢,却一点也不平安,真是让人担心!” 她轻声低喃着,言语中都是透着对他的关切。 一旁的玉婶看了,冷不丁地说:“沈小姐,其实少爷从来不过圣诞节的。” “为什么啊?” “因为,先生去世的那一天,正好是圣诞节前一天的平安夜。” “……” 沈如画掩唇,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心痛。 幽幽地叹了口气,玉婶又说:“不过,今年少爷却破例带你回来过圣诞节,我就知道,你对少爷来说是不一般的。” 沈如画眼里渐渐起了一层薄雾,一颗心抽痛不已。 他明知道回来一次,就会想起那段痛苦一次,可他还是带她回来了,只因,他想带她见见他的父亲。 喉间再次哽咽起来,她紧握住厉绝的手,坐在床头一阵失神。 玉婶点到即止,临走前说:“少爷的脸色好多了,应该是药效起来了。沈小姐,今晚就拜托你照顾少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