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沈如画,你嫁给我吧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193章 沈如画,你嫁给我吧

吃早饭的时候,沈如画还时不时狠狠地瞪厉绝一眼,似是在无声抗议他早上‘耍流氓’的事情。 最可恶的是,厉绝居然能面不改色地坐在餐桌前。 他仿佛没看见沈如画的无声抗议,而之前那个调戏她‘如果你真的什么都没穿,你该遮住的是下面’的男人,压根不是他一般。 经过一整夜的休整,昨晚上的狼狈憔悴,此刻在他身上一去不复返,在众人面前坐着的,依旧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厉绝。 他穿着一身质地优良的白衬衣,服帖笔直的长裤,彰显出一股禁*欲感,沈如画瞪着他,自己却莫名其妙脸红起来。 混蛋! 演得还真像! 她暗暗骂他,别开脸撇了撇嘴。 冷不丁地,听见厉绝问:“你吃好了?” “额?” 她才刚刚吃上两口好不好,肚子还扁扁的呢。 “那你还不吃?” 微顿,他像是了然的样子,说:“是想让我喂你?” 话音一落,餐厅里的其他人全都顿下手中的动作。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了沈如画一眼,又看了厉绝一眼,短暂几秒后,各自交换了一个窃笑的眼神,之后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一般继续。 而沈如画呢,已经不只是脸红了,她是从头到脚都红透了。 偏偏,厉绝脸上没有丝毫调笑她的意思,一本正经地拿起一片面包,喂到了她的嘴里。 “尝尝吧,这是玉婶特地为你现烤的,是不是很香?” “唔唔……唔唔……” 她嚼着嘴里的面包,除了一个劲儿地点头回应,没办法说别的。 厉绝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丝浅浅的笑意,揉了揉她的额发,说:“好了,赶紧吃东西吧,一会儿我带你去给我父亲扫墓。” 一听说要给厉父扫墓,沈如画不敢怠慢了,赶紧吃东西。 饭后,由阿标开着车,厉绝带着沈如画一起去了父亲厉择扬的墓地。 好在前一天下了一场大雨,这个时候,天空已经开始放晴,也由于一夜的冲刷,墓地四周的杂草和落叶都被冲洗的干干净净。 沈如画和厉绝肩并肩站着,生怕他又难受,她偷偷伸手轻握住他的。 他回握住她,回头给了她一个浅浅的微笑,表示自己没事。 原本是想安慰厉绝的,但真正站在厉父的墓碑前,想到厉绝伤痛欲绝讲述的那个故事,她竟然自己忍不住,泪水默默地流了下来。 最后,反倒是厉绝将她的肩头轻轻揽住。 并伸手,用拇指指腹轻轻擦拭她眼睫上染上的泪,她吸了吸鼻子,恹恹地说了声“对不起”。 厉绝托起她的下巴,看着,笑了。 “怎么比我还能哭?” “对不起,我想起你讲的故事,心……疼……”她捂着胸口,抽噎着说。 “如画。” “嗯?” “你是个善良的女人。” 沈如画擦了擦眼泪,“不过,也不光是因为这个,我还想起了我母亲。我忽然发现,我好像快记不起她的样子了。” “那下次我陪你去看看她?” “嗯。” 沈如画点点头,贪恋地依偎进厉绝的怀里。 “如画。” 厉绝又轻唤道。 “嗯?” “不哭了,你哭起来的样子很丑。” 沈如画:“……” 厉绝扳正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自己,他抬手捧住她的脸,把她眼角的泪水拭净,然后继续捧着她的脸,毫无预警地说道: “沈如画,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第一个带来见我父亲的女人。” “我知道。”她点点头。 关于这件事,她已经从玉婶透露出的信息中,猜到了。 厉绝依旧捧着她的脸蛋儿,用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并贴上了自己的唇,离开后单手滑下,从她的脸颊到肩膀,最后来到她的右手。 他轻轻握住她的右手,抬起来,亲吻了一下她的无名指。 “我很确定,你就是那个能让我忘记世间一切,能让我安定下来的女人。所以,我要当着我父亲的面,向你发誓:我会照顾你,保护你,陪伴你到老,我这一辈子只有你,不会有其他的女人。” 沈如画完全震惊的同时,厉绝已经跪在了她的面前。 她胸口一窒。 “沈如画,你嫁给我吧。” 她不知道这是厉绝平生做过最高调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这些天厉绝加班的余暇一直都在准备着这些台词。 或许,这不是求婚的最好场所,甚至可以说没有一丁点浪漫的气氛可言,却是他最虔诚的、发自内心的誓言。 十指连心,恰如此刻。 但他轻轻摩挲着她的无名指并亲吻着它时,沈如画清晰地感受到,心脏好似急速裂开了一条缝,源源不断的情绪涌入。 她看着他跪在自己面前,单膝抵在她的脚尖,神圣而庄严,像是完全臣服于她的脚下,希冀得到她的答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始终没有给出答复的沈如画,阿标站在一旁,却只能干着急。 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这沈小姐到底是怎么了嘛,为什么还不答应少爷呢?! “沈小姐,你快答应厉少啊,快啊!” “看得我真是急死了,老冯啊,你说沈小姐该不会不答应少爷的求婚吧?” 在一旁偷偷窥探这一切的,又何止阿标一个人,还有一同开着小车赶来看个究竟的三位老佣人。 袁老头说:“哎呀,玉婶,你这话太晦气了,呸呸呸!虽说少爷求婚不成功的,我跟她急!” “就是,老太婆,你就不要乌鸦嘴了。” “还敢说我呢,你们也不怕自己说这么大声音,被少爷和沈小姐他们发现了,都把嘴给我捂上!” 冯老伯和袁老头一听,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影响了厉绝的求婚。 好在,沈如画并未发现他们。 此时此刻的她,眼前只有厉绝的存在。 周围的一切模糊如海,眼底翻滚起一股又一股的热浪,她无法忽略心头强烈的悸动,眼眶湿润的同时,无名指颤抖得厉害。 “如画,你忍心看着我一直跪在我父亲面前吗?你忍心他看着我求婚失败吗?你忍心他看着我失望而归吗?答应我的求婚吧,好吗?” 厉绝再次祈求着。 他的声音很温柔,黑眸光芒万丈。 沈如画哭着点头,终于不负众望地说: “我、答、应!”

下一篇   第194章 无师自通